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地藏懺儀析論

佛學研究中心學報第四期

199907月出版

169-207

169

 提要

  地藏懺儀,是以地藏菩薩為懺主的懺悔法門。目前保存在佛教藏經中的地藏懺儀,皆為明清的撰述,包括:智旭所撰的《占察善惡業報經行法》和《讚禮地藏菩薩懺願儀》,以及撰者不詳的《慈悲地藏懺法》,共計三部。但自敦煌寫卷面世之後,很幸運地保存了一件《讚禮地藏菩薩懺悔發願法》,使得現存最早的地藏懺儀可以上推到唐五代。基於歷來學者對地藏懺儀的研究較少著墨,本文特別針對以上四部地藏懺儀進行討論,先從他們的儀節程序、儀文構成進行個別的分析研究,再從他們的儀式結構、經典依據、撰者身分與修懺目的等方面進行整體的考察,藉以窺探歷代地藏懺儀的發展與變化。

 

170

一、前言

  地藏懺儀,是以地藏菩薩為懺主的懺悔法門。目前保存在佛教藏經中的地藏懺儀(不包括密教的地藏儀軌),僅見三部:明.智旭撰《占察善惡業報經行法》(又云《占察經行法》)、《讚禮地藏菩薩懺願儀》(又云《禮地藏儀》);以及清代撰述的《慈悲地藏懺法》(又云《地藏懺》)。事實上,前者雖題《占察經行法》,仍以地藏為懺主。而清代的《慈悲地藏懺法》,撰者不詳,「凡報親恩、祈父母冥福之法事,多禮此懺」。 1因此目前所見的地藏懺儀,皆為明清的撰述;但自敦煌寫卷面世之後,很幸運地保存了一件《讚禮地藏菩薩懺悔發願法》,使得現存最早的地藏懺儀可以上推到唐五代。

  歷來對於地藏信仰的研究雖多,但於地藏懺儀之研究卻十分罕見。日本學者真鍋廣濟於《地藏菩薩之研究》一書中雖闢有〈地藏典籍章〉,但論及中國撰述之地藏懺儀者, 註2亦寥寥數語而已。星野俊英撰有〈地藏菩薩儀軌攷〉, 3也僅就三本屬於密教譯典的地藏儀軌進行解說,和中國撰述的地藏懺儀自然是不同的系統。但是他另外舉出了日本比丘敬首(約寶永年間時人1704-1710)撰集有《地藏菩薩念誦儀軌》一卷,並非採用一般密教儀軌的形式,而是順著「一、莊嚴道場,二、奉請聖眾,三、香華供養,四、敬禮三寶,五、讚嘆大士,六、淨水加持,七、懺悔發願,八、說三自歸」的次第,對《占察經》中的木輪相法、一實境界和兩種觀道加以解說。從星野俊英的介紹中不難發現,敬首的《地藏菩薩念誦儀軌》其實是和智旭的《占察經行法》非常類似的作品,可惜無緣目見,無法進一步研究二者的關係。因此,本文僅以中土撰述的歷代地藏懺儀作為研究對象,先就儀節的程序、儀文的構成進行個別的分析研究,再從儀式的結構、經典的依據、撰者的身分與修懺的目的等方面進行整體的考察,俾能進一步得知歷代地藏懺儀的發展與變化。

 

 171

二、《讚禮地藏菩薩懺悔發願法》

  《讚禮地藏菩薩懺悔發願法》(見附圖,以下略稱《讚禮地藏法》),藏於北京圖書館,編號北8422(重22)。共87行,首尾皆有篇題,保存相當完整;但撰者不詳,經錄也未見載,目前是敦煌寫卷中僅見的唯一孤本。廣川堯敏認為在同號寫本中還有〔七階佛名經〕、《晝夜六時發願法》、《人集錄依諸大乘經中略發願法》等有關三階教的文書;而且依據矢吹慶輝《三階教之研究》指出,三階教主信行相當重視宣揚地藏信仰的《地藏十輪經》,而《西方要決》也記載了初唐時三階教對於地藏禮懺的勸說;因此把《讚禮地藏法》歸為三階教的禮懺文。 4拙著《敦煌禮懺文研究》中也有專章討論,並迻錄全文,認為在沒有充分的證據支持下,仍不宜將《讚禮地藏法》直接歸入三階教的禮懺文。 5

(一)儀節的程序

以下依原卷行次,列出《讚禮地藏法》的結構,俾便瞭解儀節的程序與行法。

項   目

  

項   目

行 次

首題

1

 別禮(3-2)

55

[讚禮]

 

  和聲A

56

 總禮

2-5

 別禮(3-3)

57

  和聲A

6

  和聲A

58

 別禮(1-1)

7-12

 別禮(3-4)

59

  和聲A

13

  和聲A

60

 別禮(1-2)

14-19

 別禮(3-5)

61

  和聲A

20

  和聲A

62

 別禮(1-3)

21-24

 別禮(3-6)

63

  和聲A

25

  和聲A

64

 別禮(1-4)

26-29

 別禮(3-7)

65

  和聲A

30

  和聲A

66

 別禮(2-1)

31-33

 別禮(3-8)

67

  和聲B

34

  和聲A

68

 別禮(2-2)

35-36

 別禮(3-9)

69

  和聲B

37

  和聲A

70

 別禮(2-3)

38-40

 別禮(3-10)

71

  和聲B

41

  和聲A

72

 別禮(2-4)

42-45

[懺悔、發願]

 

  和聲B

46

 至心懺悔

73

 別禮(2-5)

47-48

  偈頌

74-78

  和聲B

49

  禮拜

79

 別禮(2-6)

50-51

 至心發願

80

  和聲B

52

  偈頌

81-85

 別禮(3-1)

53

  禮拜

86

  和聲A

54

尾題

87

  《讚禮地藏法》的儀節,主要分為讚禮和懺悔發願兩大部分。

    1.讚禮

  讚禮實際上包含了對地藏菩薩的讚歎和禮拜,一一讚禮分別是由七言偈頌加上和聲而組成的。

  七言偈頌,依照文字的內容,大約可以分為總禮和別禮。總禮只有一組偈頌,一共八句;卻涵蓋了別禮的大致內容。別禮又可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一共有四組偈頌,前二組各有十二句,後二組各有八句,而四組偈頌中的最末二句皆作「故我稽首大慈悲,地藏菩薩摩訶薩」;大致的內容則是上承總禮中的「釋迦牟尼佛所讚」、「五濁惡時救苦者」等文句而來。

  第二部分一共有六組偈頌,句數分別有六句、四句、八句不等,而六組偈頌中的最末一句皆作「地藏菩薩摩訶薩」;內容則是上承總禮中的「垂形六趣化十方」而來,一一敬禮化形為諸天、聖人、凡人、鬼神、畜生、地獄等種種身的地藏菩薩。

  第三部分一共有十組偈頌,每組各為二句,其中的第二句皆作「地藏菩薩摩訶薩」;內容是以十種比喻來讚歎地藏菩薩的聖德,其實也是上承總禮中的「釋迦牟尼佛所讚」而來。

  在總禮和別禮的七言偈頌之後,皆有「願救諸眾生,離苦得解脫」(和聲A)或「願說正法救眾生,離苦得解脫」(和聲B)的文句,如果參照其

173

 

他禮懺文的形式結構,便可以發現這些文句其實就是和聲。 6但是在《讚禮地藏法》的讚禮中就出現了兩種和聲,則是其他禮懺文中不常見的現象。

2.懺悔發願

  在一般禮懺文常用的「五悔法」中,包括至心懺悔、至心勸請、至心隨喜、至心迴向、至心發願五項。但於《讚禮地藏法》中只有志心懺悔和志心發願二項,二者皆以「志心懺悔」或「志心發願」為標目,接著分別是十句七言偈頌,最後則是在「懺悔已」或「發願已」之後,「歸命三寶」。從「讚禮地藏菩薩懺悔發願法」的篇題來看,強調的重點就在於讚禮和懺悔發願兩大部分,因此於五悔法中只用了懺悔、發願兩項,也就不難想見了。

(二)儀文的構成

  在《讚禮地藏法》中懺悔、發願的偈頌部分,除了一稱「歸命釋迦牟尼佛、地藏菩薩摩訶薩」之外,懺悔和發願的內容都只是一般的佛法。但是在讚禮的七言偈頌當中,很明顯地,內容都專屬於地藏信仰;經過詳細的比對之後,發現讚禮的偈頌都是依據《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序品》中的經文而重新創作的。茲對照如下:

行次

《讚禮地藏菩薩懺悔發願法》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序品》 註7

2

至心歸命稽首禮 釋迦牟尼佛所讚

爾時、世尊告無垢生天帝釋曰:有菩薩摩訶薩,名曰地藏。

3

地藏菩薩摩訶薩 五濁惡時救苦者

已於無量無數大劫、五濁惡時、無佛世界,成熟有情。

4

久修堅固大願悲 勇猛精進超眾聖

久修堅固大願大悲,勇猛精進,過諸菩薩。

5

每日晨朝從定起 垂形六趣化十方

此善男子(地藏)於一一日每晨朝時,為欲成熟諸有情故,入殑伽河沙等諸定,從定起已,遍於十方諸佛國土,成熟一切所化有情,隨其所應,利益安樂。

7

昔在佉羅帝耶山 諸牟尼仙所住處

一時薄伽梵在佉羅帝耶山、諸牟尼仙所依住處……。

8

從南方來現五瑞 香花寶飾衣雲雨

爾時南方,大香雲來、雨大香雨;大花雲來、雨大花雨;大妙殊麗寶飾雲來、雨大殊麗妙寶飾雨;大妙鮮潔衣服雲來、雨大鮮潔妙衣服雨;是諸雲雨充遍其山諸牟尼仙所依住處,從諸香花寶飾衣服,演出種種百千微妙大法音聲。

9

演出百千妙法音 眾身堅重如大地

爾時眾會其身欻然,地界增強,堅重難舉。

10

香鬘寶衣自嚴] 兩手各現如意珠

各見其身種種香花、寶飾、衣服之所莊嚴。又各自見兩手掌中持如意珠,從是一一如意珠中雨種種寶。

11

光照十方諸佛國 見聞三障永清淨

復從一一如意珠中放諸光明,因光明故,一一有情皆見十方殑伽沙等諸佛世界,又因光明見諸佛土。

14

15

曾於過去無數劫 刀兵疫病饑饉時

復於當來過是數 救度無間惡眾生

此善男子(地藏),已於無量無數大劫、五濁惡時無佛世界成熟有情,復於當來過於是數……。

16

17

八十百千那庾多 頻跋羅數菩薩眾

眷屬悉現聲聞像 照臨大集禮世尊

今與八十百千那庾多頻跋羅菩薩,俱為欲來此禮敬、親近、供養我故,觀大集會,生隨喜故;并諸眷屬,作聲聞像。

18

讚佛散華成寶蓋 大眾咸供唱善哉

爾時地藏菩薩摩訶薩以妙伽他禮讚佛已,與諸眷屬復持無量天妙香花、種種寶飾而散佛上,變成寶蓋……。爾時一切諸來大眾既見地藏菩薩摩訶薩已,皆獲希奇得未曾有,各持種種上妙香花、寶飾、衣服、幢幡、蓋等,奉散地藏菩薩摩訶薩而為供養……。

