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研究與修持」的四化(下)

              游芬芳

——以現代化、學術化、國際化、生活化為考察中心

本文榮獲楊管北居士獎學金

 

肆、佛學研究與修持的「國際化」

由於近年來佛教的普及,並提倡人間性、國際化,學佛的信眾已包含五大洲各種膚色的民族,佛教的弘法方式也因應時代弘傳的需要,逐漸多元化、國際化,且弘揚佛法已成為專業的工作。

一、「留學文化」的「國際化」方式

由前文所述之現代化、學術化,我們可以發現目前的臺灣佛教,相對於日本佛教、歐美佛教,樂觀的看法:則有如傅偉勳先生所說的「似乎有無限發展的可能性」Z,因為,吾人有他國先進的典範可資學習:

(一) 借鑑「日本留學文化的模式」

應稍退一步,冷靜地自我反思,如何面對本土佛教仍存在著的弱點或缺點,儘早設法予以改正,俾便它能進一步自我創新。……一百多年來日本佛教改善佛學研究環境的成功前例,對於我們的本土佛教未來發展,可為借鑑,也讓我們深深了解到留學文化的必要性。[

因為明治維新後不久,日本謀求佛教的現代化(modernization),派遣一批留學僧與佛教學者(如高楠順次郎、木村泰賢等)到英、德、法等國,學習語言學等,並結合種種嚴密學術訓練的西方研究學術的優點。之後,這批人於各大學培養人才,直至中村元等今日佛學研究者之後,已無須再遣弟子留學各國,反而現在已有潛力,去吸收歐美學府優秀青年遠赴日本學習了。

(二)借鑑「美國佛學研究文化的模式」

美國各大學的佛學研究有兩大趨向:

1.模仿日本佛教研究傳統的基本優點:此學派教授早年所受係基本傳統訓練,他們多半會強調巴利文、梵文、藏文等經典佛教語文的學習,亦包括漢文、日文、法文、德文等現代學術語言的修學,再加上文獻學、科學實證法等的訓練,佛學研究生因而能培養出扎實的治學功夫。如果必修五門以上的語文,研究生從入學到博士論文的完成,多半需要十年的時間。

2.第二趨向:不太強調多門語言、文獻學等傳統基本訓練,卻強調傳統經論的現代義理詮釋與批判考察;如女性主義、環保、醫療倫理、生死學、宗教世俗化運動等現代化課題、比較宗教學、宗教對談、佛教與西方思潮、與人文社會科學的「科際整合」等,屬於「後傳統的(post-traditional)」或「後現代的(post-modern)」學術研究。

要綜合此兩大趨勢非常不容易,觀察日本學術傳統,東京大學偏於第一趨向,而京都學派影響很深的京都大學則偏重第二趨向;故容易造成排斥的現象。由以上考察,傅氏指出:

如果我們不善自發奮圖強,早日改善我們的佛學研究環境,則美國佛教遲早會取代我們的佛教,而美國的佛教學術水平恐怕也終會超過日本。

另一方面,也指出:

以我國目前未達國際水平的研究環境而言,此後二十年左右的留學文化還是很必要而迫切的。\

二、建議:佛教國際視野的計畫

(一)國際學術交流。

(二)舉辦國際佛教會議。

(三)規畫「海外文化研習團」。

(四)國際佛教研究交換研究人員。

(五)敦聘國際著名教授蒞臨教學指導、演講。

(六)成立國際性的佛教研究機構。

(七)國際性的佛教研究、教育發展:研究人員互訪、出版刊物交換、締結姐妹學校、海外建校、海外授課。

(八)佛教教育國際化、佛學學術國際化。

(九)國際禪修教育、國際弘化中心。

(十)努力提昇全球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

主要由歐洲發展出來的多元化語言學、文獻學、科際整合,以及日本研究中國佛學歷史考證學風等趨勢,未來在國內佛學界「國際化」的角色扮演,將具有不可輕忽的力量!

伍、佛學研究與修持的「生活化」

一、「人間佛教」的生活化

近年來佛教提倡積極而又入世的「人間佛教」,如何能達到「身入世、心出世」呢?

