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釋金剛科儀義理初探

鄭志明

中國佛教
第29卷第五期(1985.05)
頁28-33

©1985 中國佛教社
臺北市


 

 

頁28 銷釋金剛科儀義理初探

中國佛教第29卷第五期(1985.05)

  「銷釋金剛科儀」又簡稱為金剛科儀或金剛寶懺,與「慈悲三昧水懺」、「觀世音法華經普門品」同為民間佛教法會常用偈讚式的經呪,隨著設齋、打醮等法事的持誦,流行極為普遍與廣泛。

  銷釋金剛科儀是將鳩摩羅什譯「金剛般若波羅密多經」用說唱的方式,講解淺釋,使其經義簡明而易懂。內容格調極高,是佛教禮懺法儀中的傑作。本文根據「續藏經」第一二九冊禮懺部道光乙未年的版本,作義理的疏導,探求其內在的思想結構。

一、金剛科儀的形式

  有關金剛科儀的作者與撰寫的年代,據日本學者吉岡義豐撰「銷釋金剛科儀成立について─初期寶卷一研究」(小笠原宮崎丹尊二博士華甲紀念特集)認為科儀中的「宗鏡」非五代高僧永明延壽,而是南宋理宗淳祐年間(西元一二四一─一二五二年)宗鏡禪師的作品,此宗鏡禪師的生平,全無史科可考。

  金剛科儀分成三部份:經文前解經緣起部份、經文講解說唱部分、經文後附「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說解部分。第一部分的內容相當複雜,其結構如下:1.唐義淨三藏法師題取經詩。2.唐太宗題焚經台詩。3.恭請十方聖賢現坐道場。4.信體常住三寶。5.解經文義,附十二句七言韻文。6.舉香讚。7.緣起:敘生命苦難,強調超生死不相關之地,了鬼神覷不破之機,附十四句七言韻文。8.持咒念真言,包括淨口業真言、淨三業真言,安土地真言、普供養真言。9.緣起:表彰淨土真詮,附十四句七言韻文、詞調(句型為四四七四五)、四句五言偈。10.奉請八金剛四菩薩。11.解經:說明此經的出處,附十八句七言韻文、詞調(句型為四四五四四四四四五)、四句五言偈。12.發願文:十句五言韻文。13.云何梵:八句五言韻文。14.開經偈:四句七言偈。

  第二部分,依昭明太子將金剛般若波羅密多經分為三十二分,加上宗鏡的解題與結論,共得三十四個單元。每一單元的形式皆相同,其結構為:1.金剛經文。2.宗鏡述白。3.十四句七言韻文。4.詞調(句型為四四五四四四四四五)。5.四句五言偈。宗鏡的解題則無經文,其餘皆同。第三部分的結構為:1.補闕真言,結構與第二部分的單元同,僅將經文換成咒語。2.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附宗鏡述白、十二

 

 

頁29 銷釋金剛科儀義理初探

中國佛教第29卷第五期(1985.05)

句七言韻文。3.回向文,附八句七言韻文二則及稱頌佛號十句。4.十懺經文。5.十報經文。6結經偈。

二、關心與思考的主題

  金剛科儀所關心的問題,是生命存在的憂患,感慨生命的短暫坎坷,面對著茫然的生命歷程與廣濶的宇宙世界,希望獲得合理的詮譯與真正的解脫,如云:

詳夫百年光景,全在剎那,四大幻身,豈能長久!每日塵勞汨汨,終朝業識茫茫,不知一性之圓明,徒逞六根之貪欲,功名蓋世,無非大夢,一場富貴,驚人難免,無常二字,爭人爭我,到底成空。誇會誇能,畢竟非實。風火散時無老少,溪山磨盡幾英雄。綠鬢未幾而白髮早侵,賀者纔臨,而弔者隨至。一色濃血,長年苦戀思情;七尺髑髏,恣意慳貪財寶,出息難期入息,今朝不保來朝。

生命的有限性是人類生存的最大困難,經由此有限性,拓展到萬物的有限性。追求名利是一般人最大願望,而名利雖著個人的生死,豈能長久!因此金剛科儀一再強調存在的虛妄性,否定生命的真實性,以「業識茫茫」說明短暫的人生猶如一場大夢,而強調「一性之圓明」追求永琲漲s在。但是個體是虛妄的,靈魂也是不真實的,須接受更多的折磨,如續云:

閻羅王忽地來追,崔相公豈容展限,回首家親都不見,到頭業報自家當。鬼王獄卒,一任期凌,劔樹刀山,更無推抵,或攝沃焦石下,或在鐵圍山間,受鑊湯則萬死千生,遭剉磕則一刀兩段,饑吞熱鐵,渴飲鎔銅。十二時甘受苦辛,五百劫不見頭影,受罪業,復入輪迴,頓失舊時人身。

地獄與輪迴是佛教業感緣起論的主題,金剛科儀順著業報的觀念,強調靈魂的限制義,一般人是以靈魂來延伸存在的有限性,作精神的拓展。但是靈魂受地獄與輪迴的限制,使單純的生死的問題,也變成永琲瑪翽恁C

  如何才能解脫生死,唯有「直下承當」。所謂「直下承當」,金剛科儀以十個例子來作說明,第一:釋迦文佛抬皇宮而直往雪山。第二:居士龐公將家產而悉沉滄海。第三:真武不統王位惟務修行。第四:呂公既作神仙尚勤參請。第五:蘇學士常親佛印。第六:韓文公終體大顛。第七:斐公奪笏於石霜。第八:房相問法於國一。第九:妙善不招駙馬成佛無疑。第十:六祖相遇客人聽經悟道。其結論為:「禪道若無況味,聖賢何肯歸依?」由此十個引用的例子得知,金剛科儀的內容,不僅專思佛理,也受到儒家道教的影響。這種影響,金剛科儀明示云:

豈識菩提覺性,個個圓成;爭知般若善根,人人具足。莫問大隱小隱,休別在家出家。不拘僧俗而只要辨心。本無男女而何須著相。未明人妄分三教,了得底同悟一心,若能返照迴光,皆得見性成佛。

明心見性,見性成佛,足見金剛科儀偏重於禪宗思想,但是「未明人妄分三教,了得底同悟一心」又有宋代理學的影子。或許金剛科儀是宋代理學與佛學教化下的作品,一方面極力發揮大乘佛教真空的玄義,契入理學心性的會通,一方面又將出世的修鍊方法轉用於待人處事的現實生活中,強調根本歸宿的「解脫」。「解脫」是金剛科儀關心與思考的主題。故金剛科儀也有濃厚「淨土」的色彩,如續云:

國土極樂,佛號彌勒,四十八願弘深,百萬行門廣大。雙明真化應接高低,地前地上皆生,是聖是凡俱往

 

 

30 銷釋金剛科儀義理初探

中國佛教第29卷第五期(1985.05)

。彌勒緣願,於是彰為,淨土真詮,由斯顯矣。

著重生命的解脫,發揮修行的妙用,以神祕經驗來證明玄妙境界,使玄理與解脫聯合一致,而發揮禪淨雙修的奧旨,如詩云:「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人人有箇靈山塔,好去靈山塔下修。」一方面強調自性靈明,一方面又著重解脫的修行,故續云:「願令合會諸男女,同證金剛大道場。」

  如何才能同證本真呢?如何修行才能解脫呢?詩云:「在家菩薩智非常,開市叢中作道場,心地若能無罣礙,高山平地總西方。」金剛科儀是強調在家修行,只要心地明朗,定能「一條直路超三界,但念彌陀歸去來。」禪淨雙修的解脫之道,是其主要的義理結構,本文著重在「解脫」的證悟工夫,同饋其思想形態。

三、解脫的意義

  解脫包含兩個意義,一為肉體苦難的解除,一為精神極樂的長存。肉體苦難的解除,是其修行的主要的動機,如下列數則云:

1.始知生死事無常,莫道先從老者亡。大限到來無定準,後生年少也提防。

2.人間陽壽真難得,一寸光陰一寸金。莫待老來方學道,孤墳盡是少年人。

3.百歲光陰瞬息迴,其身畢竟化為灰。誰人肯向生前悟,悟取無生歸去來。(第一分)