21

首楞枷摩三摩地 善能悟入佛境界

如是大士(地藏)成就無量不可思議殊勝功德:已能安住首楞伽摩勝三摩地,善能悟入如來境界。

22

已能最勝無生忍 於諸佛法得自在

已得最勝無生法忍,於諸佛法,已得自在。

23

已能堪忍一切智 已能超度遍智海

已能堪忍一切智位,已能超度一切智海。

26

獅子奮迅憧三昧 善登一切智山王

已能安住獅子奮迅幢三摩地,善能登上一切智山。

27

能伏外道諸耶()論 為欲成熟諸有情

已能摧伏外道邪論,為欲成熟一切有情,所在佛國悉皆止住。

28

所在佛國皆現住 發起無量勝功德

如是大士,隨所止住諸佛國土,隨所安住諸三摩地,發起無量殊勝功德。

31

敬禮現作諸天身 色界梵王大自在

於十方界,或時現作大梵王身,為諸有情如應說法,或復現作大自在天,

32

欲界他化自在天 樂變化天N史多

或作欲界他化自在天身,或作樂變化天身,或作N史多天身,

33

夜摩帝釋四天王 地藏菩薩摩訶[]

或作夜摩天身,或作帝釋天身,或作四大王天身;

35

敬禮現作聖人身 大乘佛身菩薩身

或作佛身,或作菩薩身,

36

二乘獨覺聲聞身 地藏菩薩摩訶薩

或作獨覺身,或作聲聞身;

37

敬禮現作凡人身 轉輪王身剎帝利

或作轉輪王身,或作剎帝利身,

39

婆羅門身茷舍身{茷字吠音} 戌達羅身丈夫身

或作婆羅門身,或作茷舍身,或作戌達羅身,或作丈夫身,

40

婦女童男童女身 地藏菩薩摩訶薩

或作婦女身,或作童男身,或作童女身;

42

敬禮現作鬼神身 揵達縛身阿素洛

或作健達縛身,或作阿素洛身,

43

緊捺洛身大蟒身 龍身藥叉羅剎身

或作緊捺洛身,或作莫呼洛伽身,或作龍身,或作藥叉身,或作羅剎身,

44

鳩槃荼身畢舍遮 餓鬼羯吒布怛那

或作鳩畔荼身,或作畢舍遮身,或作餓鬼身,或作布怛那身,或作羯吒布怛那身,

45

奧闍訶洛諸鬼身 地藏菩薩摩訶薩

或作奧闍訶洛鬼身;

47

敬禮現作畜生身 獅子香象馬牛身

或作師子身,或作香象身,或作馬身,或作牛身,

48

種種異類禽獸身 地藏菩薩摩訶薩

或作種種禽獸之身;

50

敬禮現作地獄身 剡魔王身獄卒身

或作剡魔王身,或作地獄卒身,

51

地獄有情異類身 地藏菩薩摩訶薩

或作地獄有情身,現作如是等無量無數異類之身。

53

敬禮善說陀羅尼 地藏菩薩摩訶薩

我(地藏)於過去殑伽沙等佛世尊所,親承受持此陀羅尼,能令增長一切白法……。

55

敬禮滿願如意珠 地藏菩薩摩訶薩

此善男子(地藏)……如如意珠,具足眾德,能雨種種上妙珍寶,施諸眾生。

57

敬禮富德如寶渚 地藏菩薩摩訶薩

如寶洲渚,種種珍寶,充滿其中。

59

敬禮莊嚴如天樹 地藏菩薩摩訶薩

如天波利質多羅樹,眾妙香花之所嚴飾。

61

敬禮無畏如獅子 地藏菩薩摩訶薩

如師子王,一切畜獸無能驚伏。

63

敬禮破闇如朗日 地藏菩薩摩訶薩

譬如朗日,能滅世間一切昏暗。

65

敬禮示道如明月 地藏菩薩摩訶薩

譬如明月,於夜分中,能示一切失道眾生平坦正路。

67

敬禮依止如大地 地藏菩薩摩訶薩

譬如大地,一切種子、樹山、稼穡、地身眾生之所依止。

69

敬禮堅住如高山 地藏菩薩摩訶薩

譬如大寶妙高山王,善住堅固,無缺無隙。

71

敬禮攝受如虛空 地藏菩薩摩訶薩

譬如虛空,一切眾生皆所受用。

  《地藏十輪經》前後共有兩譯:前譯為《大方廣十輪經》,共有八卷,是在北涼(397-439)時期譯出,譯者不詳;後譯為《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共有十卷,是由唐•玄奘在永徽二年(651)譯出。兩種譯本除了卷數不同,譯經的用字也有出入,因此可以確定《讚禮地藏法》中的偈頌皆是依據玄奘譯本而作的,因此這篇懺儀的成立最早也在第七世紀中葉以後了。

三、《占察善惡業報經行法》

  《占察善惡業報經行法》, 8末附〈占輪相法〉、〈懺壇中齋佛儀〉,是明.智旭(1599-1655)依照《占察善惡業報經》 註9所說的修行方法撰述而成的,透過懺法、稱名、二觀的修持,藉以悟入一乘境界。《占察經行法》作於西湖寺,智旭時年三十五(1633)。

  《淨土聖賢錄》云:「智旭,字蕅益,……少以聖學自任,著書闢佛,凡數千言;及閱雲棲《竹窗隨筆》,乃焚所著論。年二十,讀《地藏本願經》,發出世志,日誦佛名。」 註10說明智旭因受雲棲袾宏的思想啟迪,始由儒入佛;於讀《地藏本願經》後,發出世之志,由此可見地藏信仰對於智旭影響之深遠。

  張聖嚴博士《明末中國佛教ソ研究》一書中,不僅對智旭的生平和思想

 

177

 

作了細膩透徹的分析,對智旭的宗教實踐也有精詳的論述。於〈禮懺和律儀〉一節,根據《宗論》的資料列表統計,舉出智旭從三十三歲到四十八歲之間(1631-1646),一共實行了二十一次的懺法:其中以觀音信仰的《大悲懺》為最高,共有八次。其次為地藏信仰的《占察經行法》,共有五次(第一次在三十五歲時,禮四七日;第二次在四十五歲時,禮二七日;第三次在四十六歲時,禮一七日;第四次在同一年,並求得比丘戒清淨輪相,第五次在四十八歲時)。再者為《金光明懺》三次,《淨土懺》二次,《梵網懺》、《慈悲水懺》、《慈悲道場懺法》各一次。張氏認為,智旭或許是由持誦《大悲咒》進而禮拜《大悲懺》的。智旭早在三十一歲時就有持誦《大悲咒》的記錄,三十二歲時,決心研究天台教理,對於四明知禮的《大悲懺》和天台智顗的《金光明懺》的實踐,當然會予以特別的重視。智旭雖於三十三歲的冬天,才首次獲讀《占察經》,但是他的懺悔思想,確實深受此經的影響;因此,智旭在佛教生活的實踐中,後來才依經自集的《占察經行法》,其實比重遠勝於禮拜次數較多的《大悲懺》。 11

(一)儀節的程序

  首先依原書行次,列出《占察經行法》的結構;並附隋.智顗《法華三昧懺儀》 12(以下略稱《法華懺》)的結構以資參照。
 

《占察經行法》

// 13

《法華懺》

//

緣起第一

5784

 

 

勸修第二

57817

明三七日行法華懺法勸修第一

9503

簡擇同行第三

5796

明三七日行法前方便第二

95011

占察輪相第四

57913

明正入道場三七日修行一心精進方法第三

95022

正修懺法第五

57919

明初入道場正修行方法第四

95016

 第一嚴淨道場

57921

 第一明行者嚴淨道場法

95025

 第二清淨三業

57923

 第二明行者淨身方法

9508

 第三香華供養

5794

 第三明行者修三業供養法

95014

 第四啟請三寶諸天

5794

 第四明行者請三寶法

9504

 第五讚禮三寶

58017

 第五明讚歎三寶方法

95113

 第六修行懺悔

58123

 第六明禮佛方法

95127

 第七發勸請願

58110

 第七明懺悔六根及勸請隨喜迴向發願方法

95227

 第八發隨喜願

58114

 第八明行道法

95328

 第九發迴向願

58118

 第九重明誦經方法

95316

 第十補發願及端坐靜室稱念名號

58122

 第十明坐禪實相正觀方法

9549

別明二種觀道第六

58219

略明修證相第五

95429

  緣起第一,敘述因《占察經》之當機(堅淨信菩薩),諮請世尊,廣歎地藏功德,令其建立方便,於是「以三種輪相,示善惡差別;以二種觀道,歸一實境界」。可見《占察經行法》之目的在於修習二觀(唯心識觀、真如實觀),以歸入一實境界。但是「業重之人,不得先修定慧,應依懺法得清淨已,然後修習二觀」。由此可知智旭是以修懺淨業作為修觀證道之前方便,因此撰集了《占察經行法》。而其體製,「竊以諸懺十科行法,罔敢師心」,即依一般懺法常用的十科而製訂的。

  事實上,最早奠立懺法十科體製的,即為天台懺法──隋.智顗的《法華懺》。其後包括唐.宗密《圓覺經修證儀》、宋.知禮《大悲懺》、遵式《往生淨土懺願儀》、明.智旭《占察經行法》、《梵網經懺悔行法》、受登《准提三昧行法》、《藥師三昧行法》、如惺《龍華修證懺儀》、清.繼僧《舍利懺法》等懺法,均沿襲了《法華懺》的體製,除宗密僅立禮懺八門以及如惺別為十二之外,其餘皆維持十科的體製,僅細目稍有不同。 14

  勸修第二,主要敘述若佛弟子,欲求除障淨業、往生淨土、修證圓滿者,皆應修此懺法。簡擇同行第三,敘述人數在十人以內則多寡無妨,唯須嚴擇法器,又所求相合,方可同修。占察輪相第四,當於嚴淨道場之後,未行懺前,依照末後所附的占輪相法,「各占輪相,簡察善惡。」而在《占察經》中對於占輪相法有詳細的說明,首先刻木為輪,分別有三組輪相:初輪有十,二輪有三,三輪有六,合計所觀三世果報善惡之相,有一百八十九種。 15

179頁

 

由所占輪相,可以瞭解自己何罪偏重,於修懺時,確實悔之,便於陳白。

  正修懺法第五,分為十科:第一嚴淨道場、第二清淨三業,皆援引《占察經》文,當住靜處,隨力所能,莊嚴一室;並宜澡沐身體,勿令臭穢。其他以七日、或二七、三七……為期,不可雜語及妄念等,大致同於其他懺法。由緣起第一到此為止,皆是智旭依經所作的解說,除了為修懺者建立信心,做好修懺的準備工作外,並提示修懺應注意的事項。自第三香華供養起,至第十補發願及端坐靜室、稱念名號止,才是懺法真正的儀節(其中雙行夾註的小字,為輔助的解說,包括所據經文,或如何唱唸、作禮、作念等等)。

