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上)

釋聖嚴

中國佛教
第26卷第五期(1982.02)
頁3-10

©1982 中國佛教社
臺北市


民國七十年九月二十日由中國宗教哲學研究社學術演講會邀請講於淡江大學中正紀念堂

 

 

頁3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上)

中國佛教第26卷第五期(1982.02)

諸位法師、諸位居士、諸位先生和女士:

  首先,謝謝宗教哲學研究社的李理事長王階先生的介紹,也謝謝他給我第二次機會,而對於諸位冒著颱風天氣的傾盆大雨前來聽講,更使我衷心感激。這次的講題是: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是我自擬的;不比三年前的講題「從佛教的觀點談科學」,是由李長者出題,使我有接受考試的經驗。今天是將我研究宗教的一點心得向諸位報告,並請名家指教。

  雖然我有佛教僧侶的身份,多年來除了佛教,對其他的宗教,我一向抱著尊敬與同情的態度。每一位教徒認為自己的宗教是最好的、最高的,這種心態是可以理解的,也算是正常的。任何宗教都有其優點和特長,若站在各自的立場,以不友善的態度,甚至一知半解斷章取義地批判其他宗教,這種態度就太狹隘了。這個世間已經充滿著紛爭磨擦,國家與國家之間有軍事政治等利害關係的磨擦;民族與民族之間,有種族歧視的磨擦;各人的思想與思想

 

 

頁4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上)

中國佛教第26卷第五期(1982.02)

之間有不同見解的磨擦;如果宗教與宗教之間也因有神魔內外之分彼此磨擦而削滅了利世濟人的力量,這是非常可惜、極其不幸的事。佛教有一句話:「心包太虛」,所以如何使得彼此含容,匯集不同宗教的力量,為造福世界而努力,應是我們宗教界的責任與目標。基於這點,對於宗教學術講座的內涵與精神,我們有無限的敬意。現在,就這個題目,分做三大主題:(一)宗教、(二)宗教行為、(三)宗教現象。分別為各位講述。

一)宗教

  西方原本是屬於基督教文明的社會,由於科學技術的昌明,近世以來,在西方人喊出了一句「上帝已經死了」的口號之後,可喜的是宗教不再能箝制其他學術、其他思想的自由發展,而帶來了科技文明的突飛猛進。但更令人憂慮的是過份重視物質文明,摧毀了人類的精神生活,造成目前所見的西方世界,倫理道德的頹廢,父母子女之間缺少孝道的倫理觀念,夫妻除了兩性的結合,沒有恩、義之情,將一切的人際關係乃至國際關係,建立於「實際效益」的功利觀念上,只有利害,沒有道義,這是非常不幸、非常可悲的現象。

  不可否認,宗教充實了人類的精神生活,宗教包涵的內容,遍及人類心靈和智慧的領域,超過了物質的現象世界和知識的觀念世界。因此,宗教有不合乎科學的地方,也無法全部合乎科學。其實不一定是宗教不合科學,而是科學技術尚無法透入宗教的核心。西方的一些知識份子,基於科學的認知,將他們的神及上帝與教會聖經分開,神或上帝不一定是聖經或教會裡的神或上帝,但他們相信上帝仍然有的,而且也需要上帝,因此他們轉向東方,探討東方的宗教與哲學。今天,我能在美國弘揚中國的佛教,實源於西方人一邊對原有的基督教起了理性的反省,一邊仍在追求精神生活的寄託之處。

  東方的宗教信仰在西方社會中受到歡迎是好現象,在歐美各國的諸大學內也普遍設有宗教院系或課程,除了基督教的傳經之外。包括中國的儒家、道家、佛教,及印度的幾個教派,是他們研究的主要對象,特別對於佛教,研究的風氣最濃。最初將佛教介紹到西方去的是西方人,繼之而去的是日本、錫蘭、緬甸,中國人向西方社會介紹佛教僅是最近幾十年的事。宗教在西方漸受重視,會有重振、復興的機運,可能走向所有宗教兼容並蓄、融合為一的路,祇是由於各宗教對於本體論及現象論所持的觀點逈異,要達到萬教歸一的目的,尚須假以時日,這是艱難的,但這確是值得努力的事。最近國內教育部與內政部,考慮將宗教教育納入正軌的學制之內,這是適應世界潮流,值得鼓勵的事。

