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政府對於寺院的管理政策

黃敏枝
東方宗教研究第一期
(1987.09 出版)
頁109-141


頁109 宋代政府對於寺院的管理政策主要是承繼後周世宗管理辦而來。 (註1)宋代對寺院的管理針對下列幾項: 一、寺院興建的合法性: 合法與否以有無敕額為根據。無敕額者可隨時加以取締或拆毀, 此舉屬治標,無法真正解決日益增加的非法寺院,徒然造成管理上的 不便和闕失;同時也成為治安上的漏洞和隱憂。治本之道是在適當時 機騣蝳x額給那些符合規定條件的寺院,將之納入正常的運作軌道之 內。 二、寺院的體制:住持制或繼承制並兼論寺院的規模 寺院住持的產生應該採取十方住持制(慎選諸方名宿)或甲乙徒 弟制(有如父子相承、兄弟相繼),或敕差住持、或由建寺者自己招 請主僧?這個問題也是官方積極參預的項目。 三、五山十剎: 住持的遴派關涉到五山十剎,五山十剎是南宋末葉始有。先有禪 院五山十剎,後來才有教院五山十剎。五山十剎乃是將寺院區分等第 ,使住持者先經由小剎小院,待聲華皆著再拾級而升,最後則以冊名 五山十剎為榮,猶如仕宦而至將相,乃無上之光采,為緇素所欽羨。 五山十剎成為觀瞻所在,禪納雲集,食指浩繁,經濟來源則仍以寺田 為主,見本文附錄三。 一、寺院興建的合法性 對於寺院興建(也包括道觀)加以限制,並列管在案的理由或許 是:(甲)擔心寺院容留作奸犯科之僧行或俗眾,嚴重影響治安,造 成管理上的不便。(乙)寺院若興建無節,損費過多,尤其是雕樑畫 棟,糜費更大。(丙)寺院不斷興造,直接造成出家人口的增加。 歷代王朝對於寺院的興建迭有限制。如北魏宣武永平二年(509) 沙門統惠深認為寺院需離群索居,不得與屠沽興販為鄰,有違清修; 故京師重地只能留一二所,其餘佛寺均需擯於城郭之外。並且還規定 須聚僧五十人以上方准申請設置,以免造成三五僧眾即立一寺之弊端 。(註2)或限制每州每縣的寺院數目,(註3)或寺院設置地點的限 制。(註4)官寺的設立也是管理的對象(註5)最後則是敕賜寺額作 為寺院合法與否的法律依據。 頁110 騣蝳x額最早的例子,一般的說法是漢明帝騣蝚扒坏桹谷x。何 時以賜額的有無作為寺院合法與否的法律依據不得而知;但是,將沒 有賜額者加以拆毀最有名的例子如唐武宗會昌五年(845)八月所拆 毀的天下諸州之山房、招提、蘭若、佛堂等。(註6)年代較近的是 後唐明宗天成三年(928)六月七日「禁興造寺院敕」。(註7)和後 周世宗顯德二年(955)五月六日「毀私建寺院私度僧尼詔」所規定 「諸道州府縣鎮村坊應有敕額者一切仍舊,其無敕額者並仰停廢。」 (註8)宋代以賜額有無作為寺院合法與否即是根據周世宗的詔令。 賜額既是寺院的護身符,無敕額者政府就有權加以取締或轉移用 途。(註9)不過,這樣做並非上策。因為,若要使寺院的管理更上 軌道,對寺院的控制,更能隨心所欲,同時也多少表示對於宗教的寬 容,採取權宜的措施是必要的。(註10)即是在適當時機將敕額賜予 符合規定條件的無額寺院,將它們納入管理體系之內,讓政府更有效 的掌管寺院,不讓非法寺院成為治安之死角。北宋政府就先後四次大 規模的敕額: 甲、太宗太平興國三年(978)敕天下無額寺院若確有房廊、佛像、 殿宇、僧尼等即賜給「太平興國寺」和「乾明寺」寺額;前者依 年號命名,後者則以皇帝(或皇太后)誕節命名(太宗乾明節, 十月七日)。(註11)用年號或生日為敕額,在宋代以前即有, 如開元二十六年(738)敕兩京和每州設開元寺觀各一所即是。這 種以生日和年號為額者,有時還具有官寺的性質,如徽宗崇寧二 年(1103)十月詔置的崇寧寺觀,規定十方住持披剃,並賜紫衣 、田土、經藏及恩度童行。(註12) 乙、真宗天禧二年(1018)四月,因為無額寺院已成奸盜之淵藪,並 擾及地方之治安:乃令具備屋宇三十間以上,且有佛像、功德、 僧尼住持者均賜額;至於名山勝境或高尚菴巖之寺院,雖屋舍未 滿三十間,若有佛像者亦一體頒賜。(註13) 丙、仁宗嘉祐七年(1062)九月,帝病篤,乃詔天下係帖(登記有案 )存留無額寺院皆特賜名額,四京(東京開封府、西京河南府、 南京應天府、北京大名府)管內無係帖而舍屋在百間以上者亦賜 額,得額者達千餘所之多。(註14) 丁、英宗治平四年(1067)正月,駕崩,並受徽號德音。詔令無敕額 有屋宇三十間以上,且有佛像者,皆賜「壽聖」寺額(乃英宗誕 節,正月三日),藉以追福。時寺院以壽聖為名者,一州或至十 數所,壽聖院幾有遍及天下之慨。(註15) 宋代以皇帝或皇太后誕節名稱為敕賜寺觀之名額者本不乏其 例,用以祈福其意義與在誕節剃度僧道相同。皇帝誕節如乾明(太宗 )、承天(真宗,十二月二日)、乾元(仁宗,四月十四日)、天寧 (徽宗,十月十日,原稱崇寧)等節名皆 頁111 被作為寺額者,卻不及壽聖寺院之浮濫。高宗紹興三十二年(1162) 六月,因高宗被尊為光堯壽聖太上皇,乃盡改壽聖寺額為廣福,以避 其尊諱。(註17) 宋代對私刱佛寺或無敕額佛寺雖屢有嚴禁,而私刱者仍盛行。如 據滕縣金石志「宋三省同奉聖旨存留寶塔院記」所稱,該州無額寺院 有三千四百六十二所,三千三百五十所係英宗治平四年正月一日以前 建置,並已申籍帳。其中有帳者有一千零一所因屋宇不及三十間,無 法得到寺額;二千三百四十九所則符合規定得到壽聖賜額。治平四年 以後到崇寧二年八月,僅三十五,鄉民又私置一一二所。(註18) 滕州(山東滕縣)一地私置寺院就如此可觀,推測全國各地私置 的總數一定相當驚人。由此可知,政府在適當時機何以要整頓私刱佛 寺的理由。 除了賜額給那些無額寺院外,基於管理上的便利,對於有額合法 寺院也經常改賜;如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和英宗治平年間( 1064─66)均曾大規模改賜,宋元志書保存了不少改賜寺額的例子。 (註19) 騣蝳x額的程序,例由地方代為陳情,再由朝廷頒賜,並給牒收 執。神宗元豊以(前078)例由中書門下給牒,(註20)元豊以後則由尚 書省給付。(註21)凡牒必奉敕宣付,故敕、牒互通,所以「有准敕 故牒」字樣,並且由宰執親押,甚為隆重。除敕牒外,尚有由官司給 付的公據,不需上申朝廷;(註22)又有尚書省給付的省;(註23) 禮部給付的部符;(註24)和常平茶鹽諸司給付的使帖;(註25)名 稱非一,功用則同。 二、寺院的體制:住持制或繼承制並兼論寺院的規模 宋代寺院因性質不同分為禪剎、律寺、教院(或稱賢首教院,因 華嚴宗第三祖法藏字賢首,稱賢首大師。或稱講院,因禪律以外各宗 多以講說經義為主)(或認為禪、教、律三宗乃分別以佛心、佛言、 佛行為主)廨院、(註26)庵舍(有時又細分為庵、舍兩種)、 (註27)白衣社會、(註28)道場(奉佛處所)、戒壇等不一而足, (註29)其中以禪、律、教三者最多最重要。 宋元志書中保存一部分有關禪、律、教院之數量,如嘉定赤城志 和寶慶四明志。(註30) 寺院又因住持制或繼承制的不同區分為十方住持制、甲乙徒弟制 、颾t住持 頁112 制(以五山十剎為主)和捨造寺院者自己招請四種方式,其間到底有 什麼不同?以下先說明十方制和甲乙制。 北宋陳舜俞(?-1072)於仁宗至和二年(1055)八月所撰崇德 縣(浙江崇德)「福嚴禪院記」即說:(註31) 塗人如歸,環食劍處,不問親疏者謂之十方。人闔一室,室 居而家食,更相為子弟謂之甲乙;甲乙非道之當也。 又據日僧道忠無著禪林象器箋(乾隆六年自序,1741)也說:(註32) (十方制)請諸方名宿住持,不拘甲乙,故為十方剎也。敕修 清規新住持云:「凡十方寺院住持虛席,必聞于所司,伺公命 下,庫司會兩序勤舊,發專使修書製茶湯榜,請書記為之。 」(聖宋五百家播芳大全卷九十五收有不少茶湯榜,道觀則為 酒榜) (由乙制)蓋對十方剎為言,則己所度之弟子令住持之,甲乙 而傳者。 可見十方制乃眾人共食,不分親疏彼此;遇住持出缺,則延請諸方名 德,非師徒相承,乃選賢與能。著名之十方禪剎如天童、育王、靈隱 、徑山諸寺,即有千人共食,場面壯觀嚴肅,嘆為觀止。(註33)甲 乙徒弟制則是分房列戶各自獨立,分爨炊食,以師徒相承;且各房財 產獨立,貧富興廢亦自不同。(註34) 不論是十方制或甲乙制,既經申請立案,即為定制;若需變更體 例,還得申請批准。 據南宋宗曉(1151-1214)(註35)所撰四明尊者教行錄(即四 明知禮,號法智大師,966-1028)卷六「使帖延壽寺」及「四明尊者 年譜」所言,保恩院前二任院主(居明•顯通)在太宗至道二年( 996)七月以前將院舍捨給知禮、異聞,以傳天台智者教法,並改為 十方制。真宗祥符三年(1010)七月敕賜改額為延慶寺。(註36)詳 情見「使帖延慶寺」: 永作十方住持,....經一十六年,....見管係帳屋宇一百二 十餘間,已蒙頒賜敕額。....切緣此院元捨與知禮等作十方 住持,即非徒弟繼續之限,常須名德僧繼代,講演不廢,安 眾梵修。欲依江南湖南道山門體式,永作十方住持;知禮或 終身後,任在院僧眾并檀越於本院學眾中,請明解智者教乘 ,能聚四遠學徒,有德行僧傳教住持;或本院全無此德人, 即於他寺及他郡,請的傳天台教法,備解行僧傳教住持。.. ..伏慮將來徒弟不悉元捨院宇住持因依,妄有干執,并恐將 來本院及外處僧講業不精,但以傳天台教為名,因囑託權勢 ,求覓住持。仰詳中書劄子內聖,旨速疾分析久例,具結纜 供申。據僧司申稱,勘會本州天童山景德寺、大梅山仙居院 (註37) 頁113 亦是十方住持,即依得上項江南、湖南道山門體式。如勘會 天童、大梅兩處不是十方住持,甘伏深罪者云云。(註38) 可見體制既定,即須遵守,不得任意變更。帖中所謂江南、湖南道山 門體式,究竟所指何事,不甚清楚,可能就是像宋末惟勉咸淳清規卷 上及元敕修百丈清規卷三「請新住持之規式」所云: 凡十方住持虛席,必聞於所司,伺公令下,庫司會兩序舊茶 頭首知事勤舊 山門諸山 專使 議,發專使修書 製疏 茶湯榜 , 蒙堂前資僧眾 江 湖 署名 請書記為之,如缺書記,擇能文字者分為之,用絹素寫榜。 