  最後,別明二種觀道第六,則是依《占察經》卷下闡釋二種觀道的意義。張聖嚴的研究指出,智旭「悟得性相融會的道理,他的理論根據,是從《占察善惡業報經》發現的,唯心識觀及真如實觀的兩種方法。故在『教觀要旨答問十三則』一文中,他說:『唯心是性宗義,依此立真如實觀。唯識是相宗義,依此立唯心識觀,料簡二觀,須尋占察行法。』又在他的『刻占察行法助緣疏』中說:『此二卷(占察善惡業報)經,已收一代時教之大綱,提挈性相禪宗之要領。』」 註16由此可見智旭對於《占察經》及其行法,均十分重視。並且依經所云:「若惡業多厚者,不得即學禪定智慧,應當先修懺法。」認為必須於十科懺悔清淨之後,再學習唯心識觀和真如實觀,方能契入一實境界,諸法實相。故小字云:「諸懺坐禪一科,即於懺舉出壇時修,故列在正修第十;此經二觀要於懺悔清淨之後,方許正修,故十科畢,方別明之。」於此可以得知,《占察經行法》中自第三香華供養,至第十端坐靜室稱念名號,皆為事修;與其他諸懺於第十科中修習禪觀有所不同,例如:《法華懺》的第十科即明坐禪實相正觀方法。

  但是智旭又說:「又此二觀,雖云懺悔得清淨相乃可修之,而正行懺悔及稱念地藏名時,非無二觀。如修懺時,始從香華供養,終至三歸,歷事分明,運想無滯,知唯心作,無實境界,是名唯心識觀;若始從供養,乃至三歸,事雖歷歷,一心不生,是名真如實觀。又稱名時,歷歷分明,知心如幻,地藏洪名不離自心,是名唯心識觀;若觀地藏法身及一切諸佛法身,與己自身體性平等,無二無別,不生不滅,常樂我淨,功德圓滿,是名真如實觀。又既得觀相,正修二觀之時,亦可仍前修行懺法,及稱名號。即以懺法、稱名,助成二觀,轉更分明。」由此可知,就事相而言,應先修懺法、持名,才能修成二觀。但於理體而言,若能如法懺悔,知唯心作,一心不生,即可

 

180

 

名為二觀;若能一心持名,不離自心,及觀體性平等,亦得名為二觀。如此「事理相扶,始終一致,方名圓頓法門」,即闡明了理事不二之精義。

至於正修懺法中的主要儀節,包括下列各項,將併入「儀文的構成」中一起討論。

   供養(第三香華供養)

   啟請(第四啟請三寶諸天)

   讚禮(第五讚禮三寶)

   五悔-懺悔(第六修行懺悔)

     -勸請(第七發勸請願)

     -隨喜(第八發隨喜願)

     -迴向(第九發迴向願)

     -發願(第十補發願)

   稱名(端坐靜室稱念名號)

(二)儀文的構成

   1.供養

香花供養,與一般的供養常儀相同,如《圓覺經修證儀》云:「諸家禮懺,皆先胡跪,嚴持香花供養……然後啟請。」 17儀節開始唱云:「一切恭敬,一心恭禮十方常住三寶」,禮拜之後,接著唱云:「嚴持香花,如法供養。」以及「願此香華雲」一偈。而在《觀佛三昧海經》也說:「若凡夫人欲供養者,手擎香爐,執華供養,亦當起意作華香想。當作是願:願此華香,滿十方界,供養一切佛、化佛并菩薩、無數聲聞眾。受此香華雲,以為光明臺,廣於無邊界,無邊作佛事。」 18事實上,供養所唸的「願此香華雲」一偈,即是由此經中的發願脫化而來。其後接著作念:「一切佛法僧寶,體常遍滿……」,此段全用《占察經》文。 19作念之後,唱云:「供養已,一切恭敬」,再一禮。

   2.啟請

啟請三寶諸天,由於《占察經》中沒有啟請法,智旭云:「准餘行儀」,

 

181

 

可見這段儀節是參考其他行儀而製成的。啟請之前,應先觀想三寶,充滿虛空,應物現形;逐位三請,手執香爐,唱云:「一心奉請南無(啟請的對象)」,並誦偈觀想所請諸佛、法藏、賢聖,影現來受供養。三請之後,隨作一禮。但啟請的對象大多仍為《占察經》中所見的諸佛菩薩,茲表列如下:
 

啟請三寶諸天

說明及《占察經》之行次:頁//

佛──釋迦牟尼佛

別請占察經之說法者   

9018

   過去七佛

別請占察經中諸佛(總唱)

90320

   五十三佛

別請占察經中諸佛(總唱)

90320

   一切諸佛色身舍利形像浮圖

總請一切諸佛

90321

   十方三世一切諸佛

總請一切諸佛

90323

法──占察善惡業報經微妙法藏

別請占察經

9011

   十方一切法藏

總請一切法藏

90323

僧──十方一切賢聖

總請一切賢聖

90324

   堅淨信菩薩

別請占察經中當機菩薩

9016

   遍吉菩薩、觀世音菩薩

別請占察經中菩薩

90221

   地藏菩薩

別請占察經中道場正主

90325

   梵釋四王天龍八部等護法聖眾

總請一切護法聖眾

(無)

奉請畢,接著隨念願文,願諸三寶來臨道場,令成淨信,受我供養,證我行法,速除諸障;以及護法天龍堅守道場,卻諸魔障。每節三說之後,亦隨作一禮,但護法處,僧眾行者不作禮。

   3.讚禮

讚禮三寶,分為讚歎和禮拜二部分。智旭以《占察經》中並無讚法,因此以玄奘譯《地藏十輪經》中之地藏菩薩讚佛二偈, 註20隨行禮拜而成。

至於禮拜對象,仍可分為佛、法、僧寶,茲列表於下:
 

敬禮三寶

//

說明

佛──過去七佛

58022

別禮占察經中諸佛(別唱)

   五十三佛

5804

別禮占察經中諸佛(別唱)

   十方一切諸佛色身舍利形像浮圖

58017

總禮一切諸佛(別唱)

   十方三世一切諸佛

58114

總禮一切諸佛

法──十方一切法藏

58115

總禮一切法藏

   占察善惡業報經微妙法藏

58117

別禮占察經

僧──十方一切賢聖

58118

總禮一切賢聖

   堅淨信菩薩

58119

別禮占察經中當機菩薩

   遍吉菩薩、觀世音菩薩

58120

別禮占察經中菩薩

   地藏菩薩

58121

別禮占察經中懺主

  禮拜的部分是以「一心敬禮」開頭,一一唱禮三寶名稱,並誦偈觀想。和啟請三寶諸天最大的不同,在於禮拜「過去七佛、五十三佛、十方一切諸佛所有色身舍利浮圖廟塔一切佛事」時,皆逐一唱禮;而且不論僧眾或白衣,皆略去唱禮護法聖眾一項。

   4.五悔

五悔是指修行懺悔、勸請、隨喜、迴向、發願等五種法門。智旭曾說:「菩薩五悔法門,始自凡夫,終於等覺,無不以之為進修方便。」 21由此可見智旭對於五悔法的重視。

五悔之前,智旭依《占察經》云:應依所占輪相,說所作罪,殷勤悔過。說完重罪之後,復作念云,惟願地藏與十方佛慈悲加護,令障消滅。作念之後,胡跪唱言:普為法界眾生歸命懺悔。接著五體投地,復作念發露十罪法相,惟願一切三寶與地藏菩薩聽受懺悔。

接著胡跪,各以「我弟子某甲至心懺悔(以下各作勸請、隨喜、迴向、發願)」領句,念懺悔文、勸請文、隨喜文、迴向文、發願文,再以「╳╳已,歸命禮三寶」作結,即為五悔的儀節。其中除了懺悔文的前半段,綜合《占察經》中他處數語而成之外,包括懺悔文的後半段,以及勸請文、隨喜文、迴向文,皆全數引用《占察經》文,一字不改。 22第十補發願的「發願文」,為經中所無,智旭認為大概是因為勸請、隨喜、迴向本身即發願的緣故,或者因修懺之人所求不同,不容預擬;故此發願文為智旭參照經旨大意所擬。至於一般的禮懺法門,五悔的表現方式經常是以五首偈頌來傳達懺悔、勸請、隨喜、迴向、發願的心念;而在《占察經行法》中,則是以懺悔文、勸請文、隨喜文、迴向文、發願文來代替偈頌。

關於五悔的製作,淨源(1011-1088)於《圓覺經道場略本修證儀》中說:「漢魏以來,崇茲懺法,蔑聞其有人者,實以教源初流,經論未備。西晉•彌天法師(道安,314-385)嘗著《四時禮文》,觀其嚴供五悔之辭,

 

183

 

尊經尚義,多摭其要,故天下學者悅而習焉。」 23可見在宋代,淨源還能看到道安所著的《四時禮文》之中有「五悔之辭」,那麼道安或許是最早提出五悔法的人。此外,據《高僧傳》的記載:「(道安)所制僧尼軌範佛法憲章,條為三例:一曰行香定座上經上講之法;二曰常日六時行道飲食唱時法;三曰布薩差使悔過等法。天下寺舍遂則而從之。」 24說明道安確實制定有悔過法。但是悔過法是否即為五悔法,目前仍不得而知。現存最早的、具足五悔法的禮懺文,則是失譯人名而附在梁錄中的《菩薩五法懺悔文》(502-507)。 25

  其次,天台智顗(538-597)在《摩訶止觀》第七下提出五悔作為《法華》的助行,「唯《法華》別約六時五悔,重作方便。……今於道場日夜六時行此懺悔,破大惡業罪,勸請破謗法罪,隨喜破嫉妒罪,迴向破為諸有罪,順空無相願,所得功德不可限量。」 26而在《法華三昧懺儀》以及《國清百錄》的「敬禮法」中皆設有「至心懺悔、至心勸請、至心隨喜、至心迴向、至心發願」等五法。 27可以想見智旭應當受到智顗相當程度的影響。而張聖嚴更進一步指出,智旭在〈涵白開士禮懺持咒募長生供米疏〉文中說:「三世諸佛,定從名字初心,極至等覺後際,罔不以五悔為進修方便。當知:作法懺,能滅業障;取相懺,能滅報障;無生懺,能滅煩惱障。」此五悔方便和三種懺法之說,其實是繼承了智者大師的說法。而且認為《占察經行法》不但受到天台懺法思想的影響,並且是結合了他自己的孝道思想和罪報感才完成的。 28

5.稱名

  在第十補發願的「至心發願」之後,接著是三皈依與和南聖眾。三皈依出自《六十華嚴.淨行品》, 29而且在現行的佛門朝暮課誦本中仍被廣泛地使用。緊接在三皈依之後的是和南(vandana)。和南是稽首、敬禮的意思,是在懺法結束後,問訊作禮。

184

 

