是否定,肯定﹖還是矛盾﹖

福善
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28冊
1978年11月初版
頁329-337頁


. 329頁 歷史記載:Sogamuj在一個廣大的集會上,曾經對一切 諸法的自性,先說過「有」,跟後又自語相違的說了「無」 。一般解釋:說「有」的時候,是否定的假設:說「無」的 時候,是肯定的究竟。而我以為:那個從「有」到「無」的 相違言論,與其說是否定或肯定,毋寧說是一個甚深密意的 矛盾。比較盡意些,也比較妥切。 先說「有」,又說「無」,這自然是個矛盾。然而,何 以見得這個矛盾是甚深密意的呢﹖這得要說明。 最初,如來說一切法有三種性,就是虛妄有性、如幻有 性、真實有性。這三有性的理論,是唯識哲學的精彩,差不 多成了每部經論的經緯要義。平常唯識學者的口埵釣漭y詩 歌,所謂:「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個別看各有別義 ,若調聯起來研究一下,則無論是談五法,談八識,或是談 二無我,都要以三自性去作他的骨髓的。我們現在所要討論 的三有性,就是那兩句詩歌中的三自性。好﹗由此我們可見 得三有性在唯識哲學上的重要了。 330頁 現在我們分三點來說明它:A、三有性的名義:虛妄有 性,現行環境上,由多種關係條件構成之各種存在的單性的 個體,是絕對沒有獨立存在的實質的,完全是由意識上虛妄 顯現的幻覺,而以致名言增益的肯定著眼前宇宙各種現象的 不無,因此,名曰意言分別的虛妄有性。若離開了意識虛妄 的幻覺,名言增益的肯定,宇宙間確實是找不出一個獨立存 在的質實個體的。所以,太虛大師說這種虛妄有性,名「離 言無自相性」,意謂離開現行意識之名言分別以外,是沒有 獨立存在的自相的,故亦無其自性。經論上所謂遍計執性, 亦指這個。如幻有性,眼前宇宙各種現象的構成,無不是由 多種關係條件的會合。深密所謂:「則此有故彼有,此生故 彼生」。這就是法法相資相依交互生成的說明。正因為一切 諸法緣合生起而說它沒有存在的真實自性。但是,各種現象 ,雖然沒有存在的實性,而它那多種關係的集合幻相,確不 容否認其存在,因此,名曰幻有性。然而這個緣合的如幻有 性,不但是我人現行意識的現起,也是要由我人過去煩惱虛 妄分別習氣於藏識中,今世始遇緣成熟而現起。但這與前面 那個虛妄有性的意言分別是不同的,因為虛妄有性是完全依 托獨頭意識尋伺的幻覺,和名言增益的,離了意識名言,什 末也無。而這如幻有性,一面是意識的妄覺,一面又不否認 緣合的集合幻相。所以太虛大師說這個如幻有性,名「離言 有自相性」。意謂離開現行意識的妄覺和增益的名言以外, 還有緣起如幻世間直覺的自相的,故亦有其自性。經論上所 說的依它起性,即指這個。但是這如幻有的依他起性,不但 有無始時來 331頁 虛妄分別的雜染一分,亦有遠離執障無漏因緣變起的清淨分 ,比方報化身土,四智菩提等,無不是清淨因緣所現起,故 也叫做依它起法,不過是清淨的而已。這些清淨的依它起法 ,離開名言,也還是有聖者淨智直照的自相;故亦有其自性 。真實有性,是不可名意言分別的諸法真理,就是深密經上 所謂聖智聖見的「離言法性」。這個離言的法性,不管如來 出世也好,不出世也好,它是普遍地永琣w立,真實不虛, 不稍變異,故曰直實有性。這個真實有性,是無相所顯的實 性,是由根本無分別智親證的,不是想像的。故太虛大師說 這個真實有性名「離言有無相性」,意謂離開名言以外,有 「亙千古而不變,推四海而皆準」的一個無相的自相,故亦 有其無相的自性。佛學上常說的圓成實性,即指這個離言的 真實有性。有人笑難:這個真實有性,既然是離言顯示,那 麼如來為什末又要宣說呢﹖得要知道,那是權宜的悟它方便 ,不是究竟的實相的了義,所謂「為欲令它現正等覺」,而 顯示開解,施設照了。 B、同體上的三有性:未能善知佛法之意趣者,往往如 言執義,如由前面三有性的名義上看來,則以為三有性各有 別體,單性安立。殊不知由觀待之不同,使三性異,而其性 體,乃是一個。如由名言我見有支三種熏習種子成依它如幻 有性,由依它如幻有之我色等,意識虛妄遍計取作所緣境相 ,名虛妄有性,由於依它起上所遍計之我色等畢竟永無,名 真實有性。