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世音菩薩修持方法及證悟過程(下)           ◎宏 德

  云:

「空覺極圓,空所空滅。」

「空」謂仍舊用功到「覺所覺」覺到空之境界。「覺」謂能空「覺所覺覺到空」之空智,由此空智,而空彼能覺所覺,若妄覺未空盡,空覺未極圓時,空覺性上有未極圓之空相在,亦有知未極圓之空心在;此宛然有能空心生,即是八識中第七識種子,名為生滅根元,處在行陰區宇中,是為能空與所空,二俱宛在,若住此空,吝惜空理,不肯放捨,即是愛理之法愛,還要入流照性,加功用行,參究能空依靠誰?究而極之,則空相滅,知空相之心亦滅,空覺高極圓滿時,稱「空覺極圓,空所空滅」。即解空結,破行陰,超眾生濁。

意識滅,五根對塵,洞然照了,不起分別,故觀諸山河大地,猶如明鏡照物,應物而現,亳無分別,而不黏於心,唯一精明真心,此想陰盡,生滅法之根元體性「行陰」從此披露,得見十方十二類眾生之生滅,畢竟克盡其類,為六色根和五塵境依正二報之究竟轉變之開關,以幽深隱微之習氣生滅為行陰根本。如定中人不免爪生髮長,仍是清擾細遷,故知盡生而不盡滅,仍在行陰邊際,而一切滅定,都不是究竟。今由反聞定力,使幽深隱微妄想的第七識種子習氣,都不再擾動,如波瀾滅,化為澄水,而歸於元澄湛寂之第八識,則生死因盡,眾生生死果滅。

行陰魔境詳見《楞嚴經》所述。行人皆已得正知,凝明正心,但餘迷未盡,執著生滅之元的行陰為勝性,故起計度,亡失本修,並不知行陰盡後,還有識陰,識陰盡後,才是不擾不動之真如;故於其能觀八萬劫眾生事之悟境起迷執,落入斷見、常見,或亦斷見亦常見,或執有執空等狂解邪見,以為是涅槃,認妄為真,惑菩提性;或證六欲天、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境界,卻妄計為常、樂、我、淨之涅槃,而成各種外道同類。皆由行人於行陰上用心計度,由自心邪思惟而墮自心之魔,非由受先外道之教所致,自作深孽,未證言證,自言登聖,即成大妄語,墮無間獄。故行人不許於行陰上用心求得,或有所得,亦不以為究竟。狂心若歇,歇即菩提,不起妄計,則可以銷息邪見。心魔不起,一味精研,無諸障礙,直趨無上之道。

  云:

「生滅既滅,寂滅現前。」

行人始終不起狂解,常住圓定,繼續用功到能空和所空都滅了,滅境現前,宛爾有個能滅心,即是第八識,然此乃是對生言滅,仍是相對的滅,滅非真滅,正是識陰區域,非有非無而體性空寂,迷背真性,故還要再追能滅者是誰?一直追到生滅之「滅結」也滅下去,超然於「生滅既滅」不生不滅的佛性出現了,叫「寂滅現前」。

當行陰盡,識陰顯露,內既無能入之根,外無所入之塵,根塵脫節,內外湛明,故能深達十方世界,十二類生各自受命之根本元由。業因已銷,業果不召之時,若能再加用功,止觀並進,運用金剛智力,銷鎔六根之門,令合於唯一圓融清淨寶覺,則耳、鼻、舌、身、意都能見物,開則六根互通於鄰根,眼能見色,且能聞聲、嗅、嘗、觸、覺知,互用清淨;十方世界及與身心,蕩然不復更有,全是自己心光,如吠琉璃,內外明徹,山河大地應念化成無上知覺,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之相滅,名識陰盡,是人則能超越命濁,圓滿菩提,歸無所得。禪宗六祖惠能開示志誠說:「要到實在沒有一法可得的境界,才能在自性上隨順建立萬法。已經見性的人要建立『佛身』、『菩提』、『涅槃』、『解脫知見』等佛法名稱也可以,不立也可以。生死去來,自由自在,無所滯礙,當用之時隨緣作用,當說之時隨緣應答;普現一切化身而所作所答不離自性,就得『自在神通』和『遊戲人間』了,這就叫作見性。」