  懺法之後,次為端坐靜室,稱念名號。「次往餘靜室,端坐一心,若稱誦,若默念地藏菩薩。其惛蓋多者,應於道場中旋遶誦念,晝三夜三,具如經說。」稱名的理論依據,主要是《占察經》中所說的「又應別復係心供養我地藏菩薩摩訶薩。次當稱名,若默誦念,一心告言:南無地藏菩薩摩訶薩。如是稱名,滿足至千。」 30而稱名的方式,則可以視情況採取端坐默念、口誦,也可以旋遶誦念。七日之後,每日清晨以第二輪相擲之,若得三業純善,方可修持二種觀道。

四、《讚禮地藏菩薩懺願儀》

  《讚禮地藏菩薩懺願儀》 31(以下略稱《禮地藏儀》)也是智旭所撰。依其〈後序〉末附題記,可知智旭撰述《禮地藏儀》的時間為崇禎丁丑年(1637)七月初五,時三十九歲,地點為九華山的梵網室中。序中自云:「智旭深恨夙生惡習,少年力詆三寶,造無間罪。賴善根未殞,得聞《本願》尊經,知有出世大孝,乃轉邪見而生正信。仍以謗法餘業,雖辛勤修證,不登法忍。」故「敬宗《十輪》,并《占察》、《本願》二典,述此儀法」,目的在於「共滌先愆,克求後果」,凡是未登無生正位之人,無論初心與久學者,皆可修之。

  在張聖嚴的研究中也指出:「他(智旭)是一個罪惡感極重的大師」,「最大的原因,是他從十二歲起,由於受了儒者的影響,曾經『誓滅佛老』,作闢佛論數十篇……因此一生都有謗法罪的心理負擔。」 註32由此可知,智旭撰述《禮地藏儀》的目的,在於滅罪除障,和這種謗法罪的心理有極大的關係。也為一切末世眾生,與己同此過者,共除罪愆。

(一)儀節的程序

  值得注意的是,智旭先前已經撰集了《占察經行法》,即是透過地藏法門的修持而消除罪障,為什麼還要製作《禮地藏儀》呢?首先從懺法的程序來看,《占察經行法》必須先嚴淨道場,莊嚴一室,而「終竟一期,或七日,或二七,三七……乃至千日,以得三業純善輪相為期。」所以智旭自三十五

 

頁185

 

歲撰集《占察經行法》起,至四十八歲止,也不過修了五次的《占察經行法》。可見修此懺者,不僅需要特別設立道場,並且以得三業純善輪相為期,不限時日,則其費時可知,因此無法終年累月行此懺法。但是智旭以地藏的本願功德為懺悔之方便,以《地藏三經》的理論為滅罪的津樑,可能就需要撰述另一種便於日常修持的地藏禮懺了。如《占察經》說:應當「一心誦念,日日如是行懺悔法,勿令懈廢。」 註33而從《禮地藏儀》的本文來看,除了少許的解說文字,多半是直陳唱念的儀文,和一般禮懺文若合符節,蓋適足以因應日常行道之所需。以下謹依其行次,列出《禮地藏儀》的結構:

項目

頁/欄/行

供養

5845

讚歎

5846

禮拜

58420

普為

58520

至心懺悔

5869

發願(惟願一)

5865

    (惟願二)

58611

旋遶三寶

58621

三皈依、和南

5865

從《讚禮地藏菩薩懺願儀》的全名來看,應當特別著重在讚歎、禮拜、懺悔和發願等各部分。茲略述如下:

首先在行儀之前,行者當先作念:淨身口意,至尊像前,自念積迷造罪,以菩薩為歸為救,並觀想菩薩法身,與我無二。

供養儀節,無論唱禮、作念,皆同《占察經行法》。

讚歎儀節,合掌讚歎菩薩功德,讚已一禮,並添香致敬。

禮拜儀節,以「一心頂禮」開頭,一一唱禮三寶名稱,並誦偈觀想。

普為儀節,無論作念、胡跪、唱禮,皆同《占察經行法》。

五悔儀節,僅保留了至心懺悔與發願兩個部分。即於胡跪唱誦至心懺悔的懺悔文之後,緊接著有二次以「惟願」起頭的發願文,最後起立唱言「懺悔發願已,歸命禮三寶」,再作禮一拜。

旋遶三寶儀節,是在五悔之後,作禮起身,觀想一切三寶遍滿虛空,安

 

頁186

 

坐法座,即旋遶三寶,口誦三寶洪名,最後以三稱(或七稱)地藏菩薩名號後,回法座前。

  三皈依、和南儀節,同《占察經行法》。至於禮懺結束後,仍可「次至靜室,或念地藏菩薩名,或持滅定業真言,或觀大士平等法身,或作唯心識等二種觀道。唯信唯篤,則必能滅障,必證法忍矣。」

  由此可見智旭撰集《禮地藏儀》的目的,和《占察經行法》並無二致,希望懺悔滅罪之後,可以進一步修習二種觀道,證得無生法忍。因此別撰《禮地藏儀》,可能只是以較為簡便的禮懺儀式,便於日常行道不斷吧。

(二)儀文的構成

  1.供養

  作念儀文,引自《占察經》經文,詳見上文。

   2.讚歎

  讚文部分,自「是諸微妙功德伏藏……能無功用轉大法輪」皆是節錄《十輪經.序品》的經文而成的,僅其他數語,文字稍有更動。 註34

   3.禮拜

  禮拜的對象,可以分為佛、法、僧三個部分。

  禮佛部分,除了釋迦牟尼佛是《地藏三經》的說法者外,包括:(過去)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覺華定自在王如來、一切智成就如來、清淨蓮花目如來、無邊身如來、寶性如來、波頭摩勝如來、師子吼如來、寶勝如來、寶相如來、袈裟幢如來、大通山王如來、淨月佛、山王佛、智勝佛、淨名王佛、智成就佛、無上佛、妙聲佛、滿月佛、月面佛等諸佛,(現在)忉利天宮十方集會諸佛,(未來)淨住世界無相如來,皆出自《地藏本願經》。拘留孫佛、毗婆尸佛等過去七佛及普光佛等五十三佛,出自《占察經》。過去殑伽沙等諸佛,出自《地藏十輪經》。

  禮法部分,即《地藏三經》及一切法藏。

  禮僧部分,菩薩包括:文殊、財首、定自在王、無盡意、解脫、普賢、普廣、觀世音、虛空藏,皆出自《地藏本願經》;好疑問、彌勒、金剛藏,出自《地藏十輪經》;堅淨信,出自《占察經》。尊者包括:憍陳那、優波離、目乾連,皆出自《地藏

 

頁187

 

十輪經》。最後,禮拜懺主地藏菩薩,分別是:忉利宮中分身來集,出自《地藏本願經》;大集會中現聲聞相,出自《地藏十輪經》;占察經中善安慰說,出自《占察經》。然後逐一禮拜入種種定,並以諸定力除刀兵、疾病、饑饉等劫的地藏菩薩,凡二十七禮,皆出自《地藏十輪經》。

   4. 懺悔發願

  五悔中的懺悔發願文,與《占察經行法》不盡相同,主要是依據《地藏十輪經》撰成的。一面發露懺悔過去種種惡業,一面發願藉由諸佛與大士之力,除滅罪障,誓願不復作惡,希望藉此速能成就十法與十輪,親近三寶,證得法忍,利樂眾生。其中懺悔譏刺毀謗大乘正法及破戒、無戒比丘等,以及發願成就十法、十輪等內容,顯然都是援用了《地藏十輪經》的經義,例如:「出家弟子,若是法器,若非法器,下至無戒剃除鬚髮被袈裟者,普善守護恭敬令無損惱,又能善護三乘正法……」,「有十種法,能令菩薩摩訶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如來由本願力成就十種佛輪」、「有菩薩摩訶薩十輪……此十輪者,非餘法也,當知即是十善業也」等等。 註35

五、《慈悲地藏懺法》

  《慈悲地藏懺法》 36(以下略稱《地藏懺》),《新纂大日本續藏經》中題為清代撰述,但撰者不詳。林子青曾提到:

近世通行的懺法有《梁皇寶懺》、《慈悲水懺》、《大悲懺》、《藥師懺》、《淨土懺》、《地藏懺》等。……《慈悲地藏懺法》三卷,略稱《地藏懺》,失撰人。智旭撰《讚禮地藏菩薩懺願儀》加以補充。……其儀式與《藥師懺》、《淨土懺》略同,是較晚出的懺法之一。凡報親恩祈父母冥福之法事,多禮此懺。 37

  說明《地藏懺》是近世通行的懺法之一,其性質是為了報親恩、祈父母冥福所作的法事。但是他認為「智旭撰《讚禮地藏菩薩懺願儀》加以補充」,則不知何據,恐怕是誤將《地藏懺》的形成年代提到智旭之前了。此外,印順導師於現在流行的經懺法事,也提到了地藏懺,但只說:「這當然是超度

 

頁188

 

亡魂用的」。 38大概《地藏懺》只有在超度的時候才用了。事實上,就臺灣地區的寺院而言,拜《地藏懺》的機會並不算多,大致都是在七月的時候;遠遠比不上《水懺》、《梁皇懺》、《放焰口》等懺儀的流行。

(一)儀節的程序

首先依其卷次,列出《地藏懺》的結構,並與坊刊本 39對照如下:

 

   項         目

//

坊刊本

卷上

嚴淨壇場

5872

 

 淨水讚

5873

 

 三稱清涼地菩薩

5875

 

 三稱觀自在菩薩(眾持大悲等咒、心 經)、摩訶般若波羅蜜多

5876

 

 聖無量壽決定光明王陀羅尼

5878

 

 祝讚皇帝、迴向龍天

58712

 

香讚、三稱香雲蓋菩薩

58719

 

    -

 

入懺文

 

 普賢讚、三稱普賢菩薩

5873

 

 香華供養

58718

 

 一切恭敬、頂禮十方常住三寶

58718

 

 如法供養、三稱寶曇華菩薩

58722

 

 釋迦證明禮懺(宣疏通誠如常,主者引眾,梵聲稱讚)

58813

 

 奉福上界、祝延當今

58815

 

起懺:讚偈、啟運慈悲地藏懺法

58824

 

 禮三世諸佛、地藏菩薩

5884

 

 開經偈

5889

 

 建懺緣起

58811

 

 總禮十方三寶

58813

 

 啟請梵王帝釋證知懺悔

58816

 

 1.禮諸佛菩薩

58819

 

  懺悔、發願文

5895

 

 2.禮諸佛菩薩

5897

 

  懺悔、發願文

58917

 

 讚、三稱地藏王

59017

 

 出懺如常儀式

 

出 懺

 

    -

 

入懺文

卷中

起懺:讚偈

5902

 

 3.禮諸佛菩薩

5906

 

  懺悔、發願文

59016

 

 4.禮諸佛菩薩

59221

 

  懺悔、發願文

5926

 

 5.禮諸佛菩薩

5935

 

  懺悔、發願文

59315

 

 讚、三稱地藏王

59417

 

    -

 

出 懺

 

    -

 

入懺文

卷下

起懺:讚偈

5952

 

 6.禮諸佛菩薩

5956

 

  懺悔、發願文

59519

 

 7.禮諸佛菩薩

5961

 