  中國自民國八年的五四運動以來,破除迷信及廢棄舊道德的餘波仍在,一談到宗教就斥為迷信的人,到處可以見到。他們是唯物論者,對於無法由物理現象的觀察分析而得的任何事物,都認為是迷信。也許他們不承認是唯物論者,更且他們對「唯物論」根本未曾認清,也談不上承不承認,但他們對於精神界或靈的世界所持的態度,確與

 

 

頁5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上)

中國佛教第26卷第五期(1982.02)

唯物論者相類似。這種唯物思想,佛世時的印度即有,中國先秦時代也有。他們代表一部份人類的意見。卻不能永遠支配這世界,而在近世以來,唯物論的共產邪說太過猖狂,以致威脅危害了數十億人類生命生活的安全與安寧,因此需要提倡宗教的信仰及精神生活。凡是有原因而且有益於人類身心及社會國家的宗教,均值得信。信可分為證信、解信和仰信,科學的屬於分析性的證信,宗教的則有內在經驗及靈蹟感受的證信。接受知識理論的影響及說服者,稱為解信。不由親自體驗,亦不須理論的邏輯作媒介,以為相信先知先覺者的啟示,以及神佛的不思議力量,乃是天經地義的當然之事者,便是仰信。宗教徒中的多半數即屬於仰信,既為仰信,便不得要求用物理分析的方式來說明。因此,孫中山先生有「知難行易」的學說,鼓勵人們先以仰信的態度來實踐先知先覺者的啟示。事實上,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就多少帶有若干迷信的色彩,日行而不知者,比比皆是,例如:知道一碗米飯有多少熱能的人有幾?對絕對多數的人而言,吃飯也是迷信的行為。如果一觸及宗教問題,沒有加以探討和了解,就持排斥的心理,這是非理性的,也是太偏激旳心態。

  現在,就宗教這個主題,分作五個項目來講:

一、原始宗教

  自有人類便需要宗教,宗教本是一種現實的利益與經驗,不需要理由。任何高級的宗教,一開始均和原始的宗教相接近,原始宗教只有宗教行為和宗教現象,沒有理論的基礎與哲學的背景。宗教有體系、邏輯思想和理論觀念作為背景,大約在第二代、第三代後來的人加以安立的。原始宗教的崇拜有三:

  (1)圖騰崇拜

  圖騰是原始民族的偶像崇拜,他們以和他們的生活及生存有密切關係的某一種自然物─動物或植物─作為特定的崇拜對象。他們相信被用作圖騰的某種物,具有保護作用,或著是自信其祖先源出於某種動物。如中國人的十二種生肖均為動物,就是屬於圖騰崇拜的陳迹。圖騰崇拜的近世遺跡,仍盛行於北美的印第安人及澳洲的土人中。

  (2)祖神崇拜

  相信自己的祖先源出於某種動物的圖騰崇拜,也是祖神崇拜的一種。

  其次是指特定的神的祖神崇拜,這特定的神,為其民族發源的第一祖先。如日本神道教的天照大神,甚至基督教的耶和華,是創造人類的祖先,是最高的神,稱之為「父」、「上帝」,也是屬於祖神崇拜的類型。

  第三種是特定的人的祖神崇拜。如中國人自稱是炎黃子孫祭祀黃帝軒轅氏。成立不久的軒轅教雖不是原始宗教,卻是由祖神崇拜發展而來的。這特定的人,有的是民族英雄、忠臣義士、孝子節婦、如中國民間崇拜的關公、岳武穆、華陀、媽祖、保生大帝等,每一宗族、甚至每一行業都有其祖神崇拜。