故太虛大師說:「此三性非絕對之對立法,即於 依他起(離言有自相性)上生增益妄執名遍計所執性(離言 無自相性), 332頁 若能於依他起中將隨名遍計實我實法之妄執遣除清淨,即圓 成實性(離言有無相性),非謂三體各別,故三性乃於一法 明之,或執空有相性並列如牛雙角,未為善知。」由此,三 性一體之義理,當更明矣。而無著大師於此義亦有闡明者: 「識(依它妄識)亦如是,無分別智火未燒時,於此識中, 所有虛妄遍計所執自性顯現,所有真實圓成實自性不顯現。 此識(依它法以識為性故)若為無分別智火所燒時,於此識 中所有真實圓成實自性顯現,所有虛妄遍計所執自性不顯現 。」從上面文義上看,兩大師雖然對三性一體的理論,在建 立的文字說明上有些不同,而根本的思想恰無二致。比方虛 大師的於離言有自相上起執成離言無自相性,遣離言有無相 性,就是無著大師的智火於依它妄識上未燒時使虛妄遍計自 性顯現,燒時使真實圓成實自性顯現。如是,則兩大師同於 依它而建立遍圓之思想,直上下千古一室,心印密邇,已不 翅昭然若揭。無著師更舉一例,以強調三性一體之建立: 人間世上的金土藏(金礦)中,有三種體性可得,一是 堅固相的「地界」,二是疏鬆而似真堅的「土」,三是真堅 性的「金」。「土」,亦於地界中,並不是礦而偏偏有「土 」相顯現,「金」是礦而偏偏無「金」相可得,這是因為沒 經火燒煉過的關係。若用一把火來把地界一燒,則「土」相 不現,「金」相顯現了。俗說:「真金不怕火燒」,這不同 廣告的虛吹,確是貸色上帶不了假的證明。配合說,三性也 是這樣的,那「地界」就是依他,土,即是遍計,金呢﹖就 是圓 333頁 成。燒煉依他的智火未舉的時候,意識虛妄的名言分別,儘 管猖狂,同樣的若來一把無情的智火,也將依他付之丙丁, 則虛冒不實的遍計,若風捲殘籜,一掃而空了,而同時一個 被魔賊隱霾的真常實性也露堂堂地見天了。地界上現有金和 土,依他上也現有遍計與圓成。法義和見邊喻義,體性上雖 然兩個,而建立的方法確是一模一樣。這,很可以具體的表 示於左枋: 太 無 虛 著 大 大 師 師 O──離言有自相性………界地A ──O ∣\ ╲ ╱ /∣ ∣ ∣ 本 ∣ ∣ ∣ ∣ 性 ∣ ∣ ∣B離言無自相性……∣…………土B ∣ ∣ \ ∣ / ∣ ∣ \ ∣ / ∣ ∣ 起執 ∣ 未燒 ∣ ∣ ∣ ∣ ∣ ∣ C離言有無相性…∣… ∣… ∣…………金C ∣∣ ∣ ∣ / 離執 \ ∣ / 已燒 ╲ \∣/ ╱ ╲ 轉 ╱ 性 334頁 C、別體的三有性:從同體的三有性看,三有性似只有 一個依他起,其餘遍圓兩個,只是依他的轉現。可是我們從 別體上看,三有性的別體卻也不無。好像龜毛兔角過未諸法 ,或是獨頭意識的夢影響等,可以說它沒有麼﹖不行,龜毛 兔角,過末諸法,雖然在世間的現量上沒有體相,而它在有 情的意言分別上,卻是有。夢境呢﹖是睡眠煩惱的發作,不 睡時,自然沒有。可是,一睡下去了,睡眠心的幻現,也不 能說沒有,既然都有,則我們就不能不承認遍計執性是有了 。假使我們否認虛妄遍計的有性,則於依他起上,應無名言 分別,計有計無,造業受生了,如是染淨也無從分起。依他 起之如幻有性呢﹖也是有體的,如百法中前九十四法都是依 他起,如幻有的。圓成實有性,更是有體,百法中後六無為 法是。帶垢的真如,就是自性圓成實有,解脫煩惱所知二障 所顯的真如,那就清淨圓成實有。所以,從別體上看,三有 性就是有三個體的。 啊﹗如來矛盾了,不信麼﹖它在上面才說過一切諸法有 三種自性的,現在它又全盤否定了前面三有性的存在了。他 認為用不著什麼於依他上遣遍計顯圓成,根本上一切諸法, 皆無自性,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何須另遣﹗又 何須另顯﹖這樣一來,三有性被無條件的否定了,那麼三無 性﹖不成問題,性質上當然也就在三有性的否定上建立起來 了,但並不專橫武斷,是也有它的理由的: 我們從虛妄有性上去看,儘管是名言虛妄分別,摸不著 它的體相,不但聖者現量上沒有,就 335頁 是世間現量也無。彌勒菩薩在瑜伽論堙A用相、名、分別、 正智、如如五法,去攝盡世間出世間一切法、相、名、分別 、真智屬依他、如如、圓成攝、不遍攝計、故遍計無體相。 