  懺悔、發願文

59612

 

 8.禮諸佛菩薩

59714

 

  懺悔、發願文

5972

 

 隨喜文、禮一拜

59721

 

 勸請文、禮一拜

5984

 

 迴向文、禮一拜

5989

 

 發願文

59817

 

 讚、三稱地藏王

59813

 

    -

 

出 懺

從《地藏懺》的形式來看,於卷上結束時有「出懺如常儀式」之語,可見懺文中省略了出懺的儀式,進一步可以推知應當還有入懺的儀式也被省略

 

頁190

 

了,故其結構與《藥師懺》、《水懺》 40等懺儀皆十分類似。由於《新纂大日本續藏經》中所收的《地藏懺》(略稱新續本),三卷中皆省略了入懺和出懺的部分,因此和現今的坊刊本,內容是大同小異,不盡相同。

《地藏懺》在正式拜懺之前,需要先嚴淨壇場。首先梵唱楊枝淨水讚,然後三稱清涼地菩薩、觀自在菩薩 41,持大悲咒、心經、唱摩訶般若波羅密多,以及「聖無量壽決定光明王陀羅尼」。此咒在《地藏懺》中雖然沒有標示名稱,但係現今《禪門日誦》通行的十小咒之一,出自宋.法天所譯的《大乘聖無量壽決定光明王如來陀羅尼經》:「今此閻浮提世界中人,壽命百歲,於中多有造諸惡業而復中夭。……如是短壽之人,若能志心書寫、受持、讀誦、供養、禮拜,如是之人復增壽命,滿於百歲。」 註42接著是「願將以此勝功德,祝讚皇帝萬萬歲,聖明君,諸國來朝位,南無無量壽,祝讚皇帝萬萬歲」等語,而且又有小字「再云」,表示誦念不只一次,看來不像是一般民間所用的懺儀;因此或有可能是於宮內道場所舉行,或為皇帝祝壽而禮拜的《地藏懺》。

其次是唱香讚,及三稱香雲蓋菩薩。坊刊本《地藏懺》自此起始,並接著入懺文,為新續本所無。接著是普賢讚,及三稱普賢王菩薩。然後是香華供養儀節,首先唱一切恭敬,然後頂禮三寶,接著如法供養,唱七言供養偈十七句和五言供養偈十二句;坊刊本接有五言讚偈二首;接著三稱寶曇華菩薩。

其次啟請釋迦證明禮懺,新續本下有小字云:「宣疏通誠如常,主者引眾,梵聲稱讚」,其中宣疏之套語,可由坊刊本補足。但接著以此功德奉福上界龍天,並祝延當今皇帝統御萬年等語,則為坊刊本所無,更加強了以上的猜測,即此《地藏懺》於宮內道場舉行的可能性。

接下來的起懺,唱讚佛偈,才是這部懺法真正的開始。接著歸命三世諸佛,即逐一頂禮七佛等及地藏菩薩,其次誦唸開經偈和建懺緣起,歸依三寶各一拜,並啟請龍天證知懺悔。以下計有八次的禮佛,搭配八次的懺悔發願文。卷上在第二回的懺悔發願結束後,接著唱讚,三稱地藏王菩薩,即有小字云:「出懺如常儀式」。至於坊刊本中的出懺儀式,先誦唸出懺文,三稱赦業障菩薩,遶壇稱名,起讚偈,三稱無上尊菩薩。而出懺文及三稱菩薩名,三卷各有不同。此外,依照寺院常儀,之後通常還會有三皈依、迴向等儀節,則是懺本所未記載的。卷中的儀節大致如上,應當先有入懺文,接著第三、四、五的禮佛與懺悔發願,接著唱讚,三稱地藏王菩薩,然後是出懺儀式。卷下也是在入懺文之後,接著第六、七、八回的禮佛與懺悔發願,然後分別唸隨喜文、勸請文、迴向文及發菩提願文,唸完各作一禮;接著唱讚,三稱地藏王菩薩,然後是出懺儀式。

(二)儀文的構成

   1. 禮拜

首先從禮拜的對象來看,茲將八次禮拜的佛、菩薩名表列如下:
 

 

禮佛

 

 

 

 

 

 

 

 

 1

釋迦牟尼

釋迦牟尼

釋迦牟尼

釋迦牟尼

釋迦牟尼

釋迦牟尼

釋迦牟尼

釋迦牟尼

 2

阿彌陀

阿彌陀

阿彌陀

 

無量壽

無量壽

阿彌陀

阿彌陀

 3

彌勒尊

彌勒尊

彌勒尊

 

 

 

 

彌勒尊

 4

師子奮迅具足萬行

無邊身

山王

金剛不壞

無垢

光明功德

一切智成就

過去七佛

 5

覺華定自在王

寶勝

智勝

金寶光

離垢

無憂德

大光明

十方十佛

 6

一切智成就

波頭摩勝

淨名王

金龍尊

勇施

那羅延

蓮華清淨目

三十五佛

 7

清淨蓮華目

寶相

智成就

精進軍

清淨

功德華

定光明

五十三佛

 8

袈裟幢

師子吼

無上

精進喜

清淨施

蓮華光遊戲神通

智慧光明

百七十佛

 9

師子吼自在力王

淨月

妙聲

寶火光

娑留那

德念

功德光明

莊嚴劫千佛

 10

功德雲

大通山王

滿月

寶月光

水天

善名稱功德

福德光明

賢劫千佛

 11

 

 

月面

現無愚

堅德

紅焰帝幢王

袈裟幢

星宿劫千佛

 12

 

 

三世諸佛

寶月佛

旃檀功德

善游步功德

師子吼自在王

三世諸佛

 13

 

 

 

 

無量掬光

寶華遊步

覺華自在王

地藏經中一切諸佛

 14

 

 

 

 

 

寶蓮華善住沙羅樹王

師子奮迅具足萬行

 

 15

 

 

 

 

 

鬥戰勝

 

 

 16

 

 

 

 

 

善遊步

 

 

 

 

 

 

 

 

周匝莊嚴功德

 

 

禮菩薩

 

 

 

 

 

 

 

 

 1

文殊

文殊

文殊

文殊

文殊

文殊

文殊

十方菩薩

 2

普賢

普賢

普賢

普賢

普賢

普賢

普賢

文殊

 3

財首

觀世音

觀世音

師子旛

觀世音

觀世音

觀世音

普賢

 4

阿逸多

定自在王

普廣

師子作

金剛藏

棄陰蓋

大勢至

觀世音

 5

定自在王

無盡意

虛空藏

虛空藏

無盡意

無盡意

無盡意

大勢至

 6

觀世音

大勢至

金剛藏

觀世音

定自在王

虛空藏

財首

無盡意

 7

地藏王

地藏王

地藏王

地藏王

地藏王

地藏王

地藏王

虛空藏

 8

 

 

 

 

 

 

 

無能勝

 9

 

 

 

 

 

 

 

無邊身

 10

 

 

 

 

 

 

 

地藏王

禮拜諸佛部分,每一次禮拜的前三尊佛,皆以釋迦佛為首,其次多為阿彌陀佛(或作無量壽佛),再次者多為彌勒尊佛。其中釋迦佛為地藏經典的說法者,《地藏本願經》也記載了地藏蒙佛付囑:「令娑婆世界至彌勒出世已來眾生,悉使解脫,永離諸苦,遇佛授記。」 註43彌勒將繼釋迦牟尼於此土成佛,是未來佛。至於阿彌陀佛(無量壽佛),是西方世界的現在佛,雖不見於《地藏三經》中,但於敦煌寫本中發現的《佛說地藏菩薩經》、《佛說十王經》,皆與淨土信仰有關。例如《佛說地藏菩薩經》即說:「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造地藏菩薩像,寫地藏菩薩經,及念地藏菩薩名,此人定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從一佛國至一佛國,從一天堂至一天堂。若有人造地藏菩

 

193頁

薩像,寫地藏菩薩經,及念地藏菩薩名,此人定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此人捨命之日,地藏菩薩親自來迎,常得與地藏菩薩共同一處。」 44而流行於五代宋初、並與地藏信仰有密切關係的《佛說十王經》也說:「謹啟諷閻羅王預修生七往生淨土經,誓勸有緣以五會啟經入贊念阿彌陀佛。」 45皆顯示了地藏信仰與淨土信仰的結合。而在《占察經》中也說:「若人欲生他方現在淨國者,應當隨彼世界佛之名字,專意誦念,一心不亂,如上觀察者,決定得生彼佛淨國。」 46或許,《地藏懺》的撰者和智旭一樣也具有淨土信仰,或是很自然地將當時流行的淨土信仰融入《地藏懺》中。

除此之外,前三次的禮佛對象,大多出自《地藏本願經》(但其中也摻雜了五十三佛之一的師子吼自在力王佛,而功德雲佛則不詳所出);第四次至第六次的禮佛對象,其實是禮三十五佛(但其中漏了財功德佛,金寶光佛、金龍尊佛應是涉上文而多了金字);第七次除了部分與第一次的禮佛對象重複以外,大光明佛、定光明佛、智慧光明佛、功德光明佛與福德光明佛,亦不詳所出。第八次禮佛皆為總唱,包括過去七佛、十方佛、五十三佛、三世佛等,可於《占察經》中找到理論的依據。 47

禮拜菩薩部分,除了總禮十方菩薩,以及懺主地藏王菩薩以外,包括:文殊、財首、阿逸多(意譯即無能勝)、定自在王、無盡意、普賢、普廣、觀世音、虛空藏等,皆出自《地藏本願經》;虛空藏、金剛藏,出自《地藏十輪經》;大勢至與觀世音同為阿彌陀佛的脅侍菩薩,可能也是涉及淨土信仰而加入的;至如師子旛、師子作、無邊身、棄陰蓋等,則不詳所出。

2. 懺悔發願文

首先,第一次的懺悔文中提到釋迦、地藏雲集忉利天,係依據《地藏本願經》;而由懺悔文轉而發願時,常有「仰願十方三寶,十輪地藏慈尊……」之語,其中的「十輪地藏」,顯然是由《地藏十輪經》而來。至於第八次的懺願文中列舉了《地藏本願經》所說的,聞地藏名號,或見其形像,供養禮拜者,「現生之中獲得二十種勝妙善利」;但於《地藏本願經》其實列有二

頁194

十八種利益。 48

其次,再由懺悔的內容來看,八次的懺悔文其實是互相銜接的。第一次主要敘述釋迦、地藏雲集忉利天,教行懺悔;宜先懺三毒五逆、次悔惡業苦果。自第二次以下,和一般懺儀一樣,是依據三障的次第懺悔,但懺悔的細項則有所不同了。例如:第二次是懺悔煩惱障;第三、四次則是懺悔業障中的十種妄習,第五次懺悔業障中的六根招報;第六、七次是懺悔報障中的鬼畜人三種餘愆;第八次是懺文的小結,宣示不復造惡的決心。其中的十種妄習、十種鬼趣、十種旁生(畜道)、人道十種差別,是有連環關係的。由於十種妄習造十惡果,因六根造罪致地獄果報;地獄報盡,還墮鬼趣;鬼道罪竟,便為畜道;三惡道報盡,出生人道仍有十種差別,茲將十種妄習與托生鬼趣、畜道及人道種類 49對照如下:

十種妄習

十種鬼趣

十種旁生

人道十種差別

淫習

旱O鬼(風O之鬼)

咎徵

咎徵,愚類,不修餘善,故招愚鈍

貪習

怪鬼 (異怪之鬼)

梟類

梟倫,頑類,其性顓蒙,心無德義

慢習

餓鬼 (受氣之鬼)

食類

食倫,柔類,空腹高心,誰肯信者

瞋習

厲志鬼(衰癘之鬼)

蛔類

蛔倫,微類,柔弱為人,憑他飽餒

詐習

魅鬼 (畜媚之鬼)

狐畜

狐倫,佷類,剛愎自用,真賤庸人

誑習

魘寐鬼(綿幽之鬼)

服類

服倫,勞類,百工技藝,役力艱辛

怨習

蠱毒鬼(蠱毒之鬼)

毒類

毒倫,庸類,為人驅使,今招卑賤

見習

魍魎鬼(和精之鬼)

應類

應倫,文類,綽有文聲,非正因緣

枉習

役使鬼(明靈之鬼)

休徵

休徵,明類,考古尋今,聰明之人

訟習

傳送鬼(依人之鬼)

循類

循倫,達類,榮辱不驚,通達之人

以上十種妄習、十種鬼趣、十種旁生以及人道十種差別,出自《楞嚴經》:「阿難,此等皆是彼諸眾生自業所感,造十習因,受六交報。……」 註50其實明.釋禪就曾經依據整部《楞嚴經》而撰述了《依楞嚴究竟事懺》 註51。但《地藏懺》中僅以《楞嚴經》卷八的內容為懺文綱要,此外也摻入了一些佛家以外的思想,並運用了許多中國的歷史、傳說和文學典故來解釋懺文中的業報,因此內容相當蕪雜,和《依楞嚴究竟事懺》的風格──純然以經文為主,

195頁

有顯著的不同;而且還有許多相當口語化的文字,可以表現出中國社會文化的型態,可以說是一篇相當中國化的懺儀了。

例如:第二次的懺悔中云:「當從佛語,如法修行。而先須知止、正心、誠意、明德。知止定靜,則諸惡不作;正心安慮,則眾善必行;誠意格物,則已往之愆尤可釋;明德自新,則將來之福慧可期。」其實,「知止、正心、誠意、明德」等文字,是由《禮記.大學篇》 52而來的: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后能得。……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由此可知,撰者實際上援引了儒家《大學》中的政治思想,將原本修齊治平的道理,特別著重在如何修身之上;並與釋家七佛通誡偈中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加以會通,藉以闡明懺悔可以釋前愆、增福慧。

又如:第三次的懺悔文中,也是儒佛的會通。

佛言五戒,儒說五常。常、戒雖殊,體本元一。克己復仁,慈心不殺;見利思義,不與不取;非禮不視,寧許奸邪;言可翻覆,信則斷金;嗜酒滅身,妄言敗德。堅持常、戒,人道無虧。

認為儒家的五常與佛教的五戒,本體上是一致的,是以仁、義、禮、智、信和殺、盜、淫、妄、酒來相互比附。

至於口語化的文字,可以表現出中國的社會文化者,例如:懺悔淫習中的「恥他門戶,壞賢節名」;懺悔貪習中的「知足之人,雖貧亦樂,不知足者,富更欲求」、「偷越關津,盜竊銖錙」;懺悔瞋習中的「姻戚故舊,鄰里鄉黨,更互相衝」;懺悔瞋習中的「衙仗豪門,顛覆良第,不任忠信,偏詐無辜」;懺悔瞋習中的「哄騙無知,背恩負義」;懺悔怨習中的「投辭控訴,訟及公庭」、「忤逆不孝」、「兄弟姐妹、姑姨伯叔」;懺悔見習中的「主吏官曹,辨正文辭」、「善惡判官及諸童子,手執文券,辯P謠訛」;懺悔枉習中的「譽人以善,惟恐不至於天,毀人以惡,尤慮不及於淵」、「或

 

196頁

以枉法,誣陷親朋」、「心無慈忍,慘刻無辜,鰥寡孤獨,橫羅奇殃」;懺悔訟習中的「唯恐我不勝人,人便勝我,意氣剛愎,旁若無鄰」、「故有業鏡火珠,披露宿業」;懺悔聞報中的「宮商絃管、吳歌鄭聲、檀板演劇、男女優伶」;懺悔嗅報中的「沈檀降速、牛首蘇合、麝臍龍腦、雞舌馬蹄」;懺悔觸業招報中的「或貪華綺、綿繡繪縠、獸毛蠶口、繵氀皮靴、吳綾蜀錦、椒繭孤裘、七珍麗服、細滑紬裳」;懺悔狐畜報中的「蚖蛇蝮蝎、潛龍虎豹」;懺悔傳送鬼報中的「如世扶箕、巫祝、童戲,卜算吉凶、休咎、禍福,指顧陰陽」等等,俯拾即是。不僅表現出家族成員的關係(如姑姨伯叔等),鄰里鄉黨的紛爭(如投辭控訴等),官府審案的情形(如衙仗豪門等),人工的服飾織造(如吳綾蜀錦等),天然的物產品類(如牛首蘇合、蚖蛇蝮蝎等),人文的音樂戲劇(如吳歌鄭聲、檀板演劇等),還有民間俗信的卜筮(如扶箕、巫祝等),以及命終審判的想像(如善惡判官、業鏡等),呈現出豐富多彩的中國社會文化與民俗信仰。

至於運用中國的歷史、傳說與文學典故,也有相當多顯而易見的例子;從這一方面來說,和一般的懺儀也是大相逕庭。例如:

懺悔怨習中的「菩薩見冤,如飲鴆酒。」此句直接引自《楞嚴經》,但經文中「冤」作「怨」。其實鴆是中國傳說中的一種毒鳥,以羽浸酒,飲之立死。《楚辭.離騷》:「吾令鴆為媒兮,鴆告余以不好。」王逸注云:「鴆,運日也。羽有毒可殺人,以喻讒佞賊害人也。」

懺悔見習中的「嘗穢臥薪」,是由春秋時越王勾踐臥薪嘗膽的成語而來。

懺悔枉習中的「枉習欺謗,的如讒虎」,讒虎一詞亦引自《楞嚴經》,其實是由《戰國策.魏策》中的「夫市之無虎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而來,說明謠言紛飛就能使人信以為真。

懺悔眼根招報中的「馳境好逑」,好逑是由《詩經.關雎》中君子好逑的成語而來。

懺悔嗜味招報中的「烹黿染指,而興父子之Q;咶酒驚心,頓起君臣之絕。」前者出自《左傳.宣公四年》,敘述鄭公子歸生,因食指大動,強嚐黿羹,致使鄭靈公發怒,因此而有弒鄭靈公之舉。後者敘述楚共王與晉厲公戰於鄢陵,楚國戰敗,而且共王也受了傷。戰爭暫停之後,共王欲復戰,召司馬子反,子反卻因酒醉而辭以心疾。共王親自入帷幄中探視,聞酒臭而還,於是還師而去,斬司馬子反,事見《韓非子.十過》。

懺悔魅鬼報中的「公冶長於縲絏,裴生脫於羈縻。」縲絏,指因犯罪而被拘禁在獄中。《論語.公冶長》云:「子曰: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後者其事不詳。

 

197頁

懺悔怪鬼報中的「金精戲於竇義,樹神擊於曹瞞。」其事不詳。

懺悔魘寐鬼報中的「黃梁炊於頃刻,槐柯吏於終朝」,前者敘述盧生因道士呂翁的枕頭而進入夢境,夢中娶妻士族、中進士、出將入相,到頭來卻是黃梁一夢,道士所煮的黃梁還未熟呢。後者敘述淳于棼夢遊槐安國,被招為駙馬,並出任南柯郡太守,榮耀顯赫,其後受到國王疑忌,被送回故里,原來也是南柯一夢。分別出自唐傳奇中的《枕中記》、《南柯太守傳》。

懺悔魍魎鬼報中的「黃石符於秘術,青囊妙於玄箴。」傳說張良刺秦始皇失敗後,於逃亡途中遇一老父。老父授張良以《太公兵法》,並稱十三年後,到濟北穀城山下見一黃石,那就是他。故世稱該老父為黃石公。事見《史記.留侯世家》及《漢書.張良傳》。又、《晉書.郭璞傳》云:「有郭公者,客居河東,精於卜筮,璞從之受業。公以青囊中書九卷與之,由是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術。」後世因以青囊書為道家典籍。

懺悔役使鬼報中的「舉枉措直」、「錢王射於水鬼,秦始策於山靈」。舉枉措直,是說起用奸邪者而罷黜正直者,則百姓不服,典出《論語.為政》。錢王射於水鬼,其事不詳。秦始策於山靈,傳說秦望山本來是在四川,秦始皇想要驅趕它以填東海,結果到了浙江省江陰縣以後就不動了,典出《輿地廣記》卷九。

懺悔傳送鬼報中的「九流雖示於趨避」。《漢書.藝文志諸子略序》將先秦諸子分為九流十家,九流即指儒家、道家、陰陽家、法家、名家、墨家、從橫家、雜家、農家。

懺悔咎徵報中的「RS致水,石燕應風,鶴舞多旱,虹架物消」。傳說RS是一足的鳥名,又作商羊,天將下雨,RS就會展翅飛舞,典出《孔子家語.辨政》。湖南零陵的石燕山上有許多形似燕子的石頭,天將風雨就群起而飛,典出《水經注.湘水》。《幼學瓊林.天文》也說:「風欲起而石燕飛,天將雨而商羊舞。」又、晉平公喜歡音樂,令師曠彈琴,於是有十六隻玄鶴從南方飛來,延頸而鳴,舒翼而舞,結果導致晉國大旱,赤地三年,事見《韓非子.十過》。又、古人認為陰陽二氣交會則成虹,是天地淫氣的表徵,雄曰虹,雌曰蜺(或作霓)。《文子.上德》云:「霓,囓也……此災氣也,傷害於物。」

懺悔休徵中的「鳳出周興,麟生聖產。」鳳為神鳥,麟為仁獸。傳說周朝之興有鳳凰來儀的瑞應,孔子誕生也有麒麟出現的吉兆。

懺悔達倫報中的「辟穀於深山,或乘桴於滄海。」辟穀,是道教的一種修煉術,不食五穀,藉由服食丹藥及行導引,可以長生。《論語.公冶長》云:「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因此,辟穀、乘桴

 