  第四是特定妁人體器官,例如崇拜生殖器,以男女生殖器,象徵天父及地母,為人類所由來,此為祖神崇拜的

 

頁6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上)

中國佛教第26卷第五期(1982.02)

另一型。

  (3)自然崇拜

  自然崇拜有四種:地、水、火、風。

  人類依地而居,大地能夠生養萬物,感激禮拜,漸漸的擬人化、人格化,就產生了中國民間「土地公」的信仰,土地公廟,到處都有。也有人拜石頭,如「泰山石敢當」。張良遇到黃石公的傳說,想係橋下的石頭,給了他啟示,迄今仍有人拜黃石公的。由於某塊石頭在某一時期,有某種的靈蹟,遂成為人們膜拜的對象,這種情形在西藏、日本,乃至美國都有。屬於地的崇拜之中尚有山神及草木神等,例如中國的社稷神,便是樹神及穀神。不是樹本身是神或有奇特的異能,而是有一些如佛經中所說的「依草附木」的精靈,這些精靈,也可稱之為鬼神,依附著某一物體而顯現其能力。講宗教,如果否定這些靈體鬼神的存在,宗教就不能成立。而這些山、石、樹木,不一定每次都靈,也不一定對每一個人都靈,鬼神不在的時候就不靈,對於信得不懇切的人,也不靈。所謂靈驗,是以自已的信心,加上外在靈體力量的感應,才有效用。對於鬼神的觀點,我的立場是承認有鬼神的存在,但不要執著它,不要依賴它,不要和鬼神打交道,所謂「敬鬼神而遠之」,否則鬼神會給你解決若干困難,也會給你帶來困擾;一切災難,均係各自的業力所感,鬼神不能改善命運,因它不能代你償還業報。

  水是生活中不可缺的東西,有時卻河流泛濫成災,或者海水倒灌,威脅生命。既為人們所迫切需要,也是人類所極端畏懼的。其力量操有生殺之權,初民便對水流產生求助的願望,擬人化的水神應運而生,有水之處即有神。例如:海神、江神、河神、川神、溝神,甚至池有池神、井也有井神,這些都是屬於水的崇拜。希腊的神話有河神 Peneus,又有身兼泉神、川神、湖神的 Poseidon、印度的傳說有河川女神 Sarasvati、中國楚辭中有許多水神,天問中的雨神叫萍翳,水神之名尤多,遠遊中的海若、九歌及天問中的河伯,九章中的陽侯等。巴比倫的水神叫 Ea、羅馬的河神叫 Uolturnus

  拜火的信仰,同水一樣源於人類的需要。中國人稱香火綿延,代代相傳。古希腊人以守火為奉祀祖先,所以家有家火、里有里火,有部落之火、邦國之火。印度的火神名叫 Agni。佛陀的大弟子中如迦葉三兄弟,本是拜火的外道。巴比侖的火神叫 Gilbil

  風有風神,印度有暴風神 Maruts,風神 Vāyn。巴比侖的 Adad 是風神及雷雨神。中國的離騷及遠遊的風神名為飛廉及風伯。傳說中的孔明借東風,人們如相信孔明借得到東風,自然也能相信有風神主宰風的行動。人類之中既有所謂「呼風喚雨」的能人,自必也有職司風雨的神了。此外尚有天體的星象崇拜,形成了後世天文科學的發展。

二、有神的宗教

  有神宗教,又可分為四類:

  (1)多神教

  第一種是原始的多神教 是一些有較大神力的神靈,

 

 

頁7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上)

中國佛教第26卷第五期(1982.02)