所謂專使,或上首知事,或勤舊,或西堂首座,或以次頭首 充之。若非知事充專使,亦須以下知事一人同去掌財議事。 具須知一冊,該寫本寺應有田產物業,及迎接儀從,一切畢 備,山門管待使一行人從云云。(註39) 由此可知迎請十方新住持的體制之隆重。至於江南、湖南道所指的 範圍應該是長江以南這一地區。因為這一地區自唐末以來即是南禪 的根據地,尤其是兩浙的業林規模更是完備。所以這些業林禪剎的 繼承遂逐漸發展出一套固定的模式,並被其他地區的寺院所仿效。 (註40) 十方制住持產生據慶元條法事類「住持門」道令所記載,其過 程是: 諸十方寺觀住持僧闕,州委道正司,集十方寺觀主首,選舉 有年行、學業,眾所推服僧道,次第保明申州,州審察定差 。無,即官選他處為眾所推服人,非顯有罪犯,不得替易。 (註41) 可見十方住持雖由卅僧正司提供侯選名單 (五人或四人) ,但是最 後的決定權卻是官府。所以,官方不僅介入住持的圈選,而且還是 全權決定,官僚干預的色彩相當濃厚,完全符合政府的管理目的。 至於甲乙徒弟制住持的產生據同書道釋令的規定是: 如有向上尊長住持 諸非十方寺觀主首身死,或有故不應住持者聽充弟 者從眾保明先差補 ,無兄弟,以所度及兄弟所度之人繼承。非祖師營置者,以所 並以現闕日在寺觀,及判憑出 度住持,無所度人、以同師兄弟 僧道,依名次先後為次,未回 外未及半年並幹辦本寺觀事寺觀事及壹年,非幹辦本寺觀事 , 者以次。人權其出外幹辦本通及半年未回者,不在繼紹之限 即意在規圖臨時回禮者不用此令。(註42) 是故,甲乙徒弟制有如俗世之父子兄弟相續,住持的選拔屬於內部作 業,官方無權過問,這與十方制類似選賢與能迥異有別。 就政府的立場來說,因為能夠介入十方制的選拔,所以能夠掌握 十方寺院, 頁114 也比較鼓勵十方剎。所以,由甲乙轉為十方者沒有諸多限制,道釋令 就規定:「即本為甲乙承續,其徒弟願改充十方者聽。無人繼承或毀 壞寺觀不能興葺者准此。」可見那些無人承繼或毀廢的寺院自動變為 十方體制。 然而,由十方住持改為甲乙則嚴重許多,事見道釋令: 諸寺觀改充十方住持,而主首或徒弟妄訴訟,及乞改為甲乙承 續者杖壹佰;即私自改,或不申告,而私以寺觀人承續,並官 司故縱,各加貳等;若係戶絕而擅住持者准。(註43) 衡以常情,十方或甲乙各有優劣。甲乙者的好處是能夠選擇妥當 的衣缽傳人,克紹箕裘,世襲祖業,不致於在慘淡經營之後,因後繼 非人而毀廢無存,苦心付諸流水。同時,住持更迭操之在我,非如十 方之更迭頻仍有如奕棋。其弊則囿於門戶傳承之見,無法有所突破和 創新,故亦難成大局。所以兩浙金石志卷十三仁和縣「城東慈雲院甲 乙傳流住持部據府」說:(註44) 據慈雲院住持僧崇寧狀:右崇寧本院荒蕪,數僧同住,額係 十方,常住素無田產,自崇寧戊午年(理宗寶祐五年,1258) 內恭奉聖旨指揮,行下使府給帖充應住持。入院之初,常住 應千動用什物,皆前住僧搬挈一空,崇寧竭力置辦,將週遭 欹斜破屋修茸一新,止有鐘樓輪藏次第重建,稍有倫序。竊 見本院柒拾年內捌易住持,無非毀壞常住,全不似修造為念 。今崇寧非敢固執住持,竊恐復有寅緣之人前來破壞,委是 可惜。近睹小隱、竹閣、玉泉、法雨等處元係十方去處,後 緣修造僅成次第。....深慮他日為十方人廢壞,尚改作徒弟 ,永充甲乙住持,仍給據付本院。....乞將本院照竹閣、資 國、法雨等處改為甲乙徒弟院事,本司承準指揮。照得慈雲 院坐落仁和縣馬婆巷,元係十方教院單丁去處(一如旅寄) ....乞改為甲乙,永遠住持....景定肆年(1263)十月。 慈雲院原為十方制,七十年間即八易住持,歷任住持全不以修造為事 ,臨行尚且將常住什物搬挈一空。崇寧來主院事後,慘淡經營,漸成 局面,他不欲舊事重演,仍申請更改為甲乙徒弟制。所以,劉克莊( 1187-1269)在他所撰的「漳州鶴鳴庵」也說,在漳州、泉州等偏僻 山區,由潮州到惠州和由漳州到潮州,一路上既無逆旅又無庵舍,行 人視為畏途,乃於沿途修造十七所庵舍,皆為十方剎以解決行旅之住 宿與安全,撥給田地以養庵僧。但是,其後苦於有司數易其僧,巨室 豪家復兼併庵田,而庵舍遂頹壞。所以,最後只好將平沙、雲霄、僊 童、鶴鳴等十七所庵舍改以甲乙承續,免遭覆轍。(註45) 頁115 十方制之優點為住持出缺後,能夠圈選深孚眾望,能力強幹者接 任。也就是說接任者已有很好的背景和歷練,一旦膺新任,萬方囑目 ,檀施隨至,興廢起弊,指日可待。所以,有能力之住持的去留,關 係一院之盛衰隆替即在此。闕失則除了上述住持更迭無常,和視寺院 如過舍,不肯費心盡力,及將常住視為己物,臨走搬拿一空之外,就 是官方的介入圈選。 官府雖然多能秉持公正客觀,以人品、學問為考量條件,但是, 反其道而行者亦所在多有。因為,一旦住持出缺,尤其是寺產豊沃者 ,問鼎者眾,交相射利,貨賄官司以求住持之職;因此,住持職位之 獲得,無關乎學行之良窳,而取決於對於官司賄賂之多寡;官司遂藉 住持之更迭以牟利,寧不怪哉!這種情況在福州、漳州、泉州和嶺南 之端溪、英石等地相當普遍,稱之為實封或助軍。劉克莊在他所撰的 「明禪師墓誌銘」即感慨的說: 閩多佳剎,而僧尤盛。一剎虛席,群納動色;或挾書尺竭衣 盂以求之,有司視勢低昂,貲厚薄而畀焉。先輸□,後給帖 ,福曰實封,莆曰助軍。(註46) 他在「薦福院方氏祠堂」(在莆田縣)也說: 郡計取辦僧利久,新住持納助軍錢十方,滿十年換帖者亦如 之。問助軍多寡,未嘗問僧污潔,剎烏得不壞?(註47) 像這種不問僧之污潔,全憑推薦信函和財賄多寡為考量標準,當然影 響寺院本身的正常發展。莆田縣僧剎每任十年為期,連任須換帖者亦 照樣輸納助軍錢。 實封或助軍之住持本以十年一任,但是官方限於經費不足,乃減 為七年或五年,甚或不到一年即假藉詞訟而更換的,事見同書「忠肅 陳觀文(韡)神道碑」:(註48) 景定元年(1260)七月視事,閩中僧剎十五百區,舊例住持 入納以十年為限,謂之實封,官府科需皆僧任之,不以病民 。近以州用不足,減為七年或五年,甚者不及一歲,托以詞 訟數易置,由是因弊,公首命罷之。 不過,在這堶n特別指出的,閩中之僧剎並非全是實封或助軍。 如福州一地自始,即保留四十餘剎以待有德高僧,其他才以實封或助 軍方式來決定住持人選。(註49) 其次,有實封或助軍問題的尚有嶺南之韶州、端溪、英石等州, 事見元陳櫟所撰「通守陳公(慶勉)傳」,傳文稱陳氏於理宗淳祐同 (1241-1252)以劄子言寺院之弊於部使者云:(註50) 近年以來,僧不以戒行任住持,惟以奔競住持耳。官因常住 之多寡,立為 頁116 租息之定額,利租息之入,開告訐之門,大率常住有千緡數 ,則租千□之半。今日僧請增輸,則乙可攘甲之處,明日訐 其小過、則可毀丙之過,是官與僧同盜常住也。某仕於韶, 如端溪、英石諸州多所經歷,每到寺院,東倒西傾,未嘗有 一榻可臥,一艄i炊者。積弊所由,蓋常住歸于郡守之囊橐 ,寺院壞于客僧之住持。....乞委本路監司察覺,有常住住 持處,只許衣缽相傳(甲乙相傳),不許客僧寅緣請住;有 戾於此,上下同以臟論,庶主僧不至視寺院如傳舍。 所以,甲乙制就可以避免官方介入,就可以永保常住,寺院亦因此而 不墜,因此,元黃溍所撰婺州「淨勝院莊田記」就說:(註51) 凡佛之居曰寺若院,有甲乙次相授法,田廬貲蓄器械百須之 物,悉得以為世業傳子若孫,其成之難而保有之不易與齊民 之家固無大異也;然人之子孫不皆才且賢,而佛氏之子若孫 率以義合,必擇焉而得其才乃以畀之,故其傳往往至於千數 百歲而不墜,世家大族弗如也。跡以所憑藉以永久者,存乎 其人爾,顧豈有它術哉? 淨勝院自北宋英宗治平年間賜額,以甲乙相傳,迄元已二百六十餘年 矣。 以上討論了十方制和甲乙制之區別及優劣,下面再談由捨造寺院 者自己招請住持,如功德墳寺和無敕額寺院二種,這兩種寺院的住持 除了考量學行人品之外,應該還涉及交情深淺和經濟能力,尤其是功 德墳寺住持的決定與是否能夠提供有力的經濟支援有密切的關係, (註52)這與前述的實封或助軍有異曲同功之處。 最後要討論敕差住持制。自南宋以降,一些名剎巨寺的住持,不 僅由官司決定,甚或勞駕皇帝敕命駐錫,寧宗時岳珂的愧剡錄「寺觀 敕差住持」條就說:(註53) 中興以後,駐蹕浙右,大剎如徑山、淨慈、靈隱、天竺、宮 觀如太一、開元、祐聖皆降敕劄主首,至於遐陬禪席雪峰、 南華之屬,亦多用黃牒選補。 按敕差住持與南宋末葉的五山十剎應該有密切關係。關於五山十剎詳 下文,此處暫從略。 以上就寺院的住持制或繼承制做了詳盡的論述。總之,宋代的寺 院不論是革禪為律,或革律為禪;不論是甲乙、十方、或敕差或自請 均與官方的管理制度有切密切關連。 最後要提到的是寺院分房列戶的情形,並兼論寺院的規模。 在宋代,較具規模的寺院,除本寺之外,皆有不少的子院和庵堂 分散各地, 頁117 而一寺之內可以同時有禪、律、或十方甲乙並存的情形。汴京相國寺 ,舊有六十四院,院或僅屋數間,而簷廡相間,各具庖爨。其後,為 後,為避免罹受火災,乃於神宗元豊五年(1082)下詔以東西二序分 為八禪二律。(註54)熙寧間(1068-1077)又重新歸併為東四院, (有寶嚴、寶梵、寶覺、惠 [ 慧 ] 林),西四院(有定慈、廣慈、 普慈、智海)。(註55)泉州莆田縣廣化寺,宋時有子院十,庵一 百二十。(註56)仙遊縣龍華寺則有院十一,庵七十七。(註57) 晉江縣開元寺,歷五代至宋,創支院百區(八閩通志稱支院有二百 十七區)。(註58)福州長溪縣竹林寺,唐末時同時興造的就有三 十六庵, 仁宗慶曆時( 1041-1047 )始將諸庵歸併成禪寺,而三十 六庵始廢。(註59)像這樣的例子是不遑枚舉,謹提出數例以見其 概。這些子院庵與本寺或隔縣或隔州,並非全在同一州縣。洪武六年 ( 1373 )令各府州縣只存大寺觀各一所,餘皆裁併,執行的相當徹 底。 三、五山十剎 五山十剎始於何時,文獻資料並沒有明確的記錄。