識陰魔境詳究《楞嚴經》。當善男子的識之影相(色陰)、識領受(受陰)、識想(想陰)、識行(行陰)已盡,還成識之本相。如水起波,波滅還成靜水,離諸作用,靜而不動,但紛擾之相尚在,此時能令此身合六根為一根之用,開一根為六根之用,也和十方、十二類生,通一見聞覺知,而現各種境界,生起執心,成諸外道種。

例如:於此識陰妄立真常,堪可依住,遂執此識成所歸之果。如人夢見拾得金寶,歸於家中,所得所歸,皆非真實,違遠圓通,背涅槃城,使佛子反生外道,斷佛種,可不悲哉!或者忘身觀識,以識心為自體,計我能生盡虛空界,十二種類所有眾生,故生大慢天,成我遍圓種。須知佛說一切法從因緣生,正顯生即無生。如因水生波,豈真有波從水生乎?波即是水,水即是波,本無因,亦無所因,於一水體上見因所因,非妄見而何耶?而佛說萬法唯識,正明無他心外之法,若計能生他法,即顛倒妄執。或者謂識有知,而一切法,由知變起,因計知體,圓遍諸法,遂執草木為人,人死還成十方草樹,執一切有情無情,皆有知覺,背涅槃城,生倒知種。須知佛說山河化為無上知覺,是指有情無情本惟一心之見、相二分,迷時妄見無情,不通知覺,大悟時復歸一心,則通一知覺,更無外物。

不是說無情草木和有情一樣有心識,會互為輪迴。而世間有依草附樹以顯靈異者,是能依能附之精靈有知,不是無情之草木有知。

或者執地、水、火、風四大為真常,能生聖凡因果;或者以虛無寂靜之心,成就灰身滅智;或者執著本命元神之識陰,而妄想延長壽命;或者貪愛珍寶美女,恣情縱欲,生天魔種;或者居滅諦涅槃之樂,自謂所作已辦,生死已了,更不進求大乘菩薩道,沈空滯寂,成定性聲聞;或者成就獨覺湛寂之無師智果,及緣覺明達諸法之無生智果,立為涅槃,不知更求真如不動,寂滅場地,及性海圓融,緣起無礙,故雖有三明六通之妙用,但得意生身,未能起應化身,一為無量,普化群生,名之為不化圓種。

以上依佛說識陰魔境前七種而言,因皆從有相生執,而相會遷移變化,故報盡復受輪迴。後二種定性聲聞、緣覺著空,空相常住,功業不虧,故不再受分段生死,但尚有變易生死未破,故不能成佛。

若行人於識陰上,不起心動念,任他識陰變現,隨現隨滅,則不成狂,可以直趣無上菩提,歸無所得。奈何眾生於無量劫來,習慣好善惡惡,厭故喜新,而迷自心,故識陰剝落,所現新相,不知不覺,自生愛著;而不會思考「現境雖好,終不究竟」,只以隨自心所好,為修習畢功,功德圓滿,而自休息,將以此投機之境,為畢竟歸家安寧之地,乃成邪業,且不但得之於心,而又發之於言說,「滿足無上菩提」,而成大妄語,先受邪業之報,故墮邪魔外道,後受大妄語報,故墮無間地獄。

  云:

「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十方圓明,獲二殊勝:一者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

忽然超越之下文,皆稱全體所起之大用也。斷惑雖經無量劫,見性只在一念間,故曰「忽然超越」。以世出世法俱解脫,破凡夫我執而超越世間,破三乘法執而超越出世間,行人入三摩地,我法雙空,俱空亦復不生,故得「超越世出世間」。此時十方世界所有諸法,都是行人自性光明,一切如來所證圓滿清淨、微妙光明本心,都在一念心中,稱為「十方圓明」。於此斷惑證真間,獲得二種殊勝,位次等覺菩薩,往上則與諸佛相合,往下則與眾生相合,顯利他之德。本覺妙心,生佛體同,本無差別;因眾生迷而不覺,非失成失;菩薩修德有功,破五陰,解六結,證本覺,非獲而獲。因為「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故能興慈運悲,拔苦與樂,現三十二應身,十四無畏,入俗利生。眾生迷此本覺妙心,造業流轉,不能自拔,唯有仰求菩薩慈悲加被;而菩薩證此本妙心,正是眾生所迷,眾生是菩薩心中之眾生,菩薩是眾生心中之菩薩,眾生之悲傷苦惱,亦是菩薩之悲傷苦惱,故曰「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