佛教是世界性宗教,是依於法界性而開展的世俗宗教。佛教主張出離人間而又回到人間,因此,佛教成為世俗性很深、救世性很強的宗教。佛教的世俗人格觀積極而明顯,其世俗性特徵都在「人間道菩薩行」中。]

佛教畢竟不是一種學問,而是一種宗教、一種生活的態度。吾人應該關心的不只是智慧的「佛學學術」建立,而是要把學術與宗教信仰的生活層面水乳融合,否則只在研究室裡「緣起無我」,出了研究室則「處處大我」。若吾人研究釋迦的生活與本懷,而不能在現實生活中表現一些慈悲、寬柔,則「學術」與「生活」處處脫節,那麼這樣的學術價值對研究者是高級的浪費!

吳汝鈞先生就日本與西方佛學研究者的此項詬病,曾提出警語:

不少日本與西方的佛學專家,在某一方面是學術權威,但在實際生活上卻是一平凡人,並無佛的味道。則其在學術上的成就,是否能保證對佛學的真正了解?這是可疑的。^

佛法八萬四千法門,最重要的是去修持,若只重研究不重修行,是不能自利利他,造福社會眾生的。

二、「實修、實證」的生活化

為因應學術資產的累積落入概念化以後,致使佛法不再是生活的智慧,而僅是思辨的知識時,我們應注意:佛學學術是雙刃鋒刀,以學術的客觀思辨,可以釐清吾人思惟佛法的盲點;另一方面,學術心態的偏差,亦可導致吾人錯謬的觀點_

(一)只是為學術而學術、為研究而研究,並不能帶給自己或社會生活任何正面意義,或甚至產生反面效果。

(二)強調客觀的學術論點,卻隱含作者的偏見,用以攻擊佛教(例如佛學研究者龔天民、杜爾未`即隱藏異教徒偏見,卻以佛教的論點批判佛教)。這些都是研究佛教的學者,未能瞭解佛教的真實意趣,無法運用佛教智慧於日常生活,更遑論能活用於修持中了!

(三)忽略歷史、思想背景與實際修行的研究,極易造成錯謬的批判(例如佛使比丘Buddhadasa  Bhikkhu的《生活中的緣起》,批判《清淨道論》佛音論師Buddhaghosa將「十二緣起」以「輪迴說」來解釋,且認為印度佛教滅亡的真正原因是「輪迴說」)。a他這樣的論點,依筆者個人的想法,正是楊郁文先生〈緣起的『此緣性(idappaccayata)』〉b所指的:

許多學者,僅僅以聞、思,而不經修、證,無法體會;以為自語相違、思想矛盾、教說相異等等世俗空談、妄斷。……佛世乃至佛後,外道異學有「輪迴轉生思想」,佛陀聖弟子乃至世俗內凡、外凡人士,亦有「輪迴轉生思想」;同樣相信因果、業報、輪迴轉世,而理解有所不同。外道異學及佛教內的凡夫,所信的是「具有常見、我見的輪迴轉生思想」:然而,法眼現觀緣起的賢聖弟子是「無常、無我的輪迴轉生思想」。a

由此可見,佛學研究除了「聞、思」的精進外,尚須具備「生活化」的「修、證」功夫,始能達成印老所指「以佛法研究佛法」的「以『三法印』來研究」。此種觀念,除了減少吾人對真實佛法錯謬的見解外,甚為重要的是它可以用來截然畫分:此研究者是「佛學研究者」,或是佛學「宗教家」。是故吾人對用「生活化」的「修持」以「研究佛法」,是不可隨意輕忽的!

陸、結語

由前面各章節的陳述,無論「佛學研究」或「佛法修持」皆是重要的,而且是可以相輔相成、並不衝突的。當吾人對「佛學研究」與「修持」要有所精進與突破時,則必須仰賴瞭解各先進國家的情況,進而效法其先進的「現代化」、「學術化」、「國際化」與「生活化」;然而要取其「菁華」去其「糟粕」,則必須「以佛法研究佛法」,努力於「聞、思」的精進與「修、證」的功夫,成就吾人擔當一位優秀的佛教「宗教家」,而不光是「佛教研究者」而已!

如果國內每位青年佛學者皆有這樣的體認,總有一天,吾人的成就會遠超過日本的佛學成果,這將是指日可待的,筆者也殷切期望這天能夠早日到來!