無著的顯揚論堙A是有極相應的唱和闡明的。雖然,在楞伽 、攝論、辨中邊,攝屬不同,而義理仍是無違。 楞伽把依他攝在分別堙A遍計攝在相名堙A用正智、如 如、去攝圓成。但並不承認遍計有體,它說過:遍計所執的 能詮名,和所詮義,是有情的虛妄分別,沒有實體,隨情而 立名相二事。攝論,把依他攝在名堙A遍計攝在相和分別 ,圓成隸屬智如。文字上看,無著似乎有些矛盾,而實際義 理,仍是一貫的,並不承認遍計有體。攝論上有:遍計所執 ,隨名橫計,體實非有,假立義名也。中邊論,依他攝相分 別,遍計唯屬名,智如屬真實。攝配上世親與彌勒好像有點 衝突,承認遍計有體了。而義理上也仍是一個,因為中邊亦 不許可有情之遍計執情上的假名是有體的。由此,證明了假 名安立的虛妄有性是畢竟無自性的了。 如幻有性和真實有性呢﹖固然也是無自性,但說法上不 同。如幻有性,是依他緣生如幻而有,不獨自有,故無自性 。而無漏後得正智亦以一分無性所顯之清淨依他為所緣境, 故依他亦得說為勝義無性,染分依他上無勝義,非清淨所緣 ,又可說為性無勝義。平常只說依他是生無自性,而不說其 勝義無性,是恐濫圓成的勝義無性。真實有性,是淨智所緣 的無戲論相,為各種法相的「無性」所顯,故說勝義無性。 336頁 這一個迎頭痛擊的教授──無性論,使一般有性論者煩 惱不安了,個個心堻ㄢo麼想:既然一切諸法皆無自性,無 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則我們已經和如來一樣了, 又何必去冤枉吃些苦頭修呢﹖證呢﹖好吧﹗我們索性玩一下 ﹗大家這個懶惰的心理,被絕頂聰明的如來知道了,跟後就 說:大家切切地不要誤會了,雖然一切諸法都無自性,三乘 同依這一個清淨無性的妙道(一乘)而越入無上方便安隱涅 槃。但要知道:這是對治絕對有性論者的密意說法,並不是 於無量有情界中當真沒有鈍根、中根、利根(三乘)的差別 種性啊﹗ 所以,我以為如來說有性,既不是方便,說無性也不是 究竟,因為從有到無,又從無回有,這確實顯然是個矛盾, 是個甚深密意的矛盾﹗ 我們再根據形式邏輯的思想律去推定一下,則此從有到 無從無回有的性知識,當更為明朗。思想律上有兩個「推理 法則」:一個是同異律,一個是充足理由律。同異律又分三 種:甲、同一律,謂認為事物與其自身為同一的知識,如A 即A,B即B等是也。本來世界上是沒有「絕對的」同一,只 有「相對的」同一,因為每個事物的內部,必定包含有矛盾 的要素。所以,這個同一律是相待的知識。乙、矛盾律,是 同一律的補充律,如A不是非A,故A非B,如B不是非B,故B 非A等。丙、排中律,謂A或B,或非B,二者必居其一,不容 中立。 「性」知識上的「有即有」或「無即無」等,就是同一 律。「有」不是非「有」,故有非 337頁 無,「無」不是「非無」,故無非有等,就是矛盾律。排中 律,謂「性」或是「有」或是「無」,二者必居其一,不容 中立。 充足理由律,是一個總合的系統知識。假定宇宙間之一 切事物為合理的,則一切事物必有其充足成立之理由,若有 充足之理由,一切事物都可以解釋,若可以解釋,則宇宙間 一切事物也都有了概括的知識了。同一律是研究一切事物的 各別知識,而充足理由律是宇宙總合的概括知識。概括知識 是各別知識的總合,各別知識是概括知識的分脈,所以,關 係上,同異律和充足理由律是分不開的。 佛陀的性知識是合理的,是具有充足成立之理由的,當 然可以解釋,也當然具有其概括知識。同異律上的有性論與 無性論是性知識的分脈,從有到無,又從無回有的密意矛盾 ,則是合理性知識的總合了。發展的內容與法則是怎樣的﹖ 看吧: ┌───┐ ∣識知性∣ └───┘ ╱╲ ╱ ╲ B A 法 內 則 容 .︰ ︰ . ︰ ︰ . ︰ ︰ 充 同 有…… 足 異 性…同 理 律 論 體 由 ∣ / 別性 律 ∣ / 體知 ├┐ 無 性識 同∣ 性 知 一├┐ 論 識 律∣∣ ︰\ 矛∣ ︰ 有 盾∣ ︰ 性 律∣ ︰ 論 排 ︰ ︰ 中 一 三 律 乘 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