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樂世界莊嚴圖 ◎陳清香

 

為紀念周子慎居士晚年提倡念佛修持,以落實對西方淨土思想的信念,本期特刊老居士生前珍藏的一幅前清木刻板畫「極樂世界莊嚴圖」。此圖正中為西方三聖像,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及大勢至菩薩,均結跏趺坐於大蓮花座上。正中的阿彌陀佛,沿襲藏傳的寶冠佛裝飾,頭戴五佛寶冠,胸垂二層瓔珞,五官圓滿,雙耳結環,雙手結禪定印,掌上置有蓋蓮臺。阿彌陀佛寶髻高聳,端身正坐,十分正面的將蓮座安置於清式的佛壇臺座之上。兩旁觀音與勢至都以微側身傾向正中的阿彌陀佛。

佛壇前方是蓮座菱形格交織而成的「琉璃寶地」,有聖眾菩薩羅列兩旁,均盛裝華服長衲曳地,瓔珞玉珮垂掛,其手中各捧香、燈、果、花、塗(塗香)、樂(樂器)以為供養。左右兩側又有二位手持網羅幢的菩薩(或天人),遙遙對立,畫中呈側姿。

阿彌陀佛的頂上有二重寶蓋,上飾垂縵、珠寶,又有滿文,是清宮式樣。三聖像的四周兩側是聲聞弟子,左右各八尊,其中造形較特殊者,如長眉、持錫杖、頭覆斗篷、面現梵形,手持貝葉經,體態碩大等等。此應是結合民間十八羅漢的造形而繪作。

琉璃寶地之上,尚有跪地的菩薩(或天人)、著僧服的比丘、俗家打扮的在家佛弟子等,那是以後側視觀。

西方三聖像的後面,也就是畫面的上方部分,為妙華宮殿、眾寶樓閣,和一些浮在虛空中的景物。如虛空寶閣、尊勝寶幢、多層佛塔、空中經行思道的行者、飛空而至的他方菩薩等等。間隔在其中者,尚有七重行樹。眾寶樓閣前的蓮池,池中蓮花大如車輪。七層寶塔四周是圍繞經行的聲聞弟子聖眾。

在琉璃寶地的正前方,也就是畫幅的下方部分,畫的是一大蓮池海會圖,有七重欄楯、七重羅網、光現花幢、光現寶幢,和分十四支出水的摩尼寶珠,寶珠的光中出現化鳥。大蓮池所表現的主題是九品往生,最前一排,面向西方三聖像,作背後觀的行者是聞法受記、上品上生、花開見佛等等。

整體觀之,通幅「極樂世界莊嚴圖」,人物眾多,景物繁複,但通過設計者細緻的安排,形成一幅結構嚴謹,左右對稱,敷色鮮艷,樹木宮殿與聖眾菩薩之間,虛實互補,列序有秩,將《阿彌陀經》等淨土諸經所闡述的極樂世界勝妙景觀,鉅細靡遺的呈現出來。

就視距的角度而言,那是採用一種半鳥瞰的方式,以三聖寶相為核心,也是所有人物像的面向焦點。全圖

 

 

 

 

 

 

 

 

 

 

 

 

 

 

 

是被一圓形的雲紋所圈住,圓紋之內,皆左右對稱,但又非百分之百的左右對稱,如中段左右側的「上善同會」和「林間坐禪」,便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景觀。「眾寶樓閣」和「七層寶塔」也是左右全不對稱。虛空段的人物景致,更是左右相差很多。但就在此不同布局中,仍然可以找到平衡點,呈現出極樂世界的安詳、和樂、美好的氣氛來。

如果以犍陀羅地方在二世紀所雕的一塊浮雕,認定為最早的淨土變相,則淨土變相的創作隨著淨土思想的流布,也有一千八百年的歷史。今日對過去所創作的淨土變相圖,宜調整不同的時間觀和地域觀,才能更進一步理解圖畫中所蘊含的淨土深義和美感。

 

 

 

周子慎居士倡導大專青年學佛,往生已屆滿十年,《慧炬雜誌》發刊弘揚佛學,至今也有三十七個寒暑。這在臺灣佛教的發展史上,在居士佛教的弘法史上,均早已佔有一席之地。

只是,在一向的觀念中,佛教被認定為出家人的職志,弘法大業為出家人所領導,因而忽略了在家居士在點滴之間所作的努力。因此近年來,撰寫臺灣佛教史或民國佛教史的諸公大德,也就大都環繞歷代臺灣各寺院道場的經營、出家僧侶的生涯事蹟等資料的尋找和撰述,即使是戰後半個世紀以來的臺灣佛教史,更是往往漏列(著墨不多,或僅寥寥數語,聊備一格)居士學佛的貢獻。

今年(八十七)九月六日至八日,中國社會科學研究院、法鼓山中華佛研所假北京民族飯店共同主辦紀念佛教傳入中國二千年的學術研討會中,由臺灣佛教人士前往發表的十篇論文(包括一主題演說)中,直接討論臺灣佛教的有三篇:一、「臺灣佛教之歷史發展的宏觀式考察」(藍吉富),二、「從臺閩日佛教的互動看尼僧在臺灣的發展」(慧嚴法師),三、「煮雲法師的佛教經驗與佛教事業︱︱一九四九大陸來臺青年僧侶個案研究」(丁敏)。另外,惠敏法師所提「安寧療護的佛教用語模式」,文中所舉實例也以臺灣為主。

此四篇討論臺灣佛教的大作中,藍吉富討論的,其實是臺灣佛教發展的簡史,分四個階段:一、清代,二、日據時期,三、民國戒嚴時期,四、解嚴時期。他分析民國戒嚴時期有六個特質,其中第四個特質是:

大專學生的學佛風潮:這是慧炬佛教機構創辦人周宣德所率先提倡的,由於他的倡導,使各大學不斷成立佛學社。一、二十年之後,績效斐然。前此之「佛教徒之教育水準甚低」的現象,乃逐漸轉變成「佛教是知識分子的宗教」的新趨勢。

雖然藍文對周老居士的佛教貢獻依然是著墨不多,但到底肯定了大專學佛運動的功能。有鑑於解嚴以來,臺灣佛教走向多元化,若要紀念周子慎居士的弘法心願,確立慧炬在臺灣佛教史的地位,莫如舉辦一場佛教學術研討會,邀請大陸、臺灣、旅美的相關大德,或就時代背景,或就思想層面,或就社會貢獻等等方面討論之,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領域,針對子慎居士的弘法事業評論,同時又可回顧慧炬的過去,展望慧炬的未來,落實慧炬所揭櫫的四個口號︱︱生活化、現代化、學術化、國際化。

近年來,各式各樣的佛教學術會議頻頻開幕,以佛教人物為主軸的學術會議,在大陸及臺灣均已有先例,但以居士為主軸的學術研討會則尚未誕生,如果將周老師和同時代的李雪廬老師一併紀念研討,或許內容將更充實。

但願此種紀念周子慎居士的學術研討會能很快揭幕。