198頁

皆可用來指稱高蹈避世之人。

儘管在懺悔文中有許多中國式的用語和典故,但其目的可能是藉由現實生活所見的人事現象,或是民眾信以為真的故事傳說,來比附懺悔文中的業習、果報。此外,懺願文中所見的佛教思想,於懺悔三障之外,主要有以下數端:(1)主張大乘。例如第三次的懺悔文中說:「若修禪觀,依止觀空,始五停心,總別相境,身受心法,次第觀成,行三十七品之助道,觀一十六行之正修……離五蘊山,出生死海,居涅槃頂,於法無為;不得度生,未名菩薩。」又說:「若夫菩薩,名大乘者,自身未度,先度眾生,發僧那於始心,終大悲而赴難,廣行六度,功越三祇……合本有之靈明,悟心地之秘藏,心佛眾生,同歸三德而已。」(2)唯識思想。例如:建懺緣起中,即說明了「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妙理,眾生以「相續T計,取執自他,展轉相因,善惡果報,無記三性,苦樂迭奏」,於是法性汨沒,昇沈輪替。(3)天台思想。例如最後的發願文中說:「令某甲等,內外三術,一念備足,三觀圓明,三諦頓顯」等。

由此可見《地藏懺》的構成,主要是以《地藏三經》和《楞嚴經》為主,並且大量援引了經、史、子、集中的文史知識,可見撰者其實兼具了儒、佛二家的深厚素養;而從嗜味招報中的「而我釋子沙門,豈得貪味類爾」云云,更可以確定撰者的身分為出家的沙門。

六、歷代地藏懺儀的發展與變化

(一)儀式的結構

如果依照時代的先後,觀察地藏懺儀的結構變化,可以發現:

《讚禮地藏法》是由讚禮、懺願兩部分構成的,其中讚禮部分即佔了全文的五分之四強。讚禮部分雖然是由讚偈、禮拜及和聲搭配而成,但其中讚偈又佔了最大的比重。由此可見,《讚禮地藏法》的儀式中當以讚歎、禮拜最為顯著。

《占察經行法》,僅就其正修懺法部分加以討論。《占察經行法》的儀式雖可分為十科,但主要有供養、啟請、讚禮三寶及五悔法門等部分。其中仍以讚禮三寶的比重最大,其次為五悔法門。但是讚禮三寶中的讚歎僅有二首偈頌,其餘皆為逐一禮拜三寶,因此在《占察經行法》中也是以禮拜、五悔的儀式為主。

《禮地藏儀》主要是由供養、讚歎、禮拜、懺願等部分構成的,其中也

 

199頁

是以禮拜的儀式為主,懺願的部分居次。

《地藏懺》的儀式雖然最為繁複,但是主要的儀節顯而易見是以禮拜、懺願文為主。雖然將長篇巨製的懺悔文分為八段,以與禮拜的儀節互相搭配,但其篇幅仍然很長,和五悔中所見的短文已有顯著的差異,甚至比重也遠遠超過了禮拜諸佛菩薩。

綜合以上看來,不同朝代的地藏懺儀之間,雖然沒有直接的聯繫或影響,但是約略可以看出歷代地藏懺儀在儀式方面的變化,似乎仍是有跡可尋的──雖然歷代的地藏懺儀皆包含有禮拜、五悔(或部分的五悔)的儀式,但是唐五代的更偏重於讚歎,明代的更偏重於禮拜,清代的則更偏重於懺悔文。

(二)經典的依據

其次,依照時代先後,觀察地藏懺儀的經典依據:

《讚禮地藏法》是依《地藏十輪經》編撰而成的。《占察經行法》主要依據《占察經》,而以《地藏十輪經》為輔。《禮地藏儀》主要依據《地藏十輪經》、《占察經行法》、《地藏本願經》等三經編撰而成的。《地藏懺》主要依據《楞嚴經》與《地藏三經》,三經中又以《地藏本願經》居多。

《地藏十輪經》前後共有兩譯:其一為《大方廣十輪經》,譯於北涼,譯者佚名,共有八卷。其二為《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共有十卷八品,係唐永徽二年(651)玄奘於京師大慈恩寺譯經院所譯。內容係讚歎地藏菩薩之功德,現沙門之像,以濟度末法之眾生;並敘述如來依地藏菩薩之問而演說,由本願力成就十種佛輪,能破除末世之十惡輪。真鍋廣濟依據松本文三郎的研究指出,各種地藏關係的經典中,多多少少存在著一些疑問,只有《地藏十輪經》自古以來未見任何的偽經說、疑經說,儼然在現存諸經之中,可以說是地藏教義中最純正的教說,也是地藏信仰中的最有權威的根本經典。 註53

《占察經》,又稱占察善惡業報經,隋.菩提燈譯,凡二卷。敘述地藏菩薩應佛之命,為末世之求善法者所說之法。上卷闡明以木輪相占察善惡業報之法,下卷闡述大乘實義之觀法。最早著錄的《法經錄》,即以此經列入疑惑部,《長房錄》、《仁壽錄》、《內典錄》皆從之,至《大周錄》與《開元錄》始視為真經而收錄之,傳佈頗廣。望月信亨以譯者菩提燈無所知名,經文內容與民俗信仰相結合,以及經文引述其他經論等理由,證實為中土撰

200頁

述。 54

《地藏本願經》,即《地藏菩薩本願經》,唐.實叉難陀譯,凡二卷十三品。敘說地藏菩薩之本願功德,及本生之誓願,強調讀誦此經可獲得不可思議之利益,消滅無量之罪業。由於《開元錄》、《貞元錄》皆未記載;高麗藏、宋藏、元藏亦未收錄,至明藏始見此經,故實叉難陀傳譯之說似不足採信。據日本學者松本文三郎之研究,本經成於元末明初,或為仿照淨土經典所說阿彌陀佛之本願,以《地藏十輪經》為基礎,經中國學者增補而成之偽經。但真鍋廣濟依據宋.常謹《地藏菩薩靈驗記》(989)引錄了此經〈分身集會品〉中的一段文字,證明此經於宋代時已流傳。又據石濱純太郎等人的著作中介紹了伯希和中亞蒐集品,其中有西夏文《地藏菩薩本願經.校量布施功德緣品》的殘卷等等的證據,認為此經之原本應如現行本,而非後世所增補。 註55

《楞嚴經》,為《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之略稱,屬於密教部,唐.般剌蜜帝譯。本經闡明「根塵同源、縛脫無二」之理,並解說三摩提之法與菩薩之階次。因經中內容與其他顯教經論所說,多有分歧,自古以來對於此經就有真偽之爭,或云是房融所偽造的。望月信亨並一一論述關於此經的譯者、譯時及流傳過程,以及經文內容上的疑點。 56

透過對以上經典的瞭解,除了《地藏十輪經》以外,在流傳的過程中或是經文的內容中,多半被視為疑偽經典。如果依照諸經的思想特質,及其如何融入中國文化進行考察的話,將可以發現到歷代地藏懺儀與民間流行的地藏信仰之間的關係。

《讚禮地藏法》是現存最早的一件地懺儀,依據《地藏十輪經》編撰而成,其內容可以說是地藏教說中最為純正的思想,係依照經文讚歎、禮拜、懺悔、發願,因此除了禮懺的儀式以外,思想內容應該是比較印度式的。但於《地藏十輪經.序品》中稱地藏菩薩為諸眾生,如應說法,「或作剡魔王身」(涼譯作閻羅王身),或許是造成地藏菩薩經常與民間信仰中的閻羅王互相混淆的原因;而十輪的說法,也可能是十王信仰的由來。因此在五代宋初,民間已經產生了相當流行的《佛說十王經》,和地藏信仰有著十分密切的關係。大陸學者杜斗城的研究即指出「在敦煌莫高窟第6窟甬道頂,第

 

201頁

 

155窟西壁帳門北側,第176202305314331375379380384387390392窟甬道頂;第456窟東壁門北,均繪有《地藏與十王》。」至於敦煌絹畫中的《地藏與十王》,「其中較典型的是繪地藏菩薩居中,十王分畫左右兩邊。」而在「敦煌本《佛說十王經》中,地藏菩薩的地位同樣是很突出的。」 57由此可見《地藏十輪經》儘管是純正的佛教教說,但也為地藏信仰的中國化提供了一個契機。

《占察經行法》主要依據《占察經》,而以《地藏十輪經》為輔。《禮地藏儀》主要依據《地藏十輪經》、《占察經行法》、《地藏本願經》等三經編撰而成的。

儘管《占察經》受到許多經錄家的懷疑,但智旭認為「此誠末世救病神丹,不可不急流通。」 註58並於《占察經行法》之外,撰有經疏二卷、玄義一卷,闡釋《占察經》;而於《占察經行法.緣起》中也說:「應依懺法得清淨已,然後修習二觀,剋獲無難。此誠末世對症之神劑,而方便中之殊勝方便也。」可見智旭對於此經的推崇。近代弘一律師也曾特別「瞻仰禮敬承事供養地藏菩薩摩訶薩,並修《占察懺儀》。」 註59事實上,《歷代三寶紀》中有一段文字云:

廣州有一僧行塔懺法:以皮作二枚帖子,一書善字,一書惡字;令人擲之,得善者好,得惡者不好。又行自撲法以為滅罪,而男女合雜。青州亦有一居士,同行此法。開皇十三年(593),有人告廣州官司云:「其是妖」。官司推問。其人引證云:「塔懺法依《占察經》;自撲法依諸經中,五體投地,如太山崩。」廣州司馬郭誼來京向岐州具狀奏聞,K不信《占察經》道理。令內史侍郎李元操共郭誼,就寶昌寺問諸大德法經等。報云:「《占察經》目錄無名及譯處,塔懺法與眾經復異,不可依行。」K云:「諸如此者,不須流行。」 60

 

202頁

說明隋代民間曾依《占察經》行塔懺法,受到X令禁止。雖然上文對於塔懺法的描述和《占察經》中的行法不盡相同,但依木輪相或皮帖子占卜善惡的方式,基本上是一致的。依據真鍋廣濟的推測,可能是因為南北朝時期,地藏信仰基於《十輪經》的翻譯而盛行起來,而民間流行的塔懺法或木輪擲法,可以藉由和《十輪經》中的十佛輪或十惡業論的結合,提高其價值;大約在陳末隋初之間,由一名文筆通達的中國僧侶,把和地藏信仰共行的卜法,偽造為《占察經》的上卷。 61如果這個推測可以成立的話,那麼《占察經行法》無疑是吸收了來自民間的占卜法,經由歷代高僧的撰述和印可,便使得原來流行於民間的占卜法,脫化成合於佛教教說的懺悔法了。

《地藏本願經》素來被視為佛門中的孝經,除了敘述地藏菩薩宿世孝母之因緣,以及地獄名號與罪報等事以外,更詳細地解說如何為臨終之際或亡故的眾生設福追善。由於地藏菩薩孝順的性格,十分契合中國傳統對於孝道的講求,因此在民間相當普及;而智旭撰集《禮地藏儀》的動機之一即為盡出世之大孝。民國十年,弘一律師也為了紀念亡母冥壽,而敬寫《禮地藏儀》一卷。 註62值得注意的是,地藏菩薩的誓願:「願我自今日後,對清淨蓮華目如來像前,卻後百千萬億劫中,應有世界所有地獄,及三惡道諸罪苦眾生,誓願救拔令離地獄、惡趣、畜生、餓鬼等。如是罪報等人盡成佛竟,我然後方成正覺!」 註63後來被歸結為「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的俗語;以及經中所敘地獄景況,與民間十王信仰的合流;一面使得民間的地藏信仰更為普遍,一面也使得地藏菩薩在中國民間的性格,逐漸被定型為所謂的「幽冥教主」。