禪宗不立階級,一念頓悟,智齊諸佛,位同等覺,故說「一超直入如來地」,謂之大徹悟。修行的人經多年來的辛苦,作深徹身骨的艱苦修習,領悟到始覺同於本覺(本來清淨不受一塵,卻也不捨一法)後,再「返本還源」來觀照往日的心行,都是坐在水月道場修持空華萬行,見性之人面對柳綠花紅的景物,直下若盲聾,全無動於心;並且都是不用聾盲而當處解脫聲色之惑的人,他們在聲色上直下體證的是聲色現成無作妙用的絕妙禪機。而坐在百尺竿頭上見向上風光的人,必須再進一步,而這一步不是往竿頭上跨一步,而是「從真出假,竿頭向下平地落草」,這樣才有向上向下合成一體的海闊天空、自由自在之天地,稱「十方世界現全身」也。

反聞聞自性,乃十方三世諸佛開悟心地得無上道之法門。識陰若盡,行人現前從諸根互用中,能入菩薩金剛乾慧,圓明精心,於中發化,一切眾生全是自心所具,雖度眾生而無眾生可度,修無所修,證無所證,直行金剛十地,入於如來妙莊嚴海,圓滿菩提,歸無所得,亦無所失,不增不減,即一切事究竟堅固,稱「首楞嚴王禪那妙定」。文殊菩薩讚此耳根圓通法門,和娑婆世界的眾生根機最相契合,即「消我億劫顛倒想,不歷僧祇獲法身,願今得果成寶王,還度如是琩F眾……」也。

頓悟諸法,當處成佛,無來無去,故無階級,不立位次,猶如千年暗室,一火頓消。凡舉一足,動一步,便有來有去,即落階級,雖利刀迅速一截千張,但不廢諸位,仍有遲速,故不得稱「頓超」。古人說:「了即業障本來空,未了應須還宿債。」頓悟已後,惑業俱空,故無法可修;五陰乘悟併銷,色心俱空,有何心可修,有何理可證?但頓悟已後,即成佛嗎?不是的;頓悟者雖有無始積習,不假修持,隨緣而了,若起心修除,即又造生死之因;古德云:「修證則不無,不墮悄然機,染污則不得,更不假修持。」故知修證乃迷者之言,漸教之事,如前述五陰魔事,皆因起心修證而遭遇,豈有五陰盡後,更起修證之妄心呢?故頓悟後,不但不起心修證,乃至不修不證之心亦不起,稱「絕學無為閑道人」,一悟一切悟,一證一切證也。若在頓教上說有位次無位次,有修證無修證,皆妄生分別也。

禪者的遊化生活,所表現的是無位真人的自然無造作之化世利生境涯。以大慈悲心行大乘菩薩的行願,不顧聖者的丰采而灰頭土面的去行利他之行,和光同塵的將自己亳無隱藏的投入萬境中,雖然為利生而提瓢入市,但行在途中卻不離家舍;雖然為自利而策杖還家,但其心在家舍卻不離途中。不顯異惑眾,不用神通力,直下就能使枯木有開花的活力,使自他都生活在身心脫落的莊嚴佛智之境地。

 

過去諸佛,修止觀時,於定境中,以妙覺分明辨析定境中微細魔事。今釋迦佛慈悲開示五陰魔境,令聽聞者記之於心,當修行時,魔境現前,若能識知,不住不著,則心垢自除,不落邪見。行者以止觀,洞悉魔境,不生住著,則天魔外道,悉被摧碎;大力鬼神,亦喪魄逃逝,其餘魑魅魍魎,諸小鬼等,自當不復更出。如是內外魔銷,可超越諸位,直入無上菩提。而於諸位功德,圓滿具足,無所乏少。縱然是下劣根性,不肯增進向上之二乘,至此亦能回小向大,於諸佛所證大涅槃果,不再迷悶,而發心進取。

今日末法時代,根性愚昧暗鈍之眾生,好樂修禪定,又不能辨別定中種種差別魔事,難免被魔所惑,墮於邪魔,同於外道。故應勸彼等,一心持誦《大佛頂首楞嚴經》;若識淺不能讀誦,或因修定無暇讀誦,則書寫此咒,懸於禪堂,或帶身上;因此咒總一切法,持無量義,所在之處,皆有金剛藏王菩薩種族,並其眷屬,晝夜隨侍,故一切諸魔所不能動。大眾應當恭敬、欽崇十方如來究竟修證之勝妙法門。以此法門,自行化他,令未聞者聞,未知者知,此是十方如來,憐愍救度末法眾生的反覆叮嚀,無令斷絕,以報佛恩於萬分之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