根據明初宋濂 (1310-1381)的說法是創於南宋寧宗嘉定間(1208-1224)史衛王( 史彌遠)的奏請,不過元人黃溍早已提到五山十剎這一名詞,(註60) 但是卻沒有詳細說明創設之原委。較詳盡的資料還是宋濂所撰的「住 持淨慈禪寺(杭州)孤峰德公塔銘(註61)( 1294-1372 )」所 說: 古者住持各據席說法以利有情,未曾有崇痺之位焉。逮乎宋季 ,史衛王奏立五山十剎,如世之所謂官署,其服勞於其間者必 出世小院,候其聲華彰著,然後使之拾級而升;其得至於五名 山殆猶仕宦而至將相,為人情之至榮,無復有所增加,緇素之 人往往歆豔之,未然非業行 出常倫,則有未易臻此者矣。 而且,當初只有禪院五山十剎。按禪宗的發展較其他宗派略晚,而禪 院的建立更遲至百丈懷海創立禪居始有。於此之前的禪學者,唯藉律 院以居, 並無自己之居所,(註62) 殆吳越錢鏐(在位 907-932 )始將江南教寺改為禪寺。至宋禪剎始盛,規模宏,大富麗堂皇。但 是各禪寺尚無等第高下之別,唯推在京巨剎為首。宋室南渡後,始定 江南為五山十剎而高下等第之,使其拾級而升。然而南禪原地之黃梅 (弘忍)、曹溪(惠能)等道場反不列五山十剎之林,寧不怪事。 (註63)與宋濂說法相同尚有明、田汝成。(註64) 如果宋濂的說法是可以採信的,那麼南宋寧宗嘉定間由官方訂出 禪剎五山十剎為最有地位,最受尊崇,讓住持者逐步榮升,最終則以 廁身五山十剎為無上之 頁118 榮耀,位同將相。五山十剎之住持例須皇帝敕差,這亦是有效管理制 度之一。 五山十剎最初僅有禪剎,以後,天台教院也開始標榜教院的五山 十剎,彼此互爭長短,流風餘韻,降及元、明依然盛行、因此,元文 宗至順元年(1330)有鑑於五山十剎爭持不下,乃下詔於金陵建大龍 翔集慶寺冠五山之上,以矯其弊,而五山聲勢乃日漸式微。明、洪武 初年(1368),將大龍翔集慶寺改額天界寺,以總轄天下僧尼,位五 山之上。(註65)元、明兩代的做法皆是藉政權來達到統制教權之目 的。 現將禪院和教院的五山十剎列成「宋代五山十剎表」以見一斑 ┌────┬────────────────┬──────────┐ │類 別│ 寺 院 名 稱 │ 地 點 │ ├────┼────────────────┼──────────┤ │禪院五山│1.徑山(興聖萬壽禪)寺(註67) 杭州臨安縣徑山 │(註66) 2.(景德)靈隱寺(註68) 杭州錢塘縣靈隱山 │ │3.淨慈(山報恩光孝禪)寺(註69) 杭州錢塘縣南屏山 │ │4.天童(山景德)寺(註70)(註70) 明州鄞縣天童山 │ │5.阿育王(山廣利禪)寺(註71) 明州鄞縣阿育王山 ├────┼───────────────────────────┤ │禪院十剎│1.中天竺(山天寧萬壽永祚)寺 杭州錢塘縣 │ │ (註72) │ │2.道場山護聖萬壽寺 湖州烏程縣 │ │3.蔣山太平興國寺(註73) 建康上元縣 │ │4.萬壽山報恩光孝寺(註74) 蘇州吳縣 │ │5.雪竇(山資聖)寺(註75) 明州奉化縣 │ │6.江心(山龍翔)寺(註76) 溫州永嘉縣 │ │7.雪峰(山崇聖)寺(註77) 福州侯官縣 │ │8.雲黃山寶林寺 婺州蘭谿縣 │ │ │9.虎丘山(雲)靈巖寺(註78) 蘇州吳縣 │ │10.(天台山)國清(教忠)寺 台州天台縣 │ │ │ (註79) ├────┼───────────────────────────┤ │教院五山│1.上天竺寺(註81) │ │2.下天竺寺 杭州錢塘縣 │ │ │3.能仁寺 溫州永嘉縣 │ │ │4.白蓮寺 明州 │ │ │5.不詳 │ ├────┼───────────────────────────┤ │教院十剎│1.集慶寺(註83) │ │2.(崇恩)演福寺(註84) │ │3.普福寺 杭州錢塘縣 │ │ │4.慈感寺 湖州 │ │ │5.寶陀(觀音寺)(註85) 明昌國縣 │ │6.湖心寺 紹興 │ │ │7.大善寺 蘇州 │ │ │8.北寺(圖七) 蘇州 │ │ │9.延慶寺(註86)(圖八) 明州鄞縣 │ │10.瓦棺寺(註87) 建康上元縣 │ └────┴───────────────────────────┘ 日本加賀金澤大乘寺收藏「有五山十剎圖」二卷(見圖九),乃該寺 開堂徹通於理宗開慶元年(1259)入宋,巡禮宋五山十剎的建築及堂 內設備等手卷原本,京都東福寺的「大宋諸山圖」及若狹凌霄山常高 禪寺「大唐五山諸堂圖」二本可能均是大乘寺的傳寫本。(註88)日 本受到中國的影響,不僅有五山十剎,(註89)而且還分為京都和鎌 倉五十剎,其後又有九州五山。(註90) 這些五山十剎的住持都需要敕差詔命。其他的名剎巨寺亦有敕差 住持的,如杭州慧因高麗教寺,(註91)金陵金山龍游寺,(註92) 荊門軍之玉泉寺等。(註93)(圖十) 五山十剎雖然遲至南宋寧宗時才有,但是五山十剎卻早以名剎著 稱,茲以五山之首的徑山為例。唐代宗時一禪師法欽(或道欽701- 792)開山。(註94)宋哲宗元年祐五年(1090)奏改為十方制。徽 宗政和七年(1117)改「徑山能仁禪寺」,孝宗時御賜額書「徑山興 聖萬壽禪寺」。 徑山第十三任住持大慧宗杲(1089-1163)於徑山寺大振臨濟宗 風。宗杲於紹興七年(1137)七月二十四日主院事,次年有僧一千人 ,第三年則增為一千二百餘人,使前後兩堂均無法容納。五月二十五 日宗杲貶謫衡州。二十八年三月九日再入院,昔日盛況再現。第二次 移住徑山前,朝命住持育王寺,因禪衲眾 頁120 多,食或不繼,乃築塗田數千畝賜名般若莊。(註95) 乾道二年(1166)孝宗游幸該寺,楊和王(存中)以蘇州莊田一 萬三千畝施入。該莊歲入二萬斛並有犁牛、舟車、解庫,(註96)孝 宗還蠲免稅。寧宗慶元五年(1199)寺遭回祿,堂宇盡毀,第十三代 蒙庵元聰(1136-1209)自福州雪峰被旨前來,乃捐衣缽及光宗、寧 宗賜賚,並遠走閩、浙募化,重建堂宇。(註97)理宗紹定六年( 1233)又毀於火,無準師範(1178-1249)居徑山二十年,除重建屋 宇外,並收回紹興初年即被有力者侵占之廣陵莊,又置田千畝,植松 杉數百萬株,並於距寺四十里之處置雲水接待院,買附近良田九千畝 以為接待院之用,寺額「萬年正續」,(註98)理宗曾蠲免和糴米。 (註99) 無準師範後,歷癡絕道沖(1146-1227)等七代,前至元十二年 (1275)又遭回祿之厄,十七年雲峰妙高來主院事,重建後規模更宏 麗。(註100)徑山寺歷代住持皆由敕差。才幹精練之住持表現卓著, 起弊興廢,拓展規模。 四、寺田與賦役 宋代的名剎巨寺大都有豊沃的常住田山以安養僧眾,五山十剎更 是此中之最。常住田山的獲得大約有敕賜、施捨、購買、抵押、強占 等方式。五山十剎常住田有遠宋代以前即已存在,宋亡之後亦多能繼 續擁有殊少變動,有關五山十剎常住山請看本文附錄。其他的寺院大 多擁有寺田,詳見拙作宋代的寺領莊園(尚未發表)。 因為寺院擁有不少的田山,就關涉到賦役的問題。事實上,向寺 徵收各種賦役可說是最具體、最切實的管理辦法。 原則上,所有寺院都得負擔兩稅、徭役、科敷及各種苛捐雜稅( 對於僧團則追繳身丁錢、度牒等,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內),例外的也 不乏其例。 夏秋兩稅能夠不繳納的大半限於敕賜的莊田,而且還得有聖旨等 才算數,如天聖八年十二月六日中書門下牒杭州靈隱寺,稱李太后於 五年前將買到的二十五頃田,充該寺齋僧粥食,乃放免兩稅等物件。 (註101)理宗賜杭州旌德顥慶寺三千畝田,也特免兩稅。(註102) 其他如御前寺觀(供奉帝御容),(註103)陵寺、(註104)官寺、 (註105)敕賜功德墳寺(註106)的莊田也多能放免兩稅。 頁121 寺院享有免納科敷,和買及色役的類子較多,如敕賜墳寺可以免 納色役錢和科敷。(註107)敕賜莊田縱使無法免納兩稅,大概也都 可以免納科敷、役錢等,如咸淳五年( 1269 )賜臨安崇恩演福禪寺 平江田五千畝即是。(註108)孝宗隆興二年( 1164 )賜上天竺 的錢塘、仁和、嘉興、崇德等縣及平江府等處的田土,就享有免納和 買、科敷、色役等特權。寧宗慶元二年( 1196 )再降旨蠲免,寧宗 嘉定五年( 1212 )又再次降旨免納。(註109)同樣的莊田三次 降旨免納役錢、和買、科敷是否意味這種免完全出自皇恩浩盪,所以 ,在隔一段時日後,地方官可能會從中刁難,因此寺僧就向朝廷陳情 說明莊田來自敕賜等原委。朝廷即再降旨意,重申免納的權利。 上天竺教寺免納差役科敷的事自從嘉定五年第三次降旨重申後似 乎就不成問題了,因為理宗紹定四年(1231),平江府吳縣的上方教 院和紹興府圓通教寺即請求比照上天竺寺免納照准,(註110)度宗 咸淳五年(1269),臨安玉泉淨空院獲賜官田三百畝左右,亦得朝旨 與上天竺同免科敷。(註111)咸淳二年(1266)杭州靈芝寺也因紹 定二年雖有朝廷撥賜之霅川沈氏戶絕田七百餘畝,但是除了供給寺僧 梵修和賦役外,就所剩無幾;因此,太傅賈似道乃奏免七百餘畝之和 買和役錢。(註112) 著名的五山十剎,常住素稱富饒,與朝廷關係又極密切,享有免 納的特權自為意料中之事。自南宋渡江以來,育王、徑山等寺常住膏 腴有多至數萬畝者,「其間又有特旨免支移科配者,頗為民間之患焉 。」(註113) 寺院所享有的免納額數,一般就攤給其他編戶共同負擔,(註114) 這樣做當然不妥當,朝廷也雖不願意有這類事情發生,所以,慶元條 法就規定寺觀雖然請到朝旨、特旨也不能免納兩稅、色役、科敷、免 役錢等。(註115)但是,根本沒有嚴格執行,因為上述免納的例子 有不少是慶元條法成書(三年)以後才請到的條旨。 將寺院所免納的部分均攤給其他人戶,當然不利於官僚的正常運 作。不過,也有完全相反的例子,如福建的寺院向來承擔當地的地方 經費的支出和各項賦役,一般編戶除兩稅外,幾無任何負擔可言,(註116) 因此,一向被士大夫及社會大眾所詬病的寺院,不僅不是當地之蠹, 而且還被譽為「民之保障」。