4.人命無常呼吸間,眼觀紅日落西山。寶山歷盡空迴首,一失人身萬劫難。(第五分)

5.百歲光陰撚指間,奔馳不定片時間。煩君檢點形骸看,多少英雄去不還。(第十一分)

6.百歲光陰老盡人,青山綠水至如今。開眸認取來生路,莫學愚頑錯用心(第十二分)

7.百歲光陰似水流,無窮無盡幾時休。不如先證菩提路,悉免輪迴得自由。(第十六分)

8.荒郊日落草風悲、試問骷髏爾是誰。或是英雄豪傑漢,回頭能有幾人知(第十八分)

9.春來秋去幾時休,堪嘆眾生又白頭。東廓郊中多古墓,北邱山下有骷髏(第二十八分)

10.朝日忙忙暮日忙,眾生何不早思量。人如春夢終須短,命若風燈豈久長。

金剛科儀到處揚溢著生命有限性的苦惱與無奈,由存在的恐慌,逼迫反省生命的真正意義,去除身軀的有限性,證悟解脫的圓寂境界。第一則從「生死事無常」引申到「年少也提防」,提防什麼呢?第二則強調人身難得,須及時學道,學道即用來提防生死,故第三則云「生前悟」,要悟得「無生」歸去來。為什麼一再強調要及時修行呢?因為第四則云:「一失人身萬劫難」要珍重可貴的人身,所以「煩君檢點形骸看」(第五則)。但是修道,必須「開眸認取來生路」(第六則),所謂來生路,即是菩提路,其效果第七則云:「悉免輪迴得自由」,不僅解除生死,也要化掉輪迴。第八、九、十則仍然一再強調存在的有限性,在「堪嘆眾生又白頭」(第九則)之時,勸勉眾生要及早思量。

  「高超三界證真空「迴出四流無苦趣」是金剛科儀求解脫的主要心態,其重點在「無苦趣」,求得精神的永樂長存。從物體的有限性轉出精神的無限性,即是解脫的主要意義,如下列數則云:

1.極樂國中真快樂,永無八難及三災。常聞天樂空中

 

 

31 銷釋金剛科儀義理初探

中國佛教第29卷第五期(1985.05)

響,敢勸眾生歸去來。(第九分)

2.真樂真常真淨土,寶池寶樹寶華開。無寒無暑無凋變,歸去來兮歸去來。(第十四分)

3.極樂家鄉甚妙哉,無諸憂苦樂常諧。因談果海圓音徹,時禮金容歸去來。(第三十二分)

4.西方極樂景幽深,寶網光騰百萬尋。菩薩為鄰談妙旨,聲聞作伴演圓音。

此四則一再強調西方極樂世界,無諸憂苦樂常諧的精神境地。所謂解脫,即是去除一切外在的限制,回歸一個「聲聞作伴演圓音」的家鄉。當面對著苦難的世界,似乎唯有「歸去來兮歸去來」的理想國土,才能安頓生命的存在。

  極樂世界是只有樂不見苦的世界,是與娑婆世界的苦惱相對。娑婆世界有三有、四生、五道、六趣等,皆無樂趣,充滿苦報。金剛科儀認為,欲安住莊嚴淨土,唯有歸回極樂世界,才能轉化生存的大悲。要解脫生死,回歸家鄉,來自自力與他力,化除惡業罪障,得以永生。所謂他力是蒙佛接引,攝取光明,如下列數則云:

1.稽首彌陀真聖主,身乘七寶紫金台。四十八願常無間,攝受眾生歸去來。(第五分)

2.勢至觀音悲滿懷,寶瓶楊柳洒三[安-女+火]。誓隨淨土彌陀主,接引眾生歸去來。(第六分)

3.念佛臨終見寶台,寶旛寶蓋滿空排。彌陀勢至觀音等。合掌相隨歸去來。(第十二分)

仰仗他力,得以解脫,是發揮自我的願力,與佛相證,透過專心反復念佛,由「信」、「願」、「行」徹入三昧境界。這種他力解脫是屬於淨土宗的修行法門,但是在金剛科儀堙A則又強調心性超越,由明心的工夫,得以永生,近於禪宗,如下列數則云:

1.休插龍釵與鳳釵,莫將胸粉污唇腮。法身清淨元無垢,體露堂堂歸去來。(第七分)

2.般若現前無罣礙,橫身宇宙莫疑猜:虛空拶破難藏覆,大道分明歸去來。(第十三分)

3.大力量人元不動,等閑抹過上頭關。倒握吹毛掃異蹤,頓令心地盡開通。(第十五分)

4.直饒講得千經論,也落禪家第二籌。心眼俱通法界周,琩F妙用沒蹤由。(第十八分)

5.到岸從來不用船,坦然大道透長安。了知元不因他悟,面目分明總一般。(第二十五分)

由以上五則得知,金剛科儀是以禪理來解釋淨土法門,主張禪淨兼修,肯定自性彌陀,經由明心見性,一念即可往生。第一則引文,主張破除一切外在的虛相,呈現「無為法性」當下即證涅槃。第二則「大道分明」即超越性的自覺,由明心而解脫,所以「心地盡開通」、「心眼俱通」,頓悟本性明覺,照知「面目分明總一般」。

四、解脫的方法

  不管自力與他力,皆求永遠的生命與絕對的光明。金剛科儀的修行法門,在於參證四句偈,洞明真如本性,解脫生死輪迴,類似禪宗的參話頭,由禪定而生教慧,進而契合本性,以求解脫。有關四句偈的妙用,見下列引文:

1.寶萬三千、財施有盡;偈宣四句,法施無窮。發生智慧光明,流出真如妙道,所以稱揚德勝,了達性空,徹諸佛之本源,豁一經之眼目。(第八分)

2.布施三千,福德分明,因果不昧,能宣四句之偈,勝前萬倍之功。用真智以照愚,如急流而勇退。(第

 

 

頁32 銷釋金剛科儀義理初探

中國佛教第29卷第五期(1985.05)

十一分)

3.受持四句,皆應如塔廟尊崇,常行無念之心,實為希有之法。(第十二分)

4.福等三千,施須彌之七寶,經持四句,耀智海之明珠,能令識浪澄清,頓使義天開朗,弘慈普濟廣利無邊。(第二十四分)

5.持經四句,入聖超凡,頻頻轉念,金剛體最堅。(第三十一分)

「偈宣四句」、「能宣四句之偈」、「受持四句」、「經持四句」、「持經四句」等原本在解釋金剛經經文:「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金剛經的四句偈有二,一為:「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一篇:「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金剛科儀的四句偈共有三十八句,在這四句偈中提到四句的妙用,共有三則如下:

1.一相元無垢,體性離塵緣,專心持四句,且要誦真言。

2.四句絕堪誇,河沙數漸多,算來無一法,淨處娑婆訶。(第十分)

3.演說四句偈,六度已為初,縱橫無罣礙,般若自如如。(第三十一分)

在七言韻文也有二則提到四句的妙用:

1.真性洞明依般若,不勞彈指證菩提。徒將七寶施三千,四句親聞了上根。(第八分)

2.寶聚山王算莫窮,還如仰箭射虛空。洞明四句超三際,絕勝僧祇萬倍功。(第二十四品)

持誦四句偈只是方便法門,最重要在「洞明四句超三際」,經由四句入聖超凡,使得本性開朗,所以云:「算來無一法」,第三十二分後補闕真言的七言韻文亦云:「言言見諦言非有,句句超宗句本無。金剛本體湛然虛,把斷牢關一物無。」

  由四句偈,導致有為法與無為法的相互比較,所謂「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唯有無為法方是解脫的妙門。由四句偈到無為法,無外乎強調本性的圓滿自足,如云:「西方淨土人人有,不假修持已現前。」又云:「步步頭頭皆是道,彌陀元不住西方。」(第四分)「直指單傳深密意,本來非佛亦非心。分明不受然燈記,自有靈光耀古今。」(第十七分)但是什麼是無為法呢?如何才能識得如來本性呢?第十九分云:「有為雖偽,棄之則功行不成;無為雖真,擬之則聖果難證。」有為與無為的執著心宜全部拋棄,如二十二分的四句偈云:「無為所得法,得法何所持,無有少法故,三藐三菩提。」在金剛科儀中,四句偈即是無為法,如云:「般若真空性,福慧兩雙修,四句無為法,持念片時周。」(第二十三分)即是從有為的偈語中,參悟無來無去耀古騰今的生命本真。似若有為實亦無為,此乃解脫的方法。

五、解脫的境界

  超越生死,永不輪迴,只是解脫的附屬品,解脫的真正境界,在於見性成佛,彰顯性靈的全體大用。若有絲毫雜念,就不得解脫。金剛科儀雖然是由生命的有限性,反省到精神的無限性,但是到最後,須忘卻一切的有為心,甚至連無為心也要去除,如第九分云:「勿謂無心云是道,無心猶隔一重關。果位聲聞獨善身,寂然常定本非真。」迷著解脫的境界,乃是生滅的假象。但是金剛科儀也非停留在「言語道

 

 

33 銷釋金剛科儀義理初探

中國佛教第29卷第五期(1985.05)

斷,心行處滅」的全般否定,其解脫的境界在於虛空的頓悟,體悟語言文字的缺陷,知道取魚忘詮,得意忘象的真諦。

  虛空是解脫的境界,有無窮的妙用,是人性證真的本源,回悟生命本性自覺的靈光,如七言韻文云:

1.重增七寶滿琩F,如棄甜瓜覓苦瓜。谿悟真空元不壞,百千三昧總虛華。(第十一分)

2.要心滅盡業還空,直證菩提超等級。惡因誰作罪誰招,真性如空不動搖。(第十六分)

3.從來無說亦無傳,纔涉思惟便福關。語默離微俱掃盡,客家獨坐古靈山。(第二十二分)

4.一點靈光塞太虛,也非禪教也非儒。打成一片誰人會,具遠還他大丈夫。(第二十七分)

5.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法空非我道非親,樹倒藤枯笑轉新。(第三十一分)

超越一切有為法,直證宇宙的虛空,頓悟自性的本自清淨,故第一則云:「虛空元不壞」,超越一切有無的對待,還原本來面目的「真性如空不動搖」。第三則是說明法空,在滅盡定中,一切法寂滅了,空相也寂滅,所謂「賓主兩忘,色相俱離」(第二十分)。法相雖空,卻能見空得道,故第四則云:「一點靈光塞太虛」所謂靈光,起無所起,住無所住,不是自體能起能住,見滅得道,頓悟涅槃空寂。第五則由法空寂滅,賦予直接的證驗,在一樹倒藤枯」中,消泯萬相,反映出直覺體證的境界。

  金剛科儀的四句偈,大多強調空無自性,直指本心,賦予直覺的觀察,了達空性的假名離言,體悟空的無相無言,超越生死,真正獲得解脫,舉數例說明:

1.如如真妙理,湛湛自然觀,圓明真實見,隨處得安然。(第四句)

2.五果并四向,本體元無相,兩目不相似,鼻孔都一樣。(第八分)

3.授記本無言,真慈大覺宣,四相非四相,菩提果自鮮(第十六分)

4.淨心平等行,無下亦無高,善法非善法,何須口叨叨。(第二十二品)

5.人人具四大,我見萬法空,行住并坐臥,來去與真同。(第二十八品)

6.三千界微塵,俱來一念心,如來一合相,推倒太虛空。(第二十九品)

金剛科儀的四句偈,文辭相當的活潑,在自然通暢的語言中,表達無為法的真諦。第二則說明「本體元無相」,須遮撥一切相;才能無為常住。第三則「四相非四相」也是無名諸法性,強調一切根塵皆不可得,方能「隨處得安然」(第一則),「隨處」二字代表自性的圓通,是絕對的逍遙,能「來去與真同」(第五則)

六、結論

  金剛科儀是一部較大眾化的典籍,是佛教思想在中國社會具體發展的重要文獻,可以探求佛教在中國固有的傳統與民俗中,如何打成一片,成為中國文化的一部分,符合中國人的思維方式。「禮懺」的作品,主要是為了禳災、避邪、祈雨、治病、息災等現世利益,但是金剛科儀將禪淨雙修的哲理思想,透過宗教儀式面廣為流傳,使得佛教思想能更具體的民眾化,深入基層社會,成為一般民眾信佛學佛的主要教理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