各自在宇宙的一小部分之中產生若干力量,神與神之間不相繫屬,沒有縱體的組織,也無橫面的彼此聯絡。比如:希腊神話中的諸神,各有所司而互不相屬。台灣的千歲王爺、媽祖、清水祖師、恩主公、濟公等,也是各不相屬的,上面也沒有一個統御諸神的大神。各部落民族的祖神崇拜,各原始部落的保護神及魔神各不相同,往往甲族的保護神,便是乙族的破壞神及魔神。自然崇拜的諸神之間,不相繫屬,沒有關連,便屬於原始多神教的類型。

  第二種是開化的多神教 像文明社會有組織、有隸屬關係一樣,神界也有較高的統御者,如中國的道教,以玉皇大帝或元始天尊統轄諸神,帝王的中央集權大概和此宗教的信仰有關。玉皇大帝下有許多神,太白金星、呂純陽、瑤池金母,傳說中的關老爺掌管南天門;中國人腊月二十三日送竈神上天,向玉皇大帝報告這一家在一年之間的善惡情形,三十夜晚把竈神再請回家裡供養。道教以為各地方有土地公、城隍、龍王等,皆是受統轄於玉皇大帝之下。另有印度的婆羅門教,以梵天為世界最高的創造者,統轄諸神,一切由他所生,由他所化。開化的多神教的神,多半人格化、具有人力量,是人形的神。

  (2)二神教

  有很多宗教,有二神教的特徵,代表光明與黑暗,善與惡的兩面。善神與惡神或魔神,彼此對立與鬥爭。惡神、魔神多半是邪惡、破壞、災害的,好比有流氓就有警察一樣,善神有監督、保護的作用。如波斯的祆教,光明之神永遠和黑暗之神鬥爭,中國有善神及惡神的觀念,但不是特定的,也沒有形成宗教。事實上,一般人無法辨別善神或魔神,魔不一定是青面獠牙、可怕的形相,有時魔是帶著很好看、很斯文、很和善的面具,這好比地痞流氓也有慷概助人的一面,但他們是不能被得罪的,如果得罪他們,你便會受到嚴厲的懲罰。在必要時,他們是不擇手段的。基督教的舊約也有二神教的色彩,自摩西時代到王國時代的猶太教,他們的保護神耶和華兼有善惡兩種性格。至先知時代以後,便將惡的性格,分給了撒旦的名下,耶和華與撒旦─所謂上帝與魔鬼─處於敵對的立場,分別統治著善惡兩個世界。

  (3)一神教

  一神教的信仰,認為宇宙有一個最初的開始,上帝便是開創宇宙萬物的第一因,由祂繁衍滋生,創造一切星辰及地上的萬物。所以這個上帝,必須是獨一無二、至高無上的;是全知全能,可以自由主宰、支配一切的。如基督教的上帝、回教的阿拉、印度教的梵天。一神教的神具有人格化的表徵,有瞋怒、有博愛,與人類的習性相似,有愛瞋之心,便有煩惱,未得解脫。

  (4)泛神教

  泛神教者崇尚天,崇尚自然。他們依其哲學思想而構成宗教信仰,是基於理性的考察而得到情意的寄託。泛神教是人文主義的,以人為本位,注重現實,採取中庸之道,不走極端。他們的「上帝」或「天」是抽象的,沒有人格性的神,將之與自然同視,是具有大力量的,對萬物有生養、愛護之恩。它雖然沒有具體的形相可現,它的力量

 

 

頁8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上)

中國佛教第26卷第五期(1982.02)

一定是遍處都有的,不是冥頑的自然之意。斯賓諾塞則主張人應敬神,但不必向神祈求。中國人常講的「好生之德」,孔子言:「天何言哉?四時行焉,萬物生焉,天何言哉?」這種法天的觀念,都是泛神的信仰。