(註117)但是,也因為僧寺負擔過重, 造成僧逃寺敗的地步。(註118) 五、結語 頁122 佛教東傳中國之後,它的發展就相當迅速,雖然中間也經過一段 時期的調適和融合的階段,基本上還是奠下了穩固的基礎。 佛教有它自己的團體(包括僧團和信徒),有自己的法律(各種 戒律),自己的經典(經、論),還有嚴密的僧團組織,這些因素構 成了佛教不可悔的龐大勢力,對中國的傳統政權隱然形成一股抗拒的 勢力,當然引起當政者的隱憂和恐懼,勢必要想盡辦法來加強對於佛 教教權的控制和管理。 宋代高度集權的中央政府,除了汲取歷代政權對於佛教教權的管 理經驗外,還加上宋朝新政權本身的實際經驗,使宋代政府對於佛教 教權的控制和管理更上軌道,也更加制度化,使佛教教權完全屈服於 政權之下,只能在種種禁令的束縛下求生存、求發展。 管理和控制主要是針對寺院本身和僧團組織這二方面來設計的, 本文僅就寺院本身來探討,有關僧團組織將撰另文,此處從略。 首先是寺院的興建必須合於法令,不得違建或私刱,法令的依據 就是賜額有無。沒有賜額的寺院官府可以隨時取締或拆毀或轉移他用 ,但是,違建或私刱的風氣很盛,無額寺院的增加非常迅速,將無額 寺院取締等根本不是徹底解決問題的方法,治本之道還是將無額寺院 納入管理體系內,使得官府能夠更有效,更有力的掌握和管理它們。 同時,無額寺院常有容留作奸犯科及私度和偽濫僧尼之事,使得寺院 成為不法之徒的淵藪,造成治安的死角,這也是官府最擔心,最不願 意看到的事實。所以,權宜變通之策實是必要的。 權宜變通的辦法就是在適當時機賜額給那些符合政府規定條件的 無額寺院。所謂規定條件通常是指屋舍在百間或三十間以上,有功德 ,有佛像、有住持等,或位於名山勝境的庵舍,因地理位置特殊,雖 然沒有有符合以上規定條件也可以得到賜額。這種做法勿寧是更具意 義和實質效果。北宋就曾四次大規模的賜額,同時也有好幾次大規模 的改賜寺額。南宋則沒有,原因何在,不得而知。(註119) 大規模賜額的寺名往往與當時的年號或皇帝誕節節名有關,如壽 聖、承天、乾元、天寧、景德、天禧、太平興國、大中祥符(或稱祥 符)等寺額即是,而其中壽聖寺院竟有一州高達數十所之多的事,使 得壽聖寺院幾乎有遍及天下之情形。 仁宗嘉祐年間,宋代有寺院三萬九千所,元世祖至元二十八年有 四萬二千三百十八所,後一個數字似乎可以代表南宋末葉的寺院數。 筆者認為這二個統計數目可能只是包括有賜額的,無額寺院或許不計 算在內。 宋代寺院住持產生的方式也與政府的管理政策息息相關。寺院住 持產生的方 頁123 式有十方繼承制(或簡稱十方制)、甲乙徒弟制(或簡稱甲乙制、徒 弟制),自己招請、敕差住持四種,皆需申請立案。其中以前二種最 多,自已招請者限於私人捨宅立寺和功德墳寺,敕差住持則為五山十 剎如五山十剎者。 十方繼承制是先由幾家寺院的高僧(通常是主僧)提供四五個候 選名單,送交官方圈選。官方圈選的條件除了考量人選的學行、聲望 、品德之外,有時也不免受到私誼和財力的牽制。所謂私誼如地方首 長素來深仰××名僧大德的風釆,那麼他就會刻意安排這位名僧大德 到自己轄區內來住持某一寺剎。至於財力條件是指候選僧人向地方官 保證願意提供多少貲財來交換住持,尤其是一些以富著稱的寺院,住 院,住持一旦出缺,消息不逕而走,聳動緇林,問鼎者眾。問鼎者除 了要得到有力人士的推薦函之外,還要提供相當的財力才會普遍,造 成住持人選的決定「不問僧之污潔,惟問助軍錢多」之弊。更有甚者 ,地方官以經費匱乏為由,視住持之職為歛財之,方本來規定十年任 滿者,現在則三五年一換,甚至未滿一年就更迭有如奕棋,這是十方 制缺點之一。 其次,十方制住持之派遣因與本院無任何淵源和感情,視寺院如 過舍、逆旅,尸位素餐,不肯盡心盡力為寺院發展和福利,這是缺點 之二。其三,住持調往他處時,臨行將寺院常住財產視為私產而搬拿 一空的也不乏其徒。 十方制的優點則是住持的選拔是由寺院和官方共同決定,有如選 賢與能,因此,多能妙選高才。事實上,有能力和孚眾望的住持能夠 令寺院在極短時間內振衰起弊,蔚然成為一大叢林。所以,許多資料 告訴我們「得僧者昌,失僧則亡」這一史實。 甲乙徒弟制是分房列戶,有如俗世父子相傳、兄弟相及,非如十 方制不問親疏,環食劍處。因此,舊住持經過十分縝密之觀察和考驗 後,從寺院內之僧眾慎選繼任者(也有一定的內部作業程序)。甲乙 制的缺點之一是各子院財產獨立,子院間貧富興廢不一。缺點之二是 囿於門戶之見難成大局,也就是說新住持的產生不像十方制那樣動瞻 視聽,只能從本院堬ㄔ矷A能力、品德、學皆較無足稱述;所以,對 寺院本身的發展幫助不。 甲乙徒弟制的優點之一是每任住持皆與寺院關係密切,感情深厚 有如父子、兄弟,和寺院休戚與共,不會有十方制視寺院為過舍而漠 不關心。優點之二是住持的產生完全操縱在自己寺院手中,與官府沒 有任何關係;因此,舊任可以依照自己的條件來選擇新任,新任者一 方面有感於舊任的愛護與提攜,另方面也因為 頁124 與寺院感情深,莫不競競業業,恪盡職摃以謀寺院的發展和維護,苦 心經營的成果不會因新任的漠不關心或被搬拿一空而毀於一旦。優點 之三是住持更迭正常,不會有十方制更迭如奕棋的現象發生,而影響 寺院的正常發展。因為有許多資料顯示寺院的破敗零落即是由於住持 更換頻繁所造成的。所以,許多寺院為了避免重蹈覆轍,向官府申請 改十方制為甲乙制。 不論是甲乙或十方制,依法都得向官方申請立案。立案之後若欲 變更體制,如改為十方制手續較簡便,這是因為官方有參與權,較易 管理。如改為甲乙制者限制較多,但是申請改為甲乙制的仍然很多, 金石文字及文集奡N保存不少這樣的資料,這是寺院本於自己的立場 ,衡量利弊得失,痛下決心所做的一番選擇。 南宋寧宗時,丞相史彌遠奏請設置五山十剎,將寺院上下等第區 分,最初僅有禪剎五山十剎,後來又加上教院的五山十剎。不論是禪 院的五山十剎或教院的五山十剎,皆是寺剎中之佼佼者;不僅規模宏 大,建築雄偉,雕縷精巧,而且雲衲叢聚,動輒上千,香火鼎盛。同 時,寺院也多有廣大的良田美產和其他經營項目作為雄厚經濟支援。 事實上,五山十剎在正式成立以前已是名剎巨寺,而且在宋亡以 後,仍然盛名不墜,彼此相持不下。元文宗為了矯正其弊,特詔於金 陵建大龍翔集慶寺冠五山之上。洪武初年將集慶寺改名天界寺,位於 五山之上以總轄天下僧尼寺院。 五山十剎的設置是要使它的住持一定先經由小院小剎,待聲名彰 著後再逐步拾級而升,最後則躋身五山十剎之林。至此地位,有如俗 世間仕宦而位至將相,官居極品,為緇林所稱羨,乃至高之榮譽與地 位。故五山十剎住持例由敕差派遣。敕差住持在前代即有,但不及南 宋之制度化。 寺院為了經濟理由,或多或少會有田產,寺院田產依照規定要納 稅役,除非得到敕旨豁免。能夠豁免兩稅的較少,但是免納役錢、科 敷、和買的例子就較多。寺院免納的部分通常就分攤給貧下之戶,害 法弛政,莫甚於此;惟獨閩南地區百姓除兩稅外,其他稅賦皆由經濟 寬裕的寺院來承擔,寺院非但不是當地之害,還是百姓之保障。向寺 院徵收各稅賦是官方最具體的管理政策之一。 頁125 附錄二:表一:歷代寺院數目表 ┌──────────┬───┬───────┬──────────┐ │ 年 代 │寺院數│ 地 區 │ 史 源 │ ├──────────┼───┼───────┼──────────┤ │西晉(266-316) │ 180 │全國(含兩京)│西晉永嘉(307-312) │ │ │ │ │洛陽有寺42所,洛陽 │ │ │ │ │伽藍記原序 │ ├──────────┼───┼───────┼──────────┤ │東晉(317-419) │1768 │全國 │法淋,辯正論卷三 │ ├──────────┼───┼───────┼──────────┤ │宋(420-478) │1913 │全國 │法淋,辯正論卷三 │ ├──────────┼───┼───────┼──────────┤ │齊(479-501) │2010 │全國 │法淋,辯正論卷三 │ ├──────────┼───┼───────┼──────────┤ │梁(502-556) │3846 │全國 │法淋,辯正論卷三 │ ├──────────┼───┼───────┼──────────┤ │陳(557-588) │1232 │全國 │法淋,辯正諭卷三 │ ├──────────┼───┼───────┼──────────┤ │北魏太和元年(477) │6578 │四方6478 │魏書,釋老志 │ │ │ │平城 100 │ │ ├──────────┼───┼───────┼──────────┤ │北魏延昌二年(513) │15727 │四方13727 │魏書,釋老志 │ │ │ │平城 2000 │ │ ├──────────┼───┼───────┼──────────┤ │北魏正光已後(520-)│30886 │大寺 47 │魏書,釋老志 │ │ │ │王公等839 │ │ │ │ │百姓30000餘 │ │ │ │ │洛陽 1367 │洛陽伽藍記卷五 │ ├──────────┼───┼───────┼──────────┤ │東魏天平元年(534) │ 421 │洛陽尚存佛寺 │洛陽伽藍記卷五 │ │隋仁壽末(604) │ 3792 │諸州 │辯正論卷三,道宣大唐│ │ │ │ │內典錄卷五則為5000所│ ├──────────┼───┼───────┼──────────┤ │隋大業(605-617) │ 3985 │諸州 │辯正論卷三 │ ├──────────┼───┼───────┼──────────┤ │唐開元天寶間(713- │ 5358 │全國僧寺3245 │唐六典卷四 │ │756) │ │全國尼寺2113 │ │ ├──────────┼───┼───────┼──────────┤ │唐會昌五年(845) │44600 │全國拆毀寺 │唐會要卷四十九 │ │ │餘 │4600 │ │ │ │ │招捉蘭若 │ │ │ │ │40000餘 │ │ ├──────────┼───┼───────┼──────────┤ │後周顯德二年(995) │33030 │全國存留2694 │舊五代史卷一一五 │ │ │ │廢柝30336 │ │ ├──────────┼───┼───────┼──────────┤ │宋景德(1004-1007) │25000 │全國 │侯鯖錄卷二陳襄述古 │ │ │ │ │判祠部 │ │ │ │ │江鄰幾雜志 │ ├──────────┼───┼───────┼──────────┤ │宋嘉祐(1056-1063) │39000 │全國 │侯鯖錄卷二 │ ├──────────┼───┼───────┼──────────┤ │元至元二十八年 │42318 │全國 │佛祖統紀卷四十八 │ │(1291) │ │ │元史卷十六, │ │ │ │ │世祖紀十三 │ └──────────┴───┴───────┴──────────┘ 頁127 表二:宋代各地區寺院數目表 ┌────────────────┬────┬───────────┐ │地 區 年 代 │ 院數 │ 史 源 │ ├─────┬──────────┼────┼───────────┤ │福州十二縣│唐懿宗(859-872) │ 102 │ 淳熙三山志卷三十三 │ │ │唐僖宗(873-887) │ 56 │ 淳熙三山志卷三十三 │ │ │唐昭宗(888-903) │ 18 │ 淳熙三山志卷三十三 │ │ │閩(909-944) │ 267 │ 淳熙三山志卷三十三 │ │ │吳越(907-978) │ 781 │ 淳熙三山志卷三十三 │ │ │宋慶曆(1041-1048) │ 1625 │ 淳熙三山志卷三十三 │ │ │宋紹興(1131-1162) │ 1523 │ 淳熙三山志卷三十三 │ │ │宋淳熙三年(1176) │ │ │ ├─────┼──────────┼────┼───────────┤ │新安六縣 │宋淳熙三年(1176) │ 236 │ 新安志卷三 │ ├─────┼──────────┼────┼───────────┤ │明州六縣 │宋寶慶三年(1227) │ 305 │ 寶慶四明志卷11-21 │ │台州五縣 │宋嘉定十六年(1223)│ 395 │ 嘉定赤城志卷27-29 │ │紹興八縣 │宋嘉泰元年(1201) │ 363 │ 嘉泰會稽志卷7•8(包 │ │ │ │ │ 括戒壇、接待院,施水 │ │ │ │ │ 坊) │ │ │ │ │ │ │湖州(吳 │宋嘉泰元年(1201) │ 217 │ 嘉泰吳興志卷十三 │ │興)六縣 │ │ │ │ │杭州十縣 │宋元祐三年(1088) │ 532 │ 慧因寺志卷二 │ │ │宋咸淳間(1265- │ 765 │ 咸淳臨安志卷76-85 │ │ │1274 │ │ │ │ │南宋末(1280) │ 671 │ 夢粱錄卷15 │ │錢塘縣 │宋咸淳間(1265- │ │ │ │ │1274) │ 400 │ 咸淳臨安志卷80 │ │ │ │ │ │ │蘇州五縣 │宋大中祥符(1008- │ 139 │ 吳郡圖經續記中 │ │ │1016) │ │ │ │ │宋元豊七年(1084) │ 139 │ 吳郡圖經續記中 │ │吳江縣 │元 │ 1080 │ 元•吳江志卷七 │ ├─────┼──────────┼────┼───────────┤ │秀州 │元 │ 136 │ 至元嘉禾志卷10、11 │ ├─────┼──────────┼────┼───────────┤ │鎮江四縣 │元,至順間(1330- │ 294 │ 至順鎮江志卷九(包括 │ │ │1332) │ │ 寺、院、庵) │ │華亭縣 │宋,紹熙四年(1193)│ 46 │ 雲間志卷中 │ │嚴州六縣 │宋淳熙十三年(1186)│ 82 │ 嚴州圖經卷一、二 │ ─────┴──────────┴────┴───────────┘ 嚴州六縣只有八十二所顯然偏低,可能圖經就較具規模而言。 頁128 附錄三:五山十剎常住田山表 ┌────┬────────────────────┬────────┐ │ 寺 名│ 常 住 田 山 地 │ 史 源 │ ├────┼────────────────────┼────────┤ │1.靈隱寺│(1)天聖三年章懿李太后賜脂粉錢九千五十 │ 寺志卷2.3.5. │ │ │ 四貫買田,計錢塘縣山林田土五頃,鹽 │ 下淳祐臨安志 │ │ │ 官縣思亭鄉水田十頃,秀州崇德縣積善 │ 輯逸卷2 │ │ │ 鄉水田十頃賜禪定大師延冊。八年放免 │ 寺志卷5下 │ │ │ 糧田一萬三千畝(杭、秀兩州田土充五 │ 寺志卷3下 │ │ │ 年齋僧粥食共四十餘萬人。)該田至洪 │ │ │ │ 武初年尚存。 │ │ │ │(2)理宗取下菜園地建閰妃功德院,乃改賜 │ │ │ │ 古蕩千畝,時癡絕沖住持。 │ │ ├────┼────────────────────┼────────┤ │2.淨慈寺│(1)第二十六代住持石楀可宣以私財市田千 │ 寺志卷八 │ │ │ 畝置接待院,寧宗賜額化城寺。 │ │ │ │(2)紹定初(1228)賜住持妙崧富陽縣泰寧 │ 寺志卷七 │ │ │ 莊田地山蕩三千畝。後田被侵佔,正德 │ │ │ │ 十三年(1518)始清查廢寺田地。 │ │ │ │(3)景定五年(1264)賜至愚仁和縣天賜莊 │ 寺志卷七 │ │ │ 田地山蕩三千七百三十三畝。歷經宋、 │ │ │ │ 元,寺僧賴以梵修。嘉靖末(1566)以 │ │ │ │ 賦重,始撤佃與民,歲收餘租以抵修膳 │ │ │ │ ,而產猶存於寺戶,後被豪民侵占,萬 │ │ │ │ 曆十三年(1585)始收回。 │ │ │ │(4)至元中,無文義傳置田曰至元莊。 │ 寺志卷一 │ │ │(5)常住:宋元賜田百餘頃。明初以田多稅 │ 寺志卷七 │ │ │ 重撤佃蠲稅,稅存田地二十餘頃,嘉靖 │ │ │ │ 四十年(1561)尚存一千八百餘畝。後 │ │ │ │ 以糧役繁重,復將方家裕及安吉、定南 │ │ │ │ 等山撤佃與民。萬曆元年(1573)造冊 │ │ │ │ ,實存錢塘縣田山蕩一千五百餘畝,寺 │ │ │ │ 眾差徭賴以得免。 │ │ ├────┼────────────────────┼────────┤ │3.天童寺│(1)鄞縣金田莊有田一千三百畝,挹西澗之 │ 寺志卷九 │ │ │ 水灌溉之。後莊廢田亦不存。 │ │ │ │(2)鄞縣小白莊,莊田俱廢,莊河外有 閘 │ 寺志卷九 │ │ │ 尚存。 │ │ │ │(3)鄞縣鄮國莊(西湖莊)清廢為天童莊。 │ 寺志卷九 │ │ │(4)定海縣三山莊有田四百餘畝,清廢。以 │ 寺志卷九 │ │ │ 上四莊何時置已不詳。 │ │ │ │(5)福林莊、增益莊、保成莊三莊共田二千 │ 寺志卷九 │ │ │ 餘畝,在昌國、定海二縣,南宋初宏智 │ │ │ │ 正覺(1091-1157)慈航二師置,清廢。│ │ │ │(6)定海縣大宴莊有田六百餘畝,應菴曇華 │ 寺志卷九 │ │ │ 禪師(1103-1163)令宏監寺開。 │ │ │ │(7)至寶慶三年(1227)止,有田三千三百 │ 寶慶四明志 │ │ │ 八十四畝,山一萬八千九百五十畝。 │ 寺志卷十三 │ │ │(8)昌國縣舟山天童莊,莊田俱廢。 │ 寺志卷九 │ │ │(9)餘姚縣金地莊,田地一千七百畝,清廢 │ 寺志卷九 │ │ │(10)鄞縣盤山莊,有田二百畝,清廢。 │ 寺志卷九 │ │ │(11)台州寧海縣牧峰莊、鼊山莊、計田一千│ 寺志卷九 │ │ │ 七百餘畝,元明禪師置,為萬佛閣香燈│ │ │ │ 之費,至正二十年-二十六年(1360- │ │ │ │ 1366)年治塗田而成。 │ │ │ │(12)崇禎末寺田斥賣殆盡,山存五百餘畝,│ 寺志卷九 │ │ │ 產歸俗,戶役占僧籍。 │ │ ├────┼────────────────────┼────────┤ │4.徑山寺│(1)唐代宗,宋孝宗敕賜徑山為香燈山,界 │ 徑山志卷十四 │ │ │ 限廣大莫考。正德六年(1511)分為十 │ │ │ │ 八房,而常住割裂。代宗並賜崑山莊, │ │ │ │ 在徑山江,清廢。 │ │ │ │(2)孝宗賜吳郡田百頃,大慧妙善承領。 │ 四朝聞見錄甲集 │ │ │(3)蘇州徑山莊,有田一萬三千畝,楊和王 │ │ │ │ 施入(乾道二年,1166),並有舟車、 │ │ │ │ 解庫、犁牛等,孝宗蠲其稅。 │ │ ├────┼────────────────────┼────────┤ │5.阿育王│(1)宋文帝元嘉二年(425)賜寺東十里塔墅│ 全唐文卷三三五 │ │ 寺 │ ,梁武帝蠲其賦,普通中(520-526)始│ │ │ │ 稱常住田,陳隋時遭亂,鞠為茂草。唐中 │ │ │ 宗(705-709)惟割湖東十頃賜之,闢為│ │ │ │ 良田,湖遂有千金之號。 │ │ │ │(2)宋紹興三年(1133)賜田一千二百五十 │ 寶慶四明志卷 │ │ │ 畝。 │ 十三 │ │ │(3)乾道三年宗杲募緣並捐衣雃言蒍諨Y會 │ 山志卷四 │ │ │ ,得錢萬緡為工資,闢奉化縣官地海塗 │ │ │ │ 田一千七百畝,稱般若莊。 │ │ │ │(4)淳熙十六年(1189)佛照德光盡賣賜齎 │ 山志卷四 │ │ │ ,市田四千畝為吉祥莊,歲入穀五千石 │ │ │ │ 。 │ │ │ │(5)至寶慶三年止,寺有常住田三千八百九 │ 寶慶四明志卷 │ │ │ 十五畝,山一萬二千五十畝。 │ 十三 │ │ │(6)元皇慶二年(1313)佛日普光禪師(東 │ 寺志卷七 │ │ │ 生明公)捐己貲購金氏海塗田一千餘畝 │ │ │ │ 為廣利莊,歲入穀千石。 │ │ │ │(7)至正二年(1342)雪窗悟光(1292-1357│ 寺志卷七、四 │ │ │ )盡復為豪家所占之諸莊田土園林。 │ │ ├────┼────────────────────┼────────┤ │6.上天竺│(1)宰臣韓縝(1019-1097)施滸墅莊田二十│ 寺志卷十 │ │寺(教院│ 頃。 │ │ │五山之一│(2)紹興三年(1133)賜平江府滸墅莊田二 │ │ │) │ 十頃。 │ │ │ │(3)紹興二年(1164)蠲免錢塘縣、仁和縣 │ 宋會要輯稿 │ │ │ 、秀州縣、秀州嘉興縣、崇德縣、平江 │ 釋二之十六 │ │ │ 府等處田科敷,和買、色役等。慶元二 │ │ │ │ 年(1196),嘉定五年(1212)分別降 │ │ │ │ 旨重申蠲免。 │ │ │ │(4)嘉定六年賜崇德田十五頃,善月承領。 │ 寺志卷十 │ │ │(5)端平三年(1236)賜錢塘、仁和、富 │ 寺志卷十 │ │ │ 陽、海寧等縣田山蕩沙地四十五頃, │ │ │ │ 梵奎承領。 │ │ │ │(6)嘉熙二年(1238)賜錢塘、仁和、富陽 │ 寺卷卷十 │ │ │ 、臨安縣山十五頃,文杲承領。 │ │ │ │(7)淳祐三年(1243)賜松江府華亭,海田 │ 寺志卷十 │ │ │ 法照承領。 │ │ │ │(8)寶祐元年(1253)蠲免各處莊田糧稅。 │ 寺志卷十 │ │ │(9)景定二年(1261)丞相賈似道因寺田水 │ 咸淳臨安志 │ │ │ 荒,捐吳中田二千畝。 │ 八十 │ │ │(10)景定三年賜湖州府德清縣、烏程、歸 │ 寺志卷十 │ │ │ 安、長興等縣田五十頃,智觀承領。 │ │ │ │(11)度宗時(1265-1274)賜田三頃以助佛 │ 寺志卷四 │ │ │ 光法炤塔香燈之費。 │ │ │ │(12)按七識云:南宋六朝所賜約二萬畝, │ 寺志卷四 │ │ │ 至明隆慶四年(1570)盡皆迷失。 │ │ └────┴────────────────────┴────────┘ ※寺志將十頃誤為千頃。 頁131 註解 註1 見牧田諦亮編著「五代宗教史研究」(平樂寺書店,京都, 1971),書中五代王朝ソ宗教政策----シゑズ後周世宗ソ 佛教肅正一章,頁151-195。 註2 魏書(鼎文本)釋老志,頁304-305。北魏雖有這些禁令,但 沒有嚴格推行,京師私置佛寺風氣仍盛。所以,孝明帝神龜元 年(518)冬,司空公、尚書令、任澄王上奏,乃重新嚴申規 定。但是,不久,天下大亂,加上沙陰之酷,朝士死者之家多 捨宅為寺,京邑第舍,略皆為寺,禁令復不能行, 頁3047。又佛祖統紀卷39,稱隋煬帝大業五年(609)敕廢僧 數未及五十之小寺,歸併為大寺,頁362上。 註3 見舊唐書(鼎文本)高祖本紀,武德九年五月敕沙汰佛道二教 ,京師留三寺二觀,諸州存留一寺一觀。但是,八月高祖退位 為太上皇,傳位太宗,敕令並沒有推行,頁16-17。 註4 唐會要(世界書局本)卷48,「議釋教」下,稱:「自後應諸 州准元敕置寺外,如有勝地名山,靈蹤古跡,實可留情,為眾 所知者,即任量事修建,....其諸縣九戶口繁盛,商旅幅輳, 願依香火,以濟津梁,亦任量事,各置院一所,....其有山谷 險難,道途危苦,羸車重負,需暫憩留,亦任因依舊基,卻置 蘭若」。這是會昌滅佛後復興佛法之舉。宣宗大中六年十二月 宰臣上,言頁843。 註5 官寺乃指於各州設置同一寺名的寺院,並由官方給予所有經費 ,官寺內之僧行亦由朝廷敕許。隋開皇間首創,於長安設大興 善寺,各州設大興國寺,寺因國都大興城得名。高宗似亦於各 州置官寺,惜官寺名稱不得其祥。武后天授元年(690)十月 置大雲經寺於兩京及諸州。中宗神龍元年(705)二月置中興 寺觀,景龍元年(707)更名為龍興寺觀。玄宗開元廿六年( 738)六月,敕天下諸郡立龍興,開元二寺觀。次年令國忌日 就龍興寺行道散齋,千秋祝壽就開元寺行香。見佛祖統紀卷四 十,頁375上。又按常盤大定「支那佛教史蹟評解」,頁49-52 。有長安大開元寺興致碑,乃元延祐六年(1319)所立,碑文 則為金貞祐四年(1216)九月二日僧澄澗書于開元皇帝祠壁, 有關設置開元寺玄宗與勝光法師一席話之內容。 註6 舊唐書武宗紀「毀佛寺勒僧尼制」,頁605-604。並參考入唐 求法巡禮記卷四。時長安被毀三百多所,天下被毀者無數。 註7 「五代會要」卷十二,寺條,頁195,後唐莊宗同光二年 (924)也敕併無名額小院舍,見義楚(賜紫,明教大師)釋 氏六帖(有九五四年自序)卷廿一,頁441。 頁132 註8 「五代會要」卷十二,寺條,頁195。 註9 「續資治通鑑長篇」卷一一四,仁宗景祐元年(1034)閏六月 毀天下無名額寺院,頁20上。「八瓊室金石補正」卷110,馮 翊「西河普濟寺記」稱徽宗大觀三年(1109)毀無名顏寺院, 頁24上。以上是拆毀的例子,稱作他用的如充臣僚功德墳寺, 見拙作「宋代的功德墳寺」(食貨月刊十五卷九,十合刊, 1986)或移作學校之用,如「宋史」(仁壽本)卷一七三食 貨志稱紹廿一年(1151)戶部議併撥無敕額庵院田為學田,頁 37上。 註10 宋代以前,對於私刱佛寺或採既往不究之辦法,如玄宗「禁 創造寺觀詔」,見「全唐文」卷廿六,頁17下。又後唐明宗 「禁造佛寺並私剃度」敕亦規定:「今日以前修蓋得寺院無 令毀廢,自今已後不得輒有建造」,頁13上。 註11 皇帝誕節見「宋會要輯稿」第卅九冊,禮五十七之十四。按 「八瓊室金石補正」卷八十九,京兆府興平縣「保寧寺牒并使 縣帖」稱縣有無名寺額六十一所,其中五十七所符合規定得到 敕額,餘四所雖不合規定,經特案申請亦得到敕額,該牒文即 是此次整頓無名寺額時留存下來的第一手史料。另見「新安志 」卷三,歙縣寺條;又「佛祖統紀」卷四十三,頁397中亦參 考。 註12 「守會要輯稿」第十一冊,禮五之十五∼十六。政和元年( 1111)八月八詔改崇寧寺觀為天寧萬壽寺觀。七年二月十三日 又詔改神霄玉清萬壽,見禮五之廿三。總之,官寺的性質即是 為皇帝祈求福田的。 註13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九十一,天禧二年(1018)四月條,頁 12上。按唐武宗毀寺之標準是屋宇二百間以下,宋代卻降為三 十間(或百間),可見宋代寺院規模小,受敕額的條件也低。 註14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九七,嘉祐七年九月條,頁9下。「司 馬文正公集」卷廿四,論寺額劄子(頁229-下-上),和卷廿八 永昭陵寺劄(頁252上-下)均上奏請求不係帳寺觀,不論屋舍 多少請勿賜額。 註15 「山右石刻叢編」卷十五,治平四年(1067)泗州千峰院壽聖 禪院牒碑,卷14,壽聖寺牒均提及熙寧元年(1068),山西平 定、樂平二縣有廿三所賜額壽聖。「乾道四明志」卷十,蓬萊 山壽聖禪院記有明證。又見「佛祖統計」卷四十五,頁414上。 註16 「宋會要輯稿」第卅九冊,禮57之14-25。 頁133 註17 「嘉泰會稽志」卷七,寺院條,廣福院。 註18 「滕縣金石志」宋三省同奉聖旨存留寶塔記,頁59下-60上。 註19 按:本文完稿後,才看到竺沙雜章氏「宋代佛教社會史研究」 一書,其中第二章寺觀ソ賜額ズコゅサ一文,與本文若合符節 ,然而竺沙氏資更豊富,今轉引他的寺院賜(改)額統計表于 下:(見頁109) 宋代寺院賜(改)額統計表(別表) ┌───────┬─────────────────────────┐ │ │ 杭 州 湖 州 明 州 越 州 台州 秀 州 │ ├───────┼─────────────────────────┤ │寺院總數 │ 762 217 304 343 395 136 │ ├───────┼─────────────────────────┤ │大 宗 │ 11 0 7 12 8 0 │ ├─┬─────┼─────────────────────────┤ │真│ 總數 │ 117 18 59 131 126 33 │ │ ├─────┼─────────────────────────┤ │ │大中祥符中│ 116 14 54 123 109 28 │ │宗│(元年) │(76) (8) (33) (119) (84) (20)│ ├─┴─────┼─────────────────────────┤ │仁 宗 │ 7 2 12 5 8 1 │ ├───────┼─────────────────────────┤ │總 數 │ 258 87 143 77 148 32 │ ├─┬─────┼─────────────────────────┤ │英│ 治平元 │ 1 0 41 4 5 23 │ │ │ │ │ │宗│ 2 │ 241 86 98 11 1 5 │ │ │ │ │ │ │ 3 │ 3 0 3 61 140 4 │ ├─┴─────┼─────────────────────────┤ │神 宗 │ 16 6 16 4 4 6 │ ├───────┼─────────────────────────┤ │哲 宗 │ 1 0 0 1 1 0 │ ├───────┼─────────────────────────┤ │徽 宗 │ 10 8 8 4 6 6 │ │ │ 87 18 29 8 22 35 │ ├───────┼─────────────────────────┤ │南 宋 代 │ 移額 │ │ │ 110 9 3 5 0 4 │ ├───────┼─────────────────────────┤ │ │ 咸淳 嘉泰 寶慶 嘉泰 嘉定 至元 │ │出 典 │ │ │ │ 臨安志 吳興志 四明志 會稽志 赤城志 喜禾志│ │ │ │ │ │ 76-85 13 11-12 7,8 27-29 10,11│ └───────┴─────────────────────────┘ ※按該項統計與本文附錄宋代各地區寺院數目表略有出入,僅此說。 