《地藏懺》主要依據《楞嚴經》與《地藏三經》(三經中又以《地藏本願經》居多)。儘管《楞嚴經》自古以來就有真偽之爭,但是在中國的流傳非常普遍,而且相當受到「台、賢、禪者的重視,是因為此經所說常住真心性清淨體,與台、賢二家教宗旨相合。又所說七處徵心、八還辨見,對於禪宗的參究可以有很大的幫助和啟發。五陰魔的說明,也給禪修者以警策。……特別是大勢至菩薩的念佛圓通,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更為禪、淨學人所接近。」 註64也成為後世行者認為必讀之書,可見此經內容雖與其他經論不符,卻相當能夠獲得國人的喜愛;而此經於六趣外又有仙道一趣,成為七趣,並

 

203頁

 

列出地行仙、飛行仙、遊行仙、空行仙、天行仙、通行仙、道行仙、照行仙、精行仙、絕行仙等十種名稱,更被認為是加入了道教的思想。 註65由此可見,《地藏懺》所依的經典本身已經是十足地中國化了,而《地藏懺》在懺悔文中,對所引用經文的詮解,更於經、史、子、集中採用了大量的典故與傳說,於此更可見其中國化的程度之深了。

(三)撰者的身分與修懺的目的

首先觀察地藏懺儀的撰者身分:

《讚禮地藏法》雖然撰者不詳,但依目前可以得知作者的敦煌禮懺文,皆為僧人的製作, 66或許可以推斷:《讚禮地藏法》也可能出於僧人的手筆。而《占察經行法》和《禮地藏儀》,毫無疑問地,係為明末智旭大師的著作;智旭主要基因於《地藏本願經》的孝道思想,以及自己的罪報感,而產生了撰述的動機。至於《地藏懺》,雖亦不詳撰者名,但由懺悔文中的「而我釋子沙門」一句,則可以確定是由僧人所執筆的。

其次觀察修撰地藏懺儀的目的:

《讚禮地藏法》的目的,主要是仰仗地藏菩薩「久修堅固大願悲」、「救度無間惡眾生」的願力,期望「今對佛前皆發露,慚愧懺悔願除滅」,「願說正法救眾生,離苦得解脫」。

《占察經行法》的目的,依至心發願所說的,是希望透過地藏慈尊的救拔拯濟,令「我及眾生,重罪速滅」、「二種觀道,應念現前」、「四攝六度,無不圓成」、「面奉彌陀,歷侍諸佛」等等。

《禮地藏儀》的目的,依後序及發願文所說的「共滌先愆,克求後果」、「速能證得無上法輪,善巧方便成熟眾生」等等。

《地藏懺》的目的,依照建懺緣起所說的,「建此地藏菩薩慈悲懺法者,為令一切眾生發歡善心,成善法益,而興懺法。為令一切眾生破除煩惱,成對治益,而見懺法。亦令一切眾生從戒定慧,自聞思修,成五根力,得生善益,而脩懺法。復令一切眾生脩世出世業,證第一義,八理益故,而行懺法。」以及最後的發願文中,希望透過懺悔滅罪,「無明煩惱,令斷無餘」、「究竟菩提,成無上道」。

因此由以上四部地藏懺儀看來,可以發現除了《占察經行法》特別提到

 

204頁

 

面奉彌陀的淨土思想以外,其他的撰述目的可以說是如出一轍,都是以宗教的修證為目的,藉由懺悔滅罪,速證佛道,進一步完成利樂眾生的願望。

但由現在台灣地區偶一舉行的《地藏懺》來看,似乎稱不上是近世流行的懺法。究其原因,恐怕還是隨著《地藏本願經》的普及,地藏菩薩所代表的孝親精神,以及幽冥教主的形象,非常深刻而強烈地印在一般民眾的腦海裡,致使經中所載的地藏種種功德,也日漸被民間窄化為僅是超薦父母或超度亡魂了。殊不見各地寺院中的地藏殿,幾乎成了舍利塔、納骨塔的同義詞。因此,站在民俗信仰立場來說,修證佛道並不是一般民眾關心的事情,趨吉避凶才是民眾真正奉行的法則。如果說,民眾對於地藏菩薩的認識,僅限於幽冥教主、超度亡魂等簡單的概念,或是把地藏菩薩和死後的世界緊緊聯想在一起;那麼在一般人追求現世利益,以及好生惡死的心理影響之下,地藏懺儀就難免會日漸式微了。

七、結論

總而言之,透過以上各節的分析與論證,除了可以進一步得知歷代地藏懺儀的背景、儀節的程序、儀文的構成等等的問題。藉由儀式結構、經典依據與修懺目的的考察,更可以進一步了解到地藏懺儀在中國的發展與變化。如果把唐五代撰述的《讚禮地藏法》視為早期,明.智旭所撰的《占察經行法》、《禮地藏儀》視為中期,清代撰述的《地藏懺》視為後期,綜合以上的討論,大致可以得到下列幾點結論:

第一,從儀式的結構來看,歷代地藏懺儀的變化,其著重點可說是由早期的讚禮、中期的禮拜、轉移到後期的懺悔。和中國禮懺儀式的發展一樣,也是由「禮」到「懺」的發展。例如在敦煌寫本中,「禮懺文」就經常被略稱為「禮」或「禮文」。 67

第二,從經典的依據來看,早期完全依據《地藏十輪經》,中期是《地藏三經》並重,後期則偏重於《地藏本願經》與《楞嚴經》了。由此來觀察歷代地藏懺儀的中國化情形,可以發現:早期的懺儀比較著重於印度式的讚歎,中期的懺儀已經融合了中國的民俗信仰(占卜法)與孝道思想,後期的懺儀不僅所依的經典可能是中土撰述的,就連懺悔文本身都採用了大量的中國典故與傳說,可以看出地藏懺儀中國化的趨勢,是隨著時代的推移而與日

 

205頁

 

俱增的。

第三,從撰者的身分與修懺的目的來看,各期撰者大多為出家沙門,其撰述的原始目的,無不是希望透過地藏菩薩的慈悲、願力,救拔眾生;藉由懺悔滅罪,清淨三業,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但是流傳到後代,民間對於地藏菩薩的認識逐漸地侷限在救拔地獄的眾生,因此《地藏懺》帶給一般人的觀念也就止於「超度亡魂」了。

 

附圖:北8422《讚禮地藏菩薩懺悔發願法》

 

206頁

207頁

 

 

  

1參見《中國佛教儀軌制度》之「懺法」詞條,林子青撰,收入《中國佛教》第二輯(上海.知識出版社,1982.8),頁392

2 見《地藏菩薩ソ研究》(京都:三密堂書店,1976,三版),頁144~145

3《豊山學報》7,頁103~115

4廣川堯敏:〈敦煌出土七階佛名經ズコゆサ--三階教シ淨土教シソ交涉〉,《宗教研究》251,頁71~105,特別是頁92~93

5見拙著:《敦煌禮懺文研究》第七章(臺北:法鼓文化,1998.9),頁289~311

6例如《上生禮》中的「願共諸眾生,往生彌勒院」,《法身禮》中的「願共諸眾生,同入真如海」等等。參見拙文:〈敦煌寫本《上生禮》研究〉,收入《全國敦煌學研討會論文集》

(嘉義: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所編印,1995.4),頁89~110,特別96

7《大正新修大藏經》(以下簡稱「大正」)13,頁721~727

8以下略稱《占察經行法》,收入《新纂大日本續藏經》(以下簡稱「新續」)74,頁578~584上。

9以下略稱《占察經》,收入大正17,頁901~910下。

10新續78,頁273~274中。

11張聖嚴:《明末中國佛教ソ研究-特ズ智旭メ中心シウサ》(東京:山喜房佛書林,1975),頁192~207

12大正46,頁949~955下。

13以下標示各種懺法之行次自該懺法之標題起數,凡雙行夾註則僅以一行計。

14 參見釋大睿:《天台懺法之研究》(臺北:中華佛學研究所畢業論文,1997),頁103~104

15大正17,頁902~906下。

16張聖嚴:《明末佛教研究》(臺北:東初出版社,1987.9),頁225

17新續74,頁379下。

18大正15,頁695上。

19大正17,頁902下。

20大正13,頁723上。

21新續74,頁583中。

22大正17,頁903~904上。

23新續74,頁512下。

24 大正50,頁353中。

25大正24,頁1121~1122上。

26大正46,頁98~下。

27大正46,頁952~953中、794~795上。

28張聖嚴:《明末中國佛教ソ研究-特ズ智旭メ中心シウサ》,頁202

29大正9,頁430下。

30 大正17,頁903上。

31新續74,頁584~587上。

32張聖嚴:《明末佛教研究》,頁157~158

33大正17,頁904上。

34大正13,頁721~722上、726上。

35參見大正13,頁746中、760下、728下、762上。

36新續74,頁587~598中。

37《中國佛教》第二輯,頁391~392

38 參見《華雨集》第四冊(台北:正聞出版社,1993.4),頁138

39 參見《慈悲地藏寶懺》(台北:佛教出版社,摺葉本)。

40 1參見大正45,頁967~978中;新續74,頁571~578上。鎌田茂雄《中國ソ佛教 儀禮》「資料篇」(東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1986.3),頁725~778

41 三稱,一般是於稱誦後並作一禮,如此重覆三次。

42 大正19,頁85

43大正13,頁780中。

44 大正85,頁1455下。

45 參見杜斗城:《敦煌本佛說十王經校錄研究》(蘭州:甘肅教育出版社,1989.12),頁120

46大正17,頁908下。

47大正17,頁903下。

48 大正13,頁789下。

49部分敘述不清或文字誤漏,依《楞嚴經》補正。

50大正19,頁143~145中。

51新續74,頁522~537

52 《禮記.大學篇》後來也被獨立出來,輯入四書、十三經中;是儒家的根本經典之一。

53 真鍋廣濟:《地藏菩薩ソ研究》,頁73106

54望月信亨:《佛教經典シ成立史論》(京都:法藏館,1946),頁485~493

55 真鍋廣濟:《地藏菩薩ソ研究》,頁83~97

56 望月信亨:《佛教經典シ成立史論》,頁493~508

57 杜斗城:《敦煌本佛說十王經校錄研究》,頁233

58大正100,頁1055下。

59轉引自演培:〈弘一律師對地藏菩薩的禮讚〉(收入藍吉富編,《地藏菩薩聖德新編》,迦陵出版社,1995.8),頁97

60 大正49,頁106下。

61真鍋廣濟:《地藏菩薩ソ研究》,頁104

62同註59

63 大正13,頁781上。

64參見《中國佛教經籍》之「楞嚴經」詞條,周叔迦撰,收入《中國佛教》第三輯,頁84

65 望月信亨:《佛教經典シ成立史論》,頁508

66參見拙著:《敦煌禮懺文研究》,頁30

67同前註,頁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