三、無神的宗教

  無神論者有兩類,一類從心理現象、物理現象解釋一切,以唯物論的科學方法與觀點來說明宇宙和人生,不相信有神的存在。他們不是宗教,只是無神論的思想。

  另一類無神的宗教是指佛教。阿含經中:「此有故彼有,此滅故彼滅。」所以佛教站在緣生性空的立場,主張無我,否認有個常住不滅的靈魂。依據佛教的緣生論。認為宇宙是眾生共同的業力所感,眾多的因緣所形成;世界是由時間上無數的異時因果關係,空間上無數的互存關係所組成,沒有所謂主宰的、創造的神。佛教將眾生分為四聖(佛、菩薩、聲聞、緣覺)及六凡(天、人、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共計稱為十法界。這種十法界的分法,是否有科學的根據,值得研討,但佛教將品類不齊的眾生,從佛陀以迄地獄,無不算作一切眾生,而納入平等的系統,一切生命型態雖有其等級與層次的不同,然而一切眾生皆有成佛的可能。

  土地公、城隍爺、媽祖、民間受人祭拜的神,佛教將之歸類為十法界中的鬼道或天道的眾生。福德不足的貪鬼,在餓鬼趣,少財鬼得自由生存於一定狀態的境地,多財鬼或有福德的鬼,即為天趣或空中的神。餓鬼自顧不暇,無能助人。少財鬼益人者少損人者多。多財鬼隨其不同福德力而多少有一些力量,可以幫助人。而事實上人世間也有人類似鬼神的地位者,例如有的人很有財勢威德,也常能做樂善好施的功德,這應該便是活著的神。沒有福氣、苦苦惱惱,又常做壞事,誰沾上誰倒霉,這是餓鬼,鬼多的是,我們常聽到的自私鬼、賭鬼、酒鬼、色鬼、厲鬼等都是。而將基督教的上帝與魔鬼,均屬於天類。因為印度所講的天(De Va)有地居天、空居天及禪定天之分。一般宗教的天或神,僅屬佛教地居、空居及禪定天。佛經中將天的層次分成二十八種,這個數字乃是方便之說。

  佛教以因緣及因果的立場主張無神論。屬於眾生自身行為的先後因果律,加上因緣的和合,而產生一期生命的現象,而這現象也非永琠坁滿A是無常而會改變的,時時改變、生生改變。因此,一切眾生可能由最低級的層次昇華到最高級的層次;行善修福可以再生為人或生於天,作惡多端會下地獄或投傍生異類,沒有外在的,特定的神可以支配個人的生死和昇墮,也因此佛教認為每一個人都可以努力修行成為慈悲濟人的菩薩,或圓滿究竟的佛。人人都有成佛的可能,佛是無上最高的眾生,卻不是獨一無二的。

  佛教不認為有唯一的神,但並不反對其他宗教所宣稱的「獨一無二」的說法。事實上,有的眾生是需要這種獨一無二的神之信仰,例如美國是先進的民主國家,但在美國人民之中的潛意識內,對於國王之類特殊人物仍極有興趣;另外,如君主立憲的英國,日本、泰國等人民的國家

 

 

頁9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上)

中國佛教第26卷第五期(1982.02)

元首仍是國王。這在佛法上稱為「方便」,是一時的權宜之計,而非究竟的設施,眾生需要上帝,菩薩即以梵天王身而為說法教化,經有明文。有一次,我講維摩詰經佛道品,說到菩薩為了度化眾生而現為刑官、惡王、滛女、五種無間罪業,入於魔道等。有位居士很奇怪:菩薩是慈悲的,怎麼會是如此?這並不希奇,眾生應該接受怎樣的方式教化,菩薩就化現眾生所需要的。這好比父母打孩子、老師打學生,是為了孩子、學生好;而有的人也確實需要打,非打不可。今日的教育心理學家,普徧反對打、罵,自有他的道理;但是,矯枉過正便養成了兒童不受教化的嚴重問題,這是凡夫的難題。佛菩薩的悲智無量,不會有問題,所以示現為神而稱獨一無二的創造主,佛教並不以為沒有原因。佛教主張菩提心為因,大悲為根本,方便為究竟。只問動機是善、結果是眾生獲益,不問其如何說與如何做,這是方便。