參考文獻與資料

宋楚瑜《如何寫學術論文》,三民書局,臺北,1983。

藍吉富編《中華佛教百科全書》,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臺南,1994。

釋印順《以佛法研究佛法》,正聞出版社,臺北,1988九版。

釋聖嚴《基督教之研究》,東初出版社,臺北1993。

釋惠敏〈佛學研究的浪漫與現實〉收錄於《人生雜誌》一六二期,東初出版社,臺北,1996。

釋昭慧《如是我思》,東初出版社,臺北,1990。

佛使比丘《生活中的緣起》,香光書鄉出版社,嘉義市,1995。

釋繼坤〈為道與為學的融合〉收錄於《人生雜誌》一六二期,東初出版社,臺北,1995。

吳汝鈞〈日本及歐美之佛學研究點滴〉收錄於《一九七七年佛學研究論文集》,佛光出版社,高雄,1995。《佛學研究方法論》,學生出版社,臺北,1983。

平川彰等著、許明銀譯《佛學研究入門》,法爾出版社,臺北,1983。

傅偉勳《從創造的詮釋學到大乘佛學》,東大圖書公司,臺北,1995。〈留學文化的必要〉收錄於《普門雜誌》一九一期,普門雜誌社,臺北,1990。

  〈宗教的對話•寬廣的心——專訪政治大學宗教研究中心〉,收錄於《人生雜誌》175期,東初出版社,臺北,1994。

姚嘉為《中研院院士「鄭洪」的學術與生活》,聯合報,臺北,1998。

蔡瑞霖《論宗教人格的世俗性——以「人間道菩薩行」為例》,香光書鄉出版社,嘉義市,1998。

江敏甄〈日本、歐美的佛教教育〉,收錄於《人生雜誌》一四五期,東初出版社,臺北,1998。

稻津紀三《人間佛教學シウサソ世親唯識說ソ根本的研究》,三寶株式會社,東京,1989。

Murti , T.R.V.

The Central Philosophy of Buddhism, London, Gerge Allen and Unwin Ltd Press, 1960.

Cabezzon J. I.

Buddhist Studies as a Discipline and the Role of Theory, Th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Studies. Vol.18, No.2,1995.

Lancester Lewis R.

The Editing of Buddhist Texts, Buddist Thought and Asian Civilization ed. (California : Kawamura Leslie S. & Scott Keith Dharma Publishing)1981.

楊郁文〈緣起的『此緣性(idappaccayata)』〉,《中華佛學學報》第九期,中華佛學研究所發行,臺北,1996。

萬金川〈「俱舍論•世間品」所記有關「緣起」一詞的詞義對論〉,收錄於《佛學研究中心學報》第一期,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佛學研究中心印行,臺北,1996。

 

A冉雲華先生:「在起步階段,『為道』與『為學』是必須分開,因為它是一種學問與方法的學習,如此才能作出客觀理性兼純學術的研究論點。然而在最高層次上,兩者是圓融的結合為一體。」詳見:釋繼坤〈為道與為學的融合〉收錄於:《人生雜誌》一六二期,p.43,東初出版社,臺北,1994。

B筆者筆記於八十七年三月四日,中華佛學研究所「創辦人時間」:聖嚴法師,勖勉同學開示說:「要立志做一位『宗教家』,而不只是『佛學研究者』。但是一位優秀的『宗教家』必須有良好的學術背景。」筆者心領神會,頗有所感,特記錄於此文,供養有緣眾。

C釋印順《以佛法研究佛法》,p.1,正聞出版社,臺北,1988,九版。

D釋印順(前揭書),p.13-4,正聞出版社,臺北,1988,九版。

ET.R.V. Murti, The Central Philosophy of Buddhism,  London, Gerge Allen and Unwin Ltd Press,1960,p.221--2。

F此文惠敏法師講於八十五年四月二十一日,目前整篇講稿已整理成〈佛學研究的浪漫與現實〉,收錄於:《人生雜誌》一六二期,pp.54 -7,東初出版社,臺北,1996。