註20 如「八瓊室金石補正」卷八十八,梓州寧國寺牒并陰,乃真 宗大中祥符四年(1011)三月刻石,由中書給牒,頁2下-6 上。其他如「江蘇金石志」卷十六,華亭縣寶雲寺牒,乃英 宗治平元年(1064)十月給牒,頁43上。其他例子尚多。 頁134 註21 如「兩浙金石志」卷十一,臨安宋高麗寺尚書省牒碑,乃理宗 寶慶三年(1227)正月給牒,頁23上-24上。另江蘇金石志卷 十八,宜興縣賜興平報國寺額敕,亦是理宗景定五年(1264) 給牒,頁16上-17下。 註22 「兩浙金石志」卷十一,烏程縣震澤鄉南潯接待懺院公據碑, 乃寧宗嘉定十一年(1218)四月給牒,頁16上∼下。「江蘇金 石志」卷十七,蘇州光福寺公據乃理宗嘉熙四年,(1240)二 月由兩淮發運副使給據,頁4上∼5下。 註23 「江蘇金石志」卷十六,平江府元和縣玄妙觀尚書省劄并部使 帖乃理宗端平元年(1234)四月給執,頁9上∼12下。 註24 同註23。 註25 「金石苑」卷三,綿州宋富樂山興教禪院使帖并開堂記乃神宗 元豊四年(1081)四月給帖。並參考「語石」卷三,符牒條, 頁99-100。 註26 廨院是寺院之別館,用來接待賓客、管理錢穀之所在,關係寺 院之興廢隆替,故主僧須擇用有能力者來主事,以減少寺院之 困擾,見「鼓山志」卷七,明王克復「重建白雲廨院碑」,頁 332-334。筆者初不解廨院這名詞,遍查詞書亦不見,偶然看 到王克復的這篇碑記才知何所指。按廨院於志書中有著錄,如 「嘉泰會稽志」卷七,府城法濟院乃台州萬年山廨院;卷八, 諸暨縣資聖院為應乾廨院。至正金陵新志卷十一,府城封崇寺 為舊報慈廨院。至順鎮江志卷九,丹徒縣禪隱寺又有廨院在西 南一里。「咸淳臨安志」卷八十一,有龍華廨院、永清廨院, 皆紹興間建,以上這些都是例子。廨院或離本寺很遠,隔州隔 縣者亦所在多有。 註27 「至順鎮江志」卷九,庵條。 註28 白衣社會皆由俗人組成,故稱白衣。據「僧史略」卷下,結社 法集條所說「歷代以來成就僧寺,為法會,社也。社之法,以 眾輕成一重,濟事或功,莫近社。今之結社,共作福因,條約 嚴明,愈於公法。」,又說:「行人互相激勵,勸於修證」則 社有生善之功大矣。頁250下。按南宋杭州一地僧寺之社會較有 名的如「都城紀勝」卷三,社會條所云之奉佛社會較有名的如 上天竺光明會,皆城內外富豪助備香花燈燭,齋襯施利,以備 該寺一歲之用。(「西湖老人繁勝錄」也載天竺光明會云:遞 年浙江諸富家捨錢作會,燒火燭數條如柱,大小燭一二千條, 香紙不計數目,米麵,碗揲,匙筋,扇子,蒲鞋,篠掃,燈心 ,油盞之類備,齋僧數日,滿散出山。大抵上法事所需之物皆 由光明會成員負責貢獻。)城中太平興國寺淨業會,則每月十 七日集男士,十八集女人,入寺諷經聽法,歲終則建藥師會七 晝夜。「夢粱錄」卷十九,社會條,奉佛者社會除上述外,尚 有四月八日六和 (塔),集童男童女善信人建朝 會;每月 庚申或八日,諸寺庵舍集善信人誦經設齋或建西歸會。寶叔塔 寺每歲春季,建受生寄庫大齋會。清明節諸寺建供天會。七月 十五日建盂蘭盆會。二月十五日長明寺及諸教院建涅槃會。 有關社會更詳盡的探討見鈴木中正「宋代佛教結社ソ研究」一 文(史學雜誌卷五十二,第1.2.3.期)可作參考。 頁135 註29 「戒壇」一般附設於律院內,但是,也有單獨稱為戒壇院的。 戒壇是受戒的地方,由官府成立。宋初戒壇少,行數千里始能 受戒,其後 多,處處皆有。尼戒壇與僧戒壇亦不相混,見「 嘉泰會稽志」卷八,戒壇條。又「僧史略」卷上,立壇得戒條 ,頁238中。 除此之外,尚有稱接待院、施水坊者。接待院乃專門接待僧俗 食宿。如洪邁「夷堅志」支癸卷四,祖圓接待菴條云:「二浙 僧俗,多建接待菴,以供往來緇徒投宿,大抵若禪剎然。」, 施水坊則供應茶水給過往僧侶。以上分別見「嘉泰會稽志」卷 八,接待條、施水條。又尼院一般也都分別開列。 註30 轉錄高雄義堅「宋代寺院制度ソ一考察----特ズ住持繼承法メ シウサ」一文(支那佛教史學第五十二卷,1941,頁8-22。) ┌───┬───┬───┬─────┬─────┬──┬───┬───┐ │寺院別│ 禪院 │教院 │ 十方律院 │ 甲乙律院 │廢院│ 尼院 │ 合計 │ ├───┼───┼───┼─────┼─────┼──┼───┼───┤ │台州府│ 5 │ 5 │ 1 │ 10 │ │ 2 │ 23 │ ├───┼───┼───┼─────┼─────┼──┼───┼───┤ │臨海縣│ 26 │ 31 │ 2 │ 55 │ │ 3 │ 117 │ ├───┼───┼───┼─────┼─────┼──┼───┼───┤ │黃嚴縣│ 33 │ 20 │ 2 │ 34 │ │ 2 │ 91 │ ├───┼───┼───┼─────┼─────┼──┼───┼───┤ │天台縣│ 15 │ 12 │ 2 │ 43 │ │ 0 │ 72 │ ├───┼───┼───┼─────┼─────┼──┼───┼───┤ │僊居縣│ 16 │ 3 │ 0 │ 23 │ │ 4 │ 46 │ ├───┼───┼───┼─────┼─────┼──┼───┼───┤ │寧海縣│ 12 │ 14 │ 0 │ 19 │ │ 1 │ 46 │ ├───┼───┼───┼─────┼─────┼──┼───┼───┤ │合 計│ 107 │ 85 │ 7 │ 184 │ │ 12 │ 395 │ ├───┼───┼───┼─────┼─────┼──┼───┼───┤ │四明城│ 3 │ 4 │ 6 │ 6 │ 6 │ 5 │ 30 │ ├───┼───┼───┼─────┼─────┼──┼───┼───┤ │勤 縣│ 22 │ 24 │ 8 │ 36 │ 0 │ 0 │ 90 │ ├───┼───┼───┼─────┼─────┼──┼───┼───┤ │奉化縣│ 23 │ 23 │ 4 │ 23 │ 0 │ 1 │ 74 │ ├───┼───┼───┼─────┼─────┼──┼───┼───┤ │慈溪縣│ 6 │ 11 │ 6 │ 16 │ 1 │ 1 │ 41 │ ├───┼───┼───┼─────┼─────┼──┼───┼───┤ │定海縣│ 7 │ 6 │ 5 │ 13 │ 0 │ 0 │ 31 │ ├───┼───┼───┼─────┼─────┼──┼───┼───┤ │昌國縣│ 10 │ 6 │ 1 │ 6 │ 0 │ 0 │ 23 │ ├───┼───┼───┼─────┼─────┼──┼───┼───┤ │象山縣│ 9 │ 3 │ 0 │ 4 │ 0 │ 0 │ 16 │ ├───┼───┼───┼─────┼─────┼──┼───┼───┤ │合 計│ 80 │ 77 │ 30 │ 104 │ 7 │ 7 │ 305 │ └───┴───┴───┴─────┴─────┴──┴───┴───┘ 頁136 註31 「至元嘉禾志」卷二十六,陳舜俞福嚴禪院記,頁6下∼7上。 註32 「禪林象器箋」第一類區界門,十方剎條,頁7下∼上。 註33 南宋、史繩祖「學齋占畢」卷二,飲食衣服今皆變古條云: 「余嘗觀張橫渠語云:『曾看相國寺(開封)飯僧,因嗟嘆 以為三代之禮盡在是矣!』誠哉斯言也。余嘗觀成都華嚴閣 下飯萬僧,如盡得橫渠之所以三嘆。蓋其席地而坐,不設椅 桌,即古之設筵敷席,未食先各出。」頁2上。又俞「樾茶香 室續鈔」卷十七,程明道(顥)嘆僧家儀條引吳曾能改齋漫 錄云:「明道先生嘗至天寧寺,方飯,見趨進揖遜之盛,嘆 曰:『三代威儀盡在是矣!』頁三下。」 註34 「東京夢華錄注」卷三,相國寺內萬姓交易條引周輝清波別志 中:「大相國寺舊有六十餘院, 或止有屋數間,簷廡相接, 各具庖爨,每虞火災,乃分東西,各為兩律兩禪,頁 94。元 「傅與礪文集」卷三, 新淦州建興寺施田碑云:「建興寺者 ,肇唐武宗。 始其徙盛大,支為院十有四,環列左右,代遷 時移, 今所存者獨六院,而院各有田以飯其眾,歲久稍增益 之; 獨寺正殿為公堂,故有田百六十畝有奇,歲入租八十有 四石,以資董視營造之費者,前是未有所增焉。」頁 8 下。 又「至元嘉禾志」卷十八, 王希呂秀州精嚴禪寺記,稱寺原 為律居, 分房列戶者以百數,而為之徒者且數百人,雖不令 勤力進修者, 而不守清規者亦大有人在。 淳熙四年( 1177 )乃革為十方,見頁 1 上 -3 上。 註35 宗曉,佛祖統紀」卷十八有傳,頁239下-上。 註36 「寶慶四明志」卷十一,州城教院有延慶寺、即是延慶院, 紹興十四年改院為寺。寺有常住田二千二百十畝,居院十剎 之一。 註37 「寶慶四明志」卷十三,天童山景德寺乃禪院五山之一,有 田三千二百八十四畝,山一萬八千九百五十畝,見頁19下。 又大梅山仙居院即大梅山保福院,有七百二十五畝,山二萬 五千四十二畝,頁20下。 註38 宗曉,「四明尊者教行錄」(大正藏第四十九卷)卷六,使 帖延慶寺,頁909上-下。 註39 「敕修百丈清規」(大正藏第四十八卷)卷三,請新住持之 規式,頁1123下。 註40 高雄義堅,前引文,頁12。 註41 「慶元條法事類」卷十五,住持問道釋令,頁476下。 註42 同註41。 註43 同註41,頁476上。 註44 「兩浙金石志」卷十三,城東慈雲院甲乙傳流住持部據府帖 ,頁21-23。 註45 劉克莊, 「後村大全集」(四部叢刊初編)卷八十九,漳州 鶴鳴庵,頁 764 下 - 下。 註46 同註45,卷158,明禪師墓誌銘,頁1400下。 頁137 註47 同註45卷九十三,薦福院方氏祠堂記,頁804下。 註48 同註45卷一四六,忠肅陳觀文神道碑,頁1285下。 