四、民間信仰的宗教

  民間信仰的宗教,是由風俗形成的信仰,西方一些近乎唯物論的無神論者,儘管不信上帝,一生卻至少有三次進教堂的宗教行為,那便是初生時要命名受洗,結婚時要上教堂由神職神父或牧師證婚,死時要請神父或牧師禱告。或者為了社交活動,參加他人的婚喪等等宗教儀式時進入教堂。台灣的拜拜,小地區有小拜拜,大地區有大拜拜。在同一地區的居民,家家都拜之時,縱有不是虔誠的宗教信仰者,也必依照慣例隨俗為之。台北市有幾座寺院,每天有人去做佛事,為去世的親友、眷屬誦經,他們不一定相信出家人誦經可以超薦亡靈,但不做的話,於心不安,恐怕受人批評。這種沒有宗教信仰但有宗教行為的事實,是風俗習慣養成的民間信仰,也沒什麼不好。

  中國人如遇到遷宅、破土、安床位、出遠門等大事,相信有吉日、凶日,往往會查看曆書或請卜者擇好日、選時辰,否則大凶日舉事,或在太歲頭上動土,不是好玩的事。西方人由於耶蘇蒙難的傳說,有「不吉利的十三號」、「黑色的星期五」之說法;旅館十三號的房間大家不喜歡住,星期五忌諱出遠門。日本及台灣的旅館及大樓,往往避用四樓及四號,因為四與死的發音相同,這在今天,可以說是可笑的迷信,也可以說是無可厚非的風俗,有宗教的成分,雖非特定的宗教信仰,卻屬於宗教行為的範圍。

五、經驗形成的宗教

  所謂經驗形成的信仰,是指有些人或有些地方,本來並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但在經驗到不可思議的奇蹟之後,他會相信,而且信得很懇切,很堅固。這種例子很多,比如:整棟大樓失火,好多人被燒死了,照常情推斷,你應該死卻沒有死;兩車相撞,車子稀爛,而你卻好端端的躺在地上;飛機失事,你竟是惟一的倖免者;遇到疾病,醫藥罔效,醫生宣告不治,而你在一個特殊的經驗後,或一段時間曲祈禱後,霍然而癒。這種在危急特殊的情況中,發生了奇蹟或見到了神蹟,或因情急時呼求神的賜助而

 

 

頁10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上)

中國佛教第26卷第五期(1982.02)

得到感應,或念佛菩薩的聖號而得到救援,在古今中外的各宗教都有。

  我曾遇見一位姚先生,他告訴我有關他信佛教的故事。他說,他在抗戰時因做敵後工作,會被日軍俘虜去,臨到要槍斃時,他在情急之下忽然靈機一動拚命地念「觀音菩薩救我」,才念數聲,執刑的憲兵便喊暫停,並下令緊急撤退。原因是國軍的部隊正好到了,同時日軍也希望問取口供。他被帶到另一個地方,問不出名堂來,又要把他拖去槍斃時,他再度懇切地念「觀音菩薩救我」,結果情況又有了變化,因為有幾名日軍被國軍俘虜,所以願以雙方交換俘虜的方式,把他要了回來。我問他想不想知道一些關於佛菩薩的道理,他說不必懂道理,他非常相信觀音菩薩,就是死心塌地相信,沒有誰能動搖他的信心。在基督教,類似的例子也很多,這種人的信仰非常堅固,信心絕對沒有問題。

  個人是如此,一個團體或一個地區的人們也有這種情形。在某一個地方遇到如大火、大水、地震、大暴風、大疫痢、大虫害等大的災難時,雖在隔隣或在隔岸,卻能夠逢凶化吉,沒有造成大的死亡或災害,是由於某種因素的關係,這因素便會成為人們信仰的原因。如:乾旱時,人們祈雨而作宗教活動,作了之後喜獲甘霖。或者得到某種媒介的預示凶吉,預先防備災難的降臨,先做了宗教的活動,而避免了災害的發生,那麼該地的人們,便會產生由經驗而形成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