G吳汝鈞〈日本及歐美之佛學研究點滴〉,收錄於《一九七七年佛學研究論文集》p.276,佛光出版社,高雄,1995。

H請參考吳汝鈞〈日本及歐美之佛學研究點滴〉,收錄於《一九七七年佛學研究論文集》p.278,佛光出版社,高雄,1995。

I見吳汝鈞《佛學研究方法論》p.ix,學生出版社,臺北,1983。

J筆者以重點方式整理、摘錄自吳汝鈞〈日本及歐美之佛學研究點滴〉收錄於《一九七七年佛學研究論文集》,pp.326-8,佛光出版社,高雄,1995。

K見平川彰等著、許明銀譯〈總論——佛教研究的指南〉,收錄於《佛學研究入門》p.43,法爾出版社,臺北,1990。

L請參考:傅偉勳〈關於佛教研究的方法論與破切課題〉,收錄於《從創造的詮釋學到大乘佛學》,東大圖書公司,臺北,1990。

M摘錄、整理參考傅偉勳〈關於佛教研究的方法論與破切課題〉,收錄於《從創造的詮釋學到大乘佛學》,pp.345-7,東大圖書公司,臺北,1990。

N江敏甄〈日本、歐美的佛教教育〉一文指出:「近百年來林立的佛教系所與佛教大學,為日本養成了一批批優秀的佛學青年學者;相較於日本學術與弘法兼重的面型發展,歐美佛學著重於學術的探討、解析,屬於點、線型的發展。」、「惠敏法師分析,日本目前的『佛教興辦大學』大致可分為二個方向:一是利用現有的大學成立佛學相關科系或研究所,由佛教界出資並提供人才。另一是以各宗派組織的力量創立綜合性大學,培養佛學及一般學科之人才。」見《人生雜誌》一四五期pp.30 -2,東初出版社,臺北,1995。

OJ.I.Cabezzon Buddhist Studies as a Discipline and the Role of Theory” p.265,Th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Studies. Vol.18,No.2,1995.

P見鄭瑄〈宗教的對話•寬廣的心——專訪政治大學宗教研究中心〉收錄於《人生雜誌》第175期p.44,東初出版社。

Q請參考傅偉勳〈論科際整合的探索理念及其具體實現〉,收錄於《從創造的詮釋學到大乘佛學》p.59,東大圖書公司,臺北,1990。

RLewis R. Lancester  The Editing of Buddhist Texts  Buddist Thought and Asian Civilization ed. (California:Kawamura Leslie S. & Scott Keith Dharma Publishing)1981,pp.145--50.

S詳見稻津紀三《人間佛教學シウサソ世親唯識說ソ根本的研究》p.2,三寶株式會社,東京,昭和六十三年增補新版。

T詳見萬金川先生〈「俱舍論•世間品」所記有關「緣起」一詞的詞義對論〉,收錄於《佛學研究中心學報》第一期p.29,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佛學研究中心印行,臺北,1996。

U釋昭慧〈現代佛學研究路向之省思〉,收錄於《如是我思》p.98,東初出版社,臺北,1990二版。

V見藍吉富主編《中華佛教百科全書》p.2333b,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臺南,1994。

W見藍吉富主編《中華佛教百科全書》p.2337a,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臺南,1994。

X見宋楚瑜《如何寫學術論文》p.2,三民書局印行,臺北,1983修訂初版。

Y筆者參考摘錄自姚家為《中研院院士「鄭洪」的學術與生活》,聯合報,87.1.24。

Z參閱傅偉勳〈留學文化的必要〉,收錄於《普門雜誌》一九一期PP.136,普門雜誌社,臺北,1995。

[參考傅偉勳〈留學文化的必要〉,收錄於《普門雜誌》一九一期PP.136-7,普門雜誌社,臺北,1995。

\係摘錄整理傅偉勳〈留學文化的必要〉,收錄於《普門雜誌》一九一期PP.138-9,普門雜誌社,臺北,1995。

]蔡瑞霖《論宗教人格的世俗性——以「人間道菩薩行」為例》p.16,香光書鄉出版社,嘉義市,1995。

^吳汝鈞〈日本及歐美之佛學研究點滴〉,收錄於《一九七七年佛學研究論文集》pp.278-9,佛光出版社,高雄,1995。

_釋昭慧《如是我思》「現代佛學研究路向之省思」,pp.94-101,正聞出版社,臺北,1988,九版。

`釋聖嚴《基督教之研究》,pp.22-63,東初出版社,臺北,1993。

a但筆者認為:佛音論師為係生於五世紀中葉印度,在當時佛教的「輪迴說」已成定形,佛音係以那時的「世俗」背景解說「十二緣起」,以達「清淨解脫」的目的。(筆者再加註:「佛教在印度衰滅的原因」需以錯綜複雜的「緣起法」來觀察,不見得單一「輪迴說」的因素可以說得通。但,對於佛使比丘護教心切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詳細內容見:佛使比丘《生活中的緣起》p.94 -5 ,香光書鄉出版社,嘉義市,1995。

b見楊郁文〈緣起的『此緣性(idappaccayata)』〉,收錄於《中華佛學學報》第九期p.10,中華佛學研究所發行,臺北,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