註49 按「宋會要輯稿」食貨二十六之四十二有紹興廿九年等御史 朱倬上言云:臣聞昔偽閩時,以八州之產,分三等之制,膏 腴者給僧寺道觀,中下者給土著流寓;至其末流,貿易取金 , 自劉夔始,由是利分私室,士競干求,其後張守(紹興二 年知福州)遂與土居大夫謀, 為實封之說,存留上等四十餘 剎以待真僧傳法, 餘悉為實封,金多者得之,歲入不下七八 萬緡。 以是助軍兵春冬二衣,餘寬百姓非泛雜料,時實便之 。 按劉夔知福州在仁宗皇祐三年( 1051 )至六年間。朱倬 上言在「繫年要錄」卷五十六繫在紹興二年七月丁卯條,乃 是以紹興二十九年所奏補入。又曾鞏於熙寧十年至元豊元年 ( 1077 -1078 )知福州時, 示提到福州僧寺住持之取得賕 請公行,見「宋史」卷三一九本傳。 以上並見竺沙氏前揭書 ,頁 162-165。 註50 元、陳櫟,「定宇集」(四庫珍本二集)卷九,通守陳公(慶 勉)傳頁4上-下。 註51 黃潛,「金華黃先生文集」(四部叢刊初編)卷十三,淨勝 院莊田記,頁129上-下。 註52 拙作,「宋代的功德墳寺」,頁29-30。 註53 「愧剡錄」(百部叢書知不足齋叢書)卷十一,寺觀敕差住 持條,頁16上-下。 註54 「東京夢華錄注」,頁94。又「佛祖統紀」卷四十五,元豊 五年條,頁416中。 註55 「古今圖書集成神異典」卷 179, 僧部引五燈會元,頁895 上。 註56 宋若霖,「蒲田縣志」(光緒五年補刊本,民國十五年重印本 ,成文)卷四,寺觀。 註57 「古今圖書集成神異典」卷111,僧寺引福建通志,頁244下。 註58 乾隆「泉州府志」卷十六,壇廟寺觀門,頁18下。 註59 「淳熙三山志」卷三十五,寺觀類,頁8021上。 註60 「金華黃先生文集」卷十二,平江承天能仁寺記,稱能仁寺為 一大叢林,「五山十剎殆不及也」,頁121上-下。 註61 宋濂,「宋學士集」(四部叢刊)翰苑別集卷十,住持淨持 持禪寺孤山峰聽公塔銘,頁316下。 註62 「嘉泰會稽志」卷七,寺院條稱大中五年,百丈懷海弟子契 真寓居律寺禹跡寺之北廡,是時禪寺雖創,猶未普及,契真 乃於北廡創禪居,頁10上-下。 註63 同註61翰苑續集卷五,天界善世禪寺第四代覺原禪師遺衣塔 ,頁2-3上。 註64 田汝成,「西湖遊覽志餘」(中華書局,上海)卷十四,方 外玄蹤條;頁260。 註65 同註63。 註66 同註64。 頁138 註67 徑山寺「有徑山志」十四卷,明天啟四年(1624)修。收在 中國佛寺志(明文書局),以下寺志或山皆收入中國佛寺志, 不另註明。 註68 靈隱寺有「靈隱寺志」八卷,康熙二年(1663)孫治撰,十 年(1671)徐增重編,光緒十四年刊本。 註69 淨慈寺有「淨慈寺志」二十八卷,嘉慶間(1796-1820)釋際 祥撰,光緒十四年刊本。 註70 天童寺有「天童寺志」十卷,清聞性道,釋德介撰,嘉慶間 重刊本。 註71 阿育王寺有「阿育王寺志」十卷,萬曆四十年(1612)郭子 章撰。乾隆間釋畹荃續纂藝文六卷,二十二年以正續合刊, 共十六卷。 註72 「咸淳臨安志」卷八十,頁13上-下。 註73 「金陵梵剎志」卷三,沿革。另有清釋德鎧「靈谷禪林志」 十五卷。 註74 「吳郡志」卷三十,徽宗時為祝壽道場,後即以為薦嚴之地 。頁18上-下。 註75 「寶慶四明志」卷十五,雪竇寺有常住田一千七百八十七畝 ,山七千三百畝,頁10下。 註76 「溫州府志」(天一閣明代方志選刊)卷五,頁13上-下。 註77 雪峰寺有「雪峰志」十卷, 明徐勃撰(崇禎五年 [1632] ) 釋智閭序言),乾隆十九年( 1754 )刊本。 原書已補入清 初資料。 註78 「吳郡志」卷三十二,頁1上-5上。 註79 「嘉定赤城志」卷二十八,頁14下-上。國清寺有田三千四百 六十一畝,山三千九百零二畝。 註80 郎瑛,「七修類稿」(世界書局)卷五,五山十剎條,頁92。 註81 寺「有杭州上天竺講寺志」十五卷,明釋廣賓撰,光緒二十 三年(1897)刊本。 註82 「咸淳臨安志」卷八十,頁4上-下。紹興十四年(1144)改 賜天竺時思薦福寺額,為吳秦王香火院。慶元三年(1197) 太皇太后有旨,不欲久占天竺名剎,可復元額。寶祐二年 (1254)改賜今額。 註83 「咸淳臨安志」卷七十九,理宗淳祐十年(1250)將該寺賜 賈貴妃為香火院,頁28下-上。 註84 同註83卷七十八,度宗咸淳四年(1268)有旨改演福教寺為 禪院,賜平江田五千畝,並免科役,頁25下。 註85 寶陀寺元豊三年(1080)賜額寶陀觀音寺,許歲度一人,置 田積糧,安眾修道。理宗淳祐八年詔置接待莊,並免租役, 有常住田五百六十畝,山一千六百七畝。令人費解的是紹興 元年,革律為禪,則寺為禪院而非教寺。見「寶慶四明志」 卷二十,頁23上,及「延祐四明志」卷十六,頁8上-13上。 頁139 註86 即四明知禮法智師之本院。有田二千二百十畝,見「寶慶四 明志」卷十一,頁7上-上。 註87 見「金陵梵剎志」卷二十一,頁893。 註88 伊東忠太「五山十剎圖ズ就ゅサ」(佛教史學----編四號, 1911),頁1-2。 註89 望月信亨,「佛教大辭典」,頁1183上-1184中,五山十剎條。 註90 同註89。 註91 「兩浙金石志」卷十一,寶慶三年(1227)正月宋高麗寺尚 書省牒碑,乃牒前住持平江府吳江縣華寶塔院僧清遠為高麗 慧因寺住持。由牒文可知十方寺住持出缺後,先由本寺知事 僧申府,下諸山批送臨安公定伍名,申尚書省,僧司再就上 天竺寺白雲堂雲集公定伍名,申朝廷,候朝廷指揮。並見同 卷紹定四年(1231)十一月尚書省牒前往嘉興府東塔廣福教 院傳賢首宗教僧如介牒奉束,宜差住持南山高麗慧因教寺牒 至準敕故牒,頁30-31下。惟令 亭寺主僧清果保明道樞等, 不由府定,體制不同。 註92 盧見曾,「金山志」(乾隆二十七年[1762])撰,光緒二十 六年 [1900] 刊),秦觀「圓通禪師行狀」, 頁 550,寺即 有名的金山寺,白蛇傳故事與它有密切關係。 註93 張仲炘,「湖北金石志」(宣統間排印本)卷八,宋、張田 荊門軍景德玉泉禪院唐賢留題詩序碑。寺與真宗劉皇后有關 。 劉皇后微時曾得主僧贈銀,劉氏貴顯後,即贈金改建寺宇 和塑像。 註94 「徑山志」卷一,大覺國一貞元禪師,頁63-74。全唐文卷五 一二有李吉甫杭州徑山寺大覺禪師碑銘并序,頁17下-20下。 註95 同註94佛曰大慧禪師,頁89-138卷六,張浚大慧普覺禪師塔 銘、頁527-534卷七,樓鑰徑山興聖萬壽寺記,頁627-634。 註96 「武林梵志」(四庫珍本二集)卷十,古德機緣條,又見該 餘叢考(世界書局)卷十八,南宋將帥之豪富條,頁 6 上 ∼下。 註97 「徑山志」卷七,樓鑰徑山興聖萬壽禪寺記。 註98 服部俊崖,「徑山寺考」(佛教史學一卷十二期,1912,頁 71∼83。另同氏,「徑山志解說」(佛教史學一卷四期,1911 )頁45-52亦可參考。 註99 「徑山志」卷四,理宗蠲免徑山和糴指揮 ,頁 350-352。 註100 同註 99 卷七,元家之巽「徑山興聖萬壽重建碑」, 頁 650-656。 註 101 「兩浙金石志」卷五,宋靈隱寺中書門下 牒,頁 24 下 - 上。夏竦,文莊集卷二十一,賜杭州靈隱山 景德靈隱寺常住田記,頁 2 下。 註102 「咸淳臨安志」卷七十八,寺院條。 頁140 註103 「宋史」(仁壽本)卷一七四,食貨志,咸淳十年(1274) 陳過上疏稱御前寺觀皆巧立名目,盡蠲兩稅,頁25下。 註104 「宋會要輯稿」,食貨七十之七十一,賦稅雜錄條,淳熙五 年七月三日,泰寧寺的延祥莊即是。 註105 「宋會要輯稿」,禮五之二十三,祠宮觀附條,稱崇寧四年 規定崇寧寺觀可以免納兩稅和役錢。臣僚上言認不妥,大觀 四年改為只免納役錢。 註106 拙作,「宋代的功德墳寺」,頁41。 註107 同註 105。 註108 同註 102。 註109 「佛祖統紀」卷四十 七,頁 426 下,稱紹興二十四年,以上天竺為御前道埸,特 詔免納科敷。另,「宋會要輯稿」道釋二之十六。 註110 「江蘇金石志」卷十六,上方教院免差公據,頁2上-三下。 註111 「咸淳臨安志」卷七十九,寺院條。 註112 同註111。 註113 「建炎以來朝野雜記」卷十六,甲集,僧寺常住田條。 註114 「宋會要輯稿」道釋二之十六稱,嘉定五年(1208)二月二 十九日有詔上天竺、徑山寺兩寺所蠲免的和買、役錢之額數 ,不得分攤給其他人戶。 註115 「慶元條法事類」卷四十七,賦役門,受納稅租條,頁424上 。卷四十八,支移折變條,頁447下。 註116 拙作,「宋代福建路的寺院與社會」(思與言十六卷四期, 1978),頁311-340,又竺雅雜章氏,前揭書,第四章福建ソ 寺院シ社會,頁159-169。 註117 南宋末葉方大琮,「鐵菴集」(四庫珍本二集)卷二十二, 黃叔惠條說:寺院田惟閩為多,非泛科敷不及百姓者,寺院 其保障也。」頁23上。相同又詳盡的看法尚有林希逸,「鬳 齋十一槁續集」卷十,重建歛石寺記所說: 獨吾閩人衣食其田,二稅之外無所與聞問之。僧寺則上 供有銀,大禮有銀,免丁又有銀,歲賦則有祠牒貼助,秋苗 則有白米撮借,與夫官府百需靡細靡大,皆計產科之;嘐嘐 者但曰:「吾鄉地狹人稠,田之大半皆入諸寺」。然而穀之 食者邦人也,豈輦而他出乎?糴必以錢,雖在諸寺,猶大家 也。故前輩有言:「僧寺閩南之保障」,余常以為仁人之言 。數千年來,官病之,吏病之,大家亦病之,僧逃而屋敗者 過半,其幸存者猶凜不自保。頁12上。 頁141 註118 「重建歛石寺記」,頁12上。 註119 根據注19的統計,南宋賜額有199所,移額的131所,總計330 所,數量並不多,而且沒有全面性的賜額,筆者推測其原因 可能是,南宋政府對於寺額的管理較北宋鬆懈,因為明代方 志中保存有不少庵舍的創建皆在南宋,這些庵舍都屬私辦, 沒有得到朝廷的賜額。 *本文由深華法師鍵